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8章 留名万古
    “无妨!如歌你尽管上,我帮你压制他。”

    凌霄淡然一笑,给予凤如歌一个鼓励的眼神。

    事到如今,他已猜到这凤如歌心中所想。

    这位自以为自己是反派的天命之女,定是想借陈青山以及众魔门强者之手,弄死自己这个假冒的圣教圣子。

    毕竟,从设定上来说,凌霄的身份,就是圣州最大的伟光正。

    无故降临仙玄宗,你说这位性格隐忍,擅长苟道的天命之女慌不慌?

    “这…公子乃是正道第一光,这种斩妖除魔的事情,我觉得还是公子去做比较合适!况且,只要公子相信我,其他人说什么,我根本不在乎。”

    凤如歌巧笑嫣然,只是眸中惊悸却越来越深。

    为何,这凌霄到现在还未有一丝中毒的迹象?

    她明明已经跟他互换了口水,可…这圣教圣子,怎么好像一点事儿也没有?

    “好吧,虽然正道大旗,需要你我共同守卫,可如歌你说这句,我很喜欢,那就由我来擒下这少年,查探究竟吧。”

    最终,凌霄淡然点头,眸光瞥了一眼那朝陈青山极速掠去的蓝衣倩影,眸中闪过一抹戏谑。

    最好的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既然凤如歌精心布置了这场棋局,他又怎么忍心辜负了她一番好意?

    “大胆魔道,还想逃!!”

    可!!

    就在凌霄身外灵辉璀璨,欲要朝陈青山掠去时,虚空之上,突然传来一声蕴含无尽愤怒的厉喝。

    只见虚云子手中仙剑卷起千丈风云,生生震开身前一位魔门神帝,一步出现在战台之上。

    与此同时,陈青山身前,那道蓝衣倩影终于赶来,紧紧握住少年的手掌,拽着他朝着山下行去。

    “走!!”

    古慈儿美眸中闪烁一抹凝重,今日她登玄巳神山,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天池造化,仅仅是为了陈青山。

    只要他能叛出仙玄宗,往后仙途,两人便可相依相偎,再不分离。

    “慈儿?!”

    陈青山的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惊骇,只是他的脚步,却陡然停滞了下来。

    “慈儿?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看着你被这些正道伪君子诛杀吗?”

    古慈儿狠狠瞪了陈青山一眼,方才山峰上的争吵,她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假若今日她未登仙山,恐怕以陈青山的性格,当真能做出以死证道的事情。

    “慈儿!我不能走,我若跟你走了,身上冤屈就再难洗刷了!”

    陈青山深吸了口气,挣开古慈儿的玉手,眸光坚毅地道。

    “你这个呆子!你以为你留下,他们就会相信你么?你那灵宝,我查过典籍,乃是世间一等一的邪物,但凡出世,皆会引来血雨腥风!陈青山,你跟我走,我们一起离开南疆。”

    古慈儿神色焦急,再度握住陈青山的手掌,恨恨地瞪了少年一眼。

    见到他,古慈儿就明白了,那封书信,绝不是陈青山亲笔。

    只是!

    叫她有些意外的是,古鸩竟也没怀疑这是个圈套,而是率领四大魔门,直接杀来了仙玄宗。

    可如此一来,古慈儿心底倒也有了计划。

    陈青山的忠正,她是见过的。

    如果两人想要在一起,摆脱正魔束缚,那就只能是…不破不立。

    “不!慈儿!我不能这样走,就算离开,我也要证明我的清白。”

    陈青山轻叹了口气,转头看着那从天而降的虚云子,眼眸轻颤。

    “孽畜!!!你竟真的与魔门勾结!!”

    哪怕虚云子再不相信,到了此时也终于明白,这位外表憨厚的小弟子,八成是被那魔女诱惑了。

    原本!!

    在虚云子想来,他这个小弟子,长的一般,天赋极差,又没背景。

    什么样的少女瞎了,会看上他?

    现在,虚云子明白了。

    那魔女,别有用心。

    “师尊!我没有!!”

    陈青山声音凄楚,只是转瞬又有些发愣,他低头看着那与古慈儿握在一起的双手,轻轻咽了口口水。

    糟糕!

    好像又是没法解释的事情呢!

    “好好好!陈青山,是我眼拙,竟然没看出来,你竟有如此野心!也罢,今日我就清理门户,诛了你这奸细。”

    虚云子深吸了口气,手中仙剑绽放万丈霞光。

    天地为之一暗,有刺目的辉光洒落,恍如天笼,将陈青山与古慈儿的身影尽数笼罩。

    “呵呵,第七峰主,想杀我女婿,你配么?”

    只是!!

    就在虚云子手中仙剑垂落的瞬间,古慈儿身前,虚空悄然荡漾。

    只见一只苍白手印凭空印下,竟将那一缕剑芒生生握在了手中。

    紧接着,天地间有血雾弥漫,一道道诡异的魔纹勾勒成痕,如一尊降世的古魔,出现在众人眼前。

    “咔嚓。”

    百丈剑芒瞬息破碎,而虚云子的脸色也是陡然铁青下来。

    “万鬼山主!!”

    此时他终于明白了,是什么样的魔女,能蛊惑陈青山道心。

    原来,竟是这南疆第一魔,万鬼山主的女儿!!

    “虚云子,当年你一人一剑,杀我魔门数万弟子,今日,我倒要看看,你都有多少长进。”

    古鸩冷笑,一步踏出。

    在其脚下,虚空瞬间崩碎。

    而那原本虚幻的魔影,竟在这一刻陡然凝实。

    只见一尊高达数丈的血魔矗立在古鸩头顶,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

    血魔周身有血海波荡,其中魔纹丛生,蕴含邪异。

    无尽的血气四泄而开,如同鬼魔触手,但凡碰触之人,皆瞬间被抽干血魂。

    与此同时,一股七品巅峰的神帝威压轰然垂落,朝着虚云子横压而去。

    魔修,顾名思义,修炼的本就是邪门歪道。

    只是这等手段,虽凶残狠戾,却也直接。

    古鸩的年纪,比之虚云子要小上许多,甚至差了一辈。

    可如今,在这万鬼山主面前,虚云子的境界却被彻底碾压。

    仙途之上,万法皆空。

    所以,大概对于修者而言,魔功仙功,本无不同。

    只是,人心复杂,修炼魔功者,多会影响心神,步入歧途,为求永生不惜后果。

    而这,又被一些人所忌惮。

    如此一来,这世间方才分了正魔。

    可!!

    这仙途本就波折,万般绝境中,偷得一线生机,方才是修仙至理。

    毕竟,身死道消者,又有几人留名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