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1章 大魔降临
    “嗡。”

    虚空之上,灵威浩荡。

    万丈金辉从天垂落,恍如星河决堤,倒灌人间。

    最终,那由众魔门强者苦苦支撑的灵幕轰然破碎,幻化无尽灵芒,消散而去。

    远处山巅,花花、寒清秋以及秦楚立于殿前,神色震撼地看着天际涌荡的灵威,眼眸中皆带着一抹诧异。

    “发生什么事情了?”

    尤其是秦楚,此时心底竟有些莫名的担忧,难不成…六位师尊知晓了我的遭遇,打上来了?

    可如此一来…凌霄公子不会有事吧?

    不行!!

    我要去看看,否则以六位师尊对圣教的恨意,难保不会对公子出手。

    我不允许!!

    他们根本不知道公子真正的为人!!

    “嗯?你去哪?”

    花花黛眉轻簇,挡在秦楚身前。

    “我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担心圣子会有危险。”

    秦楚神色真挚,倒是令花花眸中闪过一抹诧异。

    然后,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秦楚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嘲弄,“你放心吧!我家公子,与天齐寿,亘古灭他不灭,诸天崩他也独存。”

    开玩笑!!

    秦楚不知凌霄手段,她与寒清秋又怎会不知。

    有域界存在,但凡危险,如若不能将公子一击诛杀,他都能躲进界中。

    不过,这秦楚…有点意思啊。

    “姑娘!你这是盲目的自大!!你放心,我不会跑路的!我绝不会叫公子为难!你快让开!”

    秦楚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也承认,凌霄公子,有无上仙姿,可来的如果真是他的六位师尊…这仙玄宗,怕是要凉了。

    当然,仙玄宗凉不凉的,他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可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情投意合,不对,找到一个互有好感…好像更不对了。

    淦!

    总之,仙宗皆死,唯凌霄公子不可伤分毫。

    “楚儿。”

    只是!!

    就在秦楚眼中魂光闪烁,周身亦有剑意升腾之时,三人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可…听到这道声音,秦楚非但没有感觉亲切,脸色竟莫名的有些苍白。

    “咕噜。”

    好像是大师尊!!

    他真的来了!!

    “楚儿?”

    花花张了张嘴,险些将刚吃下去的丹药吐出来。

    可转瞬,她的身外亦有魔威浩荡!

    一个能悄无声息出现在三人之后的人,甚至到了此时她都未曾察觉到一丝波动,这人…该是何等恐怖。

    寒清秋手中,仙剑陡然绽放玄辉,转身朝着那来人看去。

    只见此时,在那青山古树之间,一道青衣身影负手而立,脸色温婉,却又莫名冰冷。

    他的气质,有种说不出的飘然洒脱,可眉宇间,又似噙着一汪深海,令人心悸。

    正是大魔,温如玉。

    原本,这位大魔纵横天地时,穿的并非青衣,而是白衣。

    可自从心底有执,竟连她喜欢的青色,都成了魔念。

    “大大大…大师尊!!!”

    秦楚眸光悲苦,“你将圣子如何了?”

    “圣子?”

    温如玉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怎么短短几日不见,他竟感觉这小弟子心底,多了心事?

    “我不曾见他。”

    “嗯?那山巅的波动…”

    秦楚神色一愣,心底却轻松了口气。

    还好,只要不是师尊们对公子出手,那便好了。

    否则日后,我如何跟公子解释?

    一边是教导自己二十载的师尊们,一边是自己敬仰的公子,他们若是有了矛盾,为难的可是我啊。

    “有魔门强者攻山。”

    温如玉淡淡地看了寒清秋一眼,却将目光放在了花花身上。

    此时他能感觉到,这少女身上有股毫不遮掩的妖魔气息。

    “你们是何人?”

    “大师尊…他们是圣子的婢女!”

    秦楚挡在花花与寒清秋身前,生怕这位师尊一怒,将她们随手给诛了。

    “圣子婢女?”

    突然间,温如玉原本古井无波的面庞上,透露一抹复杂的神情。

    说到底,他对圣教的恨,是源自那个女子。

    什么自由不公,万灵平等,在他心底执念产生的一刹,似乎都显得不重要了。

    他只想知道,叶青婵,去了何处!

    可以他的实力,如今根本不可能杀入圣教,质问神主。

    所以,他将希望放在了秦楚身上。

    说到底,这份师徒情义,有他的一份私心。

    这也是为何,温如玉对秦楚更为严厉,也更为关心的原因。

    有所亏欠,心有不安。

    三百年前的那一场大雪,他于中疆边域,追寻数月,方才见了叶青婵最后一眼。

    雪山石道,那女子走的孤独。

    温如玉站在山脚,问她一句,“姑娘可否告知姓名。”

    叶青婵驻足回眸,带着三分惊诧七分冷漠,只说一句,若再见你,必杀之。

    可,就在温如玉心底失落,痛苦不堪之时,少女却又留下三字,叶青婵,然后飘然离去。

    那一幕,镂刻在温如玉心底三百年。

    年少不该遇到太惊艳的女子,否则余生全都是她的影子。

    这句话,温如玉领悟的透彻。

    偏偏,阅尽百川,行遍云山,却难忘记一张颜。

    “你们可曾…听闻叶青婵之名?”

    温如玉深吸了口气,眸光尽是沧桑。

    就连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在这一刻变得孤独空寂。

    怕是,未曾听闻吧。

    眼前的两人,年纪仅在二十上下,又怎么可能听过一个失踪了三百年的名字。

    三百年,从年少轻狂,立志改变世间的魔,沦落成如今满心沧桑,再无壮志的人。

    容颜未改,相思成疾。

    断了情丝,余生苦寂。

    可,一切重头,我亦只一句,无悔无憾无顾忌。

    “叶青婵?!”

    只是!!

    令大魔做梦也未想到的是,听闻这个名字,那满身妖气的女子脸上,竟露出一抹惊讶震撼之色。

    “你…你知道叶姑娘?!”

    这一刹,天地无光,日月沉沦。

    唯独心中一道青影,愈发清晰,刻骨成恨。

    三百年相思,终于,再难压抑。

    “告诉我!!快告诉我!!叶姑娘,去了何处!!”

    温如玉一步踏出,落至花花身旁,两手握住她的肩膀,连声音里都是一种惶恐的难安。

    怕,空欢喜。

    怕,不是你。

    亦怕,相思无路,万念成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