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60章 各施底牌
    玄巳山顶,有大日东生。

    怒海金阳从天倾泻,虚空荡漾起万层涟漪。

    古鸩等人身外灵辉璀璨,撑起天幕,似要将那金阳抵挡。

    只是!!

    两者碰触的瞬间,魔门几大神帝的脸色却齐齐一变,目露惊骇。

    此时他们感觉到,那金阳之中,似蕴含亿万神力,如此砸落,如银河倒悬,天地倾覆,岂是凡俗所能抗衡。

    “轰!!”

    天幕之上,瞬间崩碎出无数裂痕。

    刺目的光辉,一缕一缕如线垂落。

    可!!

    就是这等绚烂璀璨的金丝,砸落在青石上的刹那,竟生生切割出一道道笔直细痕。

    可想而知,这等神力若是落在生灵肉身之上,恐怕…就算是神帝之人也很难阻挡。

    “好可怕的阵法之力。”

    凌霄立于广场一侧,眸光清冽。

    不得不说,这仙玄宗主的手段,实在有些超脱了他的预料。

    或者说,这道阵法的威势,竟令他都有些忌惮。

    “该死!!古山主,这阵法恐怖,不若我们暂且退它一退?”

    毒宗之主百毒子脸色苍白,眸光蕴含惊慌。

    方才与仙玄宗主交手之际,他已是气血沸腾,灵力损耗极大。

    如今硬扛这汇聚了整个仙宗强者全力的古阵,早已是强弩之末,崩溃边缘。

    “退?老毒物,你看看头顶那些仙宗强者,你能退到何处?”

    血月楼主冷哼一声,额上亦见冷汗。

    没想到啊!实在是没想到!!

    这赫连山竟然隐藏了如此底牌!!

    当年正魔大战,在场几位魔门神帝皆是参与过的。

    哪怕最后关头,两方强者意绝生死,亦不见赫连山施展如此神阵。

    可!

    无论如何,今日这场攻山之行,魔门怕是要大败而归了。

    “这可如何是好!!难道我等都要活活被困杀此处么?”

    百毒子神色阴沉,竟有些怨恨地瞪向万鬼山主,“都怪你!若非你提议攻打仙玄宗,我等怎会落入如此危局。”

    “哦?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古鸩神色淡然,只是眼眸中似有一道血丝流溢,显得诡谲恐怖。

    “呵呵呵,山主哪里话,攻山之行,乃是我四人商议,我想山主也不愿看到如此局面的。”

    花有枝娇媚一笑,一双伟岸此起彼伏,在此关头竟然还是一副魅相。

    “现在说这些为时晚矣,还是想办法破开此局吧。”

    血月楼主轻叹了口气,当年赣天魔教之所以覆灭,正是因为这教中强者皆心怀叵测,从未真心团结。

    如此,方才被圣教神使以及仙玄宗抓住机会,各个击破。

    没想到,百年时间过去,这百毒子还不吸取教训,临危内讧。

    “若想破开此阵,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古鸩仰头,看向那半空中矗立的无数身影,眼眸中悄然荡起一丝阴邪。

    “哦?山主能办法破开此阵?那您还犹豫什么?”

    花有枝等人眼眸微凝,脸上惊慌顿时消散了许多。

    万鬼山主,本是魔门万鬼堂堂主,百年之前,修为尚在五品帝境。

    可短短百年时间,他竟一举踏入神帝七品巅峰层次,成就四宗最强。

    甚至就连那比他大了百岁的毒宗之主,也远不及他。

    当然,若非如此,这一次三大魔门也绝不会轻易听他调令,前来攻打仙玄宗。

    “只是此法只是断臂保命之法,若想破开此阵,势必要付出一些代价。”

    古鸩话音落下,周身突然有股血芒流转。

    一股极深的血煞之气,悄然在众人心头荡漾。

    “山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花有枝与血月楼主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意思就是…有人得死!!”

    古鸩冷笑一声,突然收势。

    只见头顶金阳陡然大盛,那原本就欲裂开的灵幕之上,瞬间崩碎出无数细痕。

    三大魔门领袖瞬间口吐鲜血,睚眦俱裂。

    尤其是百毒子,更是一脸怨毒地看向万鬼山主,“古鸩!!你要做什么!你疯了!!”

    这神阵之力,本就浩瀚无匹,以他们四人,数万弟子之力,尚且抗衡不得。

    如今古鸩突然收势,相当于众人分担了他承受的神力。

    如此一来,那本就有伤在身的百毒子,嘴角更是有鲜血渗出。

    “古山主!!这是何意?”

    花有枝脸上同样有些苍白,只是就在她话音刚落的瞬间,却见古鸩身外,一道血色魔影陡然矗立,几乎将那灵幕充斥。

    无尽的血气波荡而来,落入口鼻竟有一种如鲜血般腥臭的气息。

    然后!!

    在花有枝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古鸩突然伸手,朝着百毒子抓了过去。

    “扑哧。”

    毫无防备,或者说无力分担之下,那毒宗之主的身躯顷刻破碎。

    肉骨洒落一地,却偏偏没有半分血气散出。

    “两位坚持片刻。”

    古鸩神色漠然,语气中蕴含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此时他倒不敢直接将这三大魔门领袖一同诛杀。

    毕竟,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融合血魂。

    而花有枝与血月楼主更不敢再有半分怨言,只能是拼尽全力,抵御着头顶金阳。

    虚空之上,凌霄双手抬起,周身雷光璀璨,看似拼尽全力,实则…根本没有往那阵中浪费一丝的灵力。

    此时他正眼神玩味地看向下方的万鬼山主,这个家伙,倒是个狠人。

    吞食血魂修炼,看来这位山主攻山的目的也并不单纯。

    这条仙途,果然是人人算计,各个为己。

    恐怕今日在场的每位魔门神帝,皆有自己的打算。

    只是谁能在最终的棋局中占得先机,夺得造化,只能是各凭手段了。

    至于熊寰等人,早在这金阵浮现的刹那,凌霄便已将他们收入域界之中。

    南疆死多少人,管他何事。

    可熊寰等人,皆忠心耿耿,一心为魔,当然不能承担这种不必要的风险。

    如果有天,他们死了,也必然是,为主而死。

    每一个传说,都会随时间褪色。

    每一个强者,终有落幕的一刻。

    唯我凌霄,凌驾苍宇,淦穿云霄,亘古不灭,诸世…独存!

    “扑哧!”

    终究,以赫连山的实力,催动如此恐怖的阵法,亦是极其费力。

    哪怕有七大神帝从旁相助,此时他的气息,也渐渐萎靡了下来。

    “不能再等了,诸位长老,施展全力,诛杀邪魔!!”

    随着赫连山一声厉喝,只见在其手中,那阵法金鼎陡然绽放神辉。

    原本汹涌天际的金阳古力,愈发的雄浑跌宕,朝着魔门众人镇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