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5章 师弟吃药
    “如歌,不是要去看你小师弟比武么?我猜,那一定很精彩,走吧。”

    凌霄淡然一笑,转身朝着远处战台行去。

    在其身后,凤如歌看着那一道白衣挺拔的身影,只感觉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腾,原本体内的邪火,都无端消散了许多。

    她发现,她似乎从未看懂凌霄。

    无论是他的言行举止,还是修为手段,都与她以往见过的天命之人有很大的不同。

    可,一个反派,不可能诛杀天命,这是千古定律。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歌?”

    凌霄驻足,转头看向凤如歌,一张清俊脸庞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灿烂笑意。

    “你又怎么了?为何老是晃神?跟我在一起,这么不认真么?”

    “我…”

    凤如歌欲言又止,最终却没有多说什么,抬脚追上凌霄,并肩朝着远处一座战台走去。

    不论,凌霄到底是何身份设定,这种叫人看不透的少年,还是死了的好,不然怪教人不安的。

    广场之上,比武渐渐落下帷幕。

    无数弟子聚拢殿前,谈论着今日种种。

    唯独最后一座战台,两名身穿仙玄宗长袍的弟子对面而立,尚未决出胜负。

    只是此时,战台四周并无太多围观,显然众人对这两人的比武,没有太多兴趣。

    陈青山,第七峰出名的废物,是真废的那种。

    若非凭借运气,他甚至连站在此处的资格都没有。

    两轮轮空,这陈青山最该感谢的,是凌霄圣子。

    若非圣子主动请战,便不会多出这轮空的名额。

    可惜,运气这东西,终究是太过虚无缥缈。

    当然,龙套们大都这么认为。

    可只有最睿智的读者,方才明白…通往九天巅峰的路途,运气才是最不可或缺的东西。

    否则,凭啥造化都让天命拿到了?

    天命想睡觉,就有九天玄女送来了枕头?

    我反派想睡觉,偏偏…陪睡的是天命的青梅竹马?

    我转头就让人把头打爆了。

    “呵呵呵,这不是陈青山陈师弟么?陈师弟,我劝你还是快些投降,也省的待会儿我不小心出手把你给打死了。”

    陈青山对面,一位身材倾长,模样俊朗的仙宗弟子轻声笑道。

    “侯师兄…我们还是…打一场吧。”

    陈青山眼中明显带了一丝忌惮。

    侯修,第三峰首徒,四十之龄,神侯三品之境。

    别说陈青山一个玄清之人,就算是同为神侯层次的师兄师姐,也未必是这位师兄的对手。

    没办法,人年纪大,资源好啊。

    他爹就是第三峰主!!

    平日里,这侯修就仗着身份,横行无忌。

    他说待会儿要打死自己,八成是实话。

    可,就这样不战而降,多少是有些丢了第七峰的脸面。

    所以,还是尽力一搏吧。

    “打一场?噗嗤!陈青山,我给你机会,你不珍惜,待会儿死在台上,可不要怪师兄心狠手辣。”

    侯修冷笑一声,手中仙剑陡然出窍。

    “一个废物师父教出来的废物徒弟,是谁给你的勇气,敢跟我战一场?!”

    侯修眼中迸射一缕杀意,旋即还不等陈青山反应过来,手中仙剑上,已有剑光璀璨。

    “嗡。”

    嘹亮的剑吟声,陡然响彻天地。

    只见侯修身影踏出,凌空斩下一剑。

    无尽的剑意澎湃成海,如天外银河倒悬,瞬间将陈青山的身影笼罩。

    刺目的剑光吸引了周围不少弟子的视线。

    只是待看清那剑光下摇摇欲坠的少年身影时,不少人眼中顿时扬起一抹讥讽。

    陈师弟,你这不是飘了么?

    一个玄清蝼蚁,不赶紧投降,等着被诛呢?

    只是!!

    面对那如海剑意,陈青山眼中陡然闪烁一抹猩红。

    上台之前,他已吃下了凤如歌给他的丹药,此时只感觉浑身气血灼热,隐隐有些压制不住的感觉。

    “青游,你可以通知魔宗之人准备攻山了。”

    战台下方,凌霄目光平静,以神识传音道。

    “是!主人。”

    人群中,青游悄悄退到广场边缘,从怀里掏出一枚传音神符,轻声说道,“山主,时机成熟。”

    大殿之前,虚云子眼眸微凝,脸庞上同样带了一丝忧虑。

    “修儿这孩子,就是这么认真!我虽时常教导他,但凡出手,必然要用十二分的力气,可…也得分对谁啊!那位小弟子玄清境界,这一剑下去,不得裂成两半了?真是气煞我也。”

    在其身旁,另一位玄袍老者冷喝一声,话虽是在指责侯修,可脸上却带了一抹得意之色。

    正是仙玄宗第三峰主,侯山。

    “虚云子师弟,那个弟子,是你第七峰的吧?待会儿他要真死在战台上,你不会生气吧?”

    侯山转头,神色戏谑地看了虚云子一眼,目光中隐有些挑衅之意。

    “战台之上,生死勿论,青山就算被杀,也是他学艺不精。”

    虚云子语气平淡,可眼底深处却带着一丝怨怒。

    第三峰主,向来与他不合,如今趁机刁难,也是意料之中。

    他只是没想到,那向来懦弱的小弟子,此次竟突然有了血性。

    可惜,他用错了地方。

    以侯修的实力,这全力一剑斩出,陈青山多半是要…凉了。

    “哈哈哈,师弟说的对!战台之上,生死勿论!!”

    侯山大笑一声,只是眼底却带着一抹冷意。

    装,你就给我使劲装吧!

    我看待会儿,你还能不能如此云淡风轻。

    “轰!!”

    漫天剑意斩落,最终将陈青山的身影彻底遮掩。

    只是此时,凌霄脸上并不见一丝担忧,就连凤如歌,嘴角也似有笑意弥漫。

    她能感觉到,陈青山眼中的理智正在看看消退。

    很明显,师弟…吃药了。

    “轰!!”

    就在周围众人纷纷摇头叹息之时,战台之上,突然有一缕金光弥漫。

    光是正经的金色,看似神圣威严,可偏偏…在那金光中,竟弥漫一股令人心悸的邪意。

    “嗯?”

    原本正欲离开的众人瞬间停下脚步,朝着战台上方看去。

    就连侯修,脸上的笑意也是悄然凝固了下来。

    下一刹,只见在那剑光刺目之处,一道身影缓步走出,手中一根长约丈许的金棍之上,绽放出无尽的光彩。

    “你可以辱我,却不能辱我师尊!!”

    陈青山仰天厉喝,一双眼眸彻底化做血红。

    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下,朝着侯修径直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