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9章 仙宗底蕴
    “邪魔!!当诛!!”

    虚云子怒喝一声,仙剑化龙,衍三千剑道,凌空斩下。

    浩瀚的灵威,瞬间将整座广场切搅成碎。

    只是此时,古鸩眸中却不见一丝畏惧。

    今日攻山,他不为天池,不为造化,只为…这山中数万生灵。

    只要他修为踏入八品,于这南疆便是无敌。

    什么造化仙宝,还不是唾手可得。

    “嗡。”

    诡异的嗡鸣声,轰然响彻。

    古鸩身外,有血气化海,包揽万物。

    其中似有魔影重重,万千邪灵随血海浮沉,发出刺耳的尖啸。

    整座仙玄宗,陷入一片血腥。

    远空之上,仙玄宗主,大长老风远扬等人周身同样荡漾起恐怖灵辉,将那魔门神帝尽数阻拦。

    只是!!

    若论顶尖强者,仙玄宗乃南疆第一势力,单是神帝峰主就有七位。

    更别说,仙玄宗主八品神帝,就算古鸩也不及他。

    因此,虽然魔宗人数众多,可战局却渐渐陷入了僵持。

    凌霄眉头轻挑,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然后,虚空中突然有阴云密布,隐隐有几尊魔影显露苍穹。

    正是熊寰、叠影、刑深等人。

    “嗯?还有帮手?!”

    望着那矗立虚空,周身魔气缭绕的三尊魔影,正魔两道强者脸色皆是一愣。

    尤其是魔门三大领袖,眼眸中更是带着一抹诧异之色。

    怎么,这三魔看上去,有些陌生,似乎从未见过?

    只是转念,他们便想明白了。

    这是底牌啊!!

    这一定是古鸩隐藏在手中的底牌!

    尤其是为首处,那一尊高大威猛的凶魔,身上虽无半分灵威,可就很莫名的,看到他,就叫人感觉恐惧。

    “嗯?”

    而那原本与虚云子交手的古鸩,眸光中亦有些阴沉。

    这三魔,是从何而来?

    罢了。

    只要是魔,就是友军,管他从何而来。

    能助他杀光仙玄弟子,他的魔功必将踏入新的层次!

    “公子!你还不出手?”

    凤如歌站在凌霄身旁,手中各捏着一枚灵符。

    论战力,她或许不是神王神帝的对手,但论遁术…呵呵,在场的各位,都是弟弟!

    “你小心一些。”

    凌霄声音平静,眼眸中难掩杀意。

    “好!公子!!你一定要帮我第七峰,清理门户啊。”

    凤如歌神色凄楚,蕴含决绝。

    只是!!

    就在凌霄脚步迈出,欲要朝着陈青山两人掠去时,虚空之上,叠影突然鬼魅一笑,欺身将他阻拦了下来。

    “圣教圣子!你果然在此!!”

    “轰!”

    如海魔气轰然散落,将凌霄身影瞬息笼罩。

    凤如歌美眸微凝,最终却没有多说一句,转身朝着广场边缘,那毒雾弥漫之处掠去。

    棋局已成,棋子尽落。

    如此,她也该当个看客,静观其变了。

    无论今日,凌霄是死是活,总归她已尽力,接下来,就看这位天命的命,到底硬不硬了。

    天池是万万不能进的,否则她修为突破,毒体暴露,就是举世不容。

    如此,就算最终凌霄未死,仙玄宗灭,他们这些正道弟子,也只能…跑路啦。

    “轰轰!”

    天地之间,有大日浮空,神阙矗立,仙剑纵横。

    无边魔气接连成云,欲要将青天吞噬。

    整座仙玄山,崩碎出无数裂痕,就连那山顶大殿,亦在一道道恐怖的神威中化做废墟。

    仙玄宗主一人应对毒宗、魅谷两大宗主,虽占了一个修为压制,却也被那漫天毒雾逼的接连后退。

    况且,这魔门手段,残忍无比,那毒宗宗主百毒子每一次挥掌,都能令方圆十里之地的仙宗弟子瞬间化做血水。

    剩下大长老风远扬一人独战血月楼主,游刃有余,可一时半刻却也脱不开身子。

    原本!!

    如果没有熊寰、刑深降临,剩下六大峰主倒也能够驰援众人。

    可如今,一个熊寰就拦下了三名峰主,刑深更是将那第六峰主压制的节节败退。

    剩下两大神帝峰主,又被魔宗强者围攻,眼看就要陨命当场。

    仙玄宗,竟已至生死绝境。

    “走!”

    古慈儿一手握住陈青山手掌,一手持剑,将身前两名仙宗弟子震退,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山下行去。

    “邪魔当死!”

    只是!!

    就在两人身影即将迈出广场,消失而去时,天际之上,仙玄宗主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厉喝。

    只见在其周身,有灿如金日的灵光升腾。

    短短一息,一座宏伟大阵如画卷展开,竟将整座仙山囊括其中。

    一缕缕金光在虚空交织成印,衍化玄黄变迁。

    其中,似有一尊神影显现,如仙谪临,漠然地俯瞰苍生。

    “来了。”

    凌霄一身雷芒汹涌,与叠影战在一处。

    此时他的嘴角已有血丝划落,显然是在那魔手中,受了不轻的伤势。

    当然,自始至终,凌霄都不相信,凭借一个覆灭的魔门,几个神帝七品的邪魔,就能覆灭这方统御了南疆数百年之久的仙宗。

    当初神主既立仙玄宗为南疆之首,绝无可能不留下手段震慑妖邪。

    更何况,这南疆之地,毗邻海域,实乃险地。

    而从赫连山对圣教圣子的敬畏中,凌霄也能猜测,此人…或许早就是圣教中人。

    这道阵法,气势恢宏,其中蕴含仙意。

    哪怕凌霄对阵道一途并无研究,依旧是从中感觉到了一丝恐怖。

    “魔门余孽,今日就叫你们有来无回!!”

    仙玄宗主声音凛冽,眸中杀意凛然。

    然后,他的身影陡然腾空,与那神影重叠。

    在其手中,一尊阵法金鼎绽放玄辉,震荡星海,其中似有王阳起伏,蕴含神佛不挡之威。

    无穷金辉幻化如海,遮掩苍穹。

    万里波涛浩瀚壮阔,如烈日金阳,将虚空魔气尽数镇压。

    “魔门弟子,速来我等身边!!”

    古鸩等人眼眸微凝,厉喝出声,纷纷运转灵力,在头顶汇聚成幕,试图阻拦那阵法运转。

    “铛铛铛。”

    金鼎震颤,发出刺耳轰鸣。

    虚空成片成片的坍塌破碎,露出无数幽暗深邃的空间裂痕。

    “诸位长老!助我!”

    纵使仙玄宗主八品帝境,此时额上竟也见了冷汗。

    闻言,七大峰主,数百仙宗弟子顿时腾身而起,立于鼎下。

    下一刹,天地灵光冲霄,尽汇一鼎之中。

    而仙玄宗主亦伸手,轻轻将那金鼎掀翻过来。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