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6章 诡异死法
    “找死的东西!真以为破了我的剑诀,就能与我一战了?”

    侯修神色明显有些意外,甚至震怒。

    尤其是此时陈青山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眸,更是令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惶恐。

    该死的!

    他堂堂神侯之人,全力一剑,竟没能诛杀这个玄清蝼蚁?

    这怎么可能?

    “辱你师尊?辱你师尊又如何?能教出你这样的废物,你师尊难道不是废物?!”

    侯修内心极其憋屈,当着如此多同门弟子的面,他居然被一个玄清蝼蚁给呵斥了。

    丢人!!太丢人了!!

    今日若不能将这陈青山诛于剑下,他在这仙宗还有何立足之地?

    “嗡!”

    天地间,有剑吟声悄然响彻。

    只见侯修手中,灵光冲霄,剑分三千,化数丈灵影,朝着陈青山当头斩下。

    其中似有道意流转,神辉显化,蕴含无匹大势。

    只一剑,虚空顷刻崩碎,就连那一方青石战台,都瞬间崩塌坠落。

    “我淦…侯师兄,怒了啊。”

    “这下子,陈青山怕是连尸都不剩了。”

    无数弟子勃然色变,眼眸中皆带着一抹浓郁的惊恐。

    只是!

    此时的陈青山,脸上非但没有一丝畏惧,反而带着一抹令人恐惧的凶戾。

    “我说了!!不许辱我师尊!!”

    然后,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这位第七峰小弟子,非但不退,手中那根诡异金棍上,反而爆发出更灼眼的金辉。

    “嗡。”

    有道音传彻,骇人心神。

    陈青山周身,霞光万道,交织成轮,隐隐间,竟有几分睥睨天地,威压苍宇的气势。

    而那金色长棍上,亦有天威浩荡,着万丈神阳,冲霄而起。

    这一刻,凌霄明显感觉到,他魂海中的几件通天之宝,亦齐齐发出刺耳的嗡鸣。

    这棍,大有来历啊!

    “轰!”

    剑影三千,不及那金阳一缕。

    短短一息,竟如冰雪消融。

    天地,被金光笼罩,刺的人眼眸生疼,不忍直视。

    如此半晌后,方才有长老惊呼一声,瞬间令人心弦紧绷,匆忙朝着战台看去。

    “嘶嘶!!”

    下一刹,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轰然响彻。

    就连那大殿之前的无数仙宗长老,也是纷纷站起身来,神色中透露一抹惊恐。

    唯独凌霄与凤如歌这两个早就知道剧情的人,神色淡然,眼眸中皆闪过一抹笑意。

    只见此时,在那坍塌的战台之上,陈青山浑身欲血,仿佛刚被凌迟,全身上下密布剑痕。

    只是!!

    此时他手中的金棍,已经狠狠插入了侯修的心口之中,透体而过。

    “你…”

    侯修眼眸圆瞪,嘴唇轻颤,此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怎么可能?!

    他堂堂神侯,怎么可能被一个玄清蝼蚁正面诛杀?

    还有,方才那金光是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他手中仙剑的威势,皆被那金光给吞噬了?

    “看来你这位小师弟,隐藏颇深啊?如歌,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

    凌霄眉头轻挑,转头看向身旁的凤如歌,却见此时,后者温和轻笑,微微摇头,“小师弟虽然笨拙,但颇有毅力,我相信他不会败的。”

    “不会败?”

    凌霄笑着点了点头。

    一个玄清蝼蚁,竟能诛杀神侯,这正常么?

    或者说,一个正常的脑袋,能想到如此诡异的画面吗?

    而且,方才陈青山的情绪明显不对,就连眼神都充斥一抹妖兽般的凶戾,多半…是被人下了药。

    不愧是穿越之人,这下药的手段,都是相当高明啊。

    “呵呵,看来如歌对这位小师弟,也是极为信任啊。”

    凌霄并未点破,他要做的,就是佯装入局,好叫凤如歌自以为掌控一切。

    如此,当有一日,她发现自己才是棋子,方才会彻底崩溃。

    “我说过,不许辱我师尊。”

    战台之上,陈青山眼中闪烁猩芒。

    更令人感觉诡异的是,那插入侯修体内的金棍上,竟然不曾沾染一丝血渍。

    “你…”

    “修儿!!!”

    远处虚空,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只见第三峰主一脸悲愤地迈出脚步,瞬息来到了战台之上。

    然后狠狠一掌,就欲朝着陈青山头顶印下。

    “侯师兄,你这是打算以大欺小,无视宗规吗?”

    虚云子的身影从虚空走出,随手将陈青山拽至身后,“侯师兄,要不,我们比划比划?”

    “虚云子!!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侯山眼中杀意凛然,尤其是此时,侯修心腑破碎,眼看是活不成了,如何不令他震怒。

    第三峰主侯山,神帝六品之境,可年纪却已有三百余岁,老来得子,向来对侯修宝贵的紧。

    当然,也正因如此,方才导致这位侯少峰主性格跋扈,从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你们两个,还将不将我这个宗主放在眼里?!”

    仙玄宗主缓步走来,站在战台一侧,脸色同样有些阴沉。

    说实话,这侯修被杀,纯粹是咎由自取。

    只是这第三峰主,又向来护子。

    如今,陈青山断他香火,当面杀他爱子,这事怕是不好善了。

    “宗主!!这陈青山手段诡异,一看就不是什么正道弟子,我怀疑他是魔门派来的奸细,希望宗主将他擒下,严刑逼问!!”

    第三峰主怒喝一声,倒是令凌霄与凤如歌的脸上皆扬起一抹诧异。

    不错啊,这位龙套。

    这剧情让你推的,简直天衣无缝了。

    什么叫神助攻?

    果然,人被逼急了,真的会丧心病狂的。

    “你放屁!我这弟子,从未下过玄巳山,如何是魔宗奸细!”

    虚云子丝毫不让,牢牢将陈青山护在身后。

    虽然此时,他也疑惑,以陈青山的实力,是如何将那侯修诛杀的。

    可,对于这名弟子的心性,他还是信得过的。

    “快看!!侯师兄GG了!”

    “咦?侯师兄伤口,怎么没有血?”

    “什么!!”

    终于,人群中有弟子惊呼一声,脸庞上扬起一抹恐惧之色。

    而仙玄宗主,第三峰主以及虚云子的目光,几乎瞬间汇聚在了侯修尸体之上。

    然后!!

    三人脸色齐齐一变,果然是看到,侯修胸口硕大的一个伤口,竟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甚至!!

    就连他的脸色以及周身皮肤,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苍白。

    就仿佛是…被人生生抽干了体内所有精血。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