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4章 流连忘返
    “这么弱?”

    凌霄脸色一愣,有些茫然地看向那战台一侧的仙宗长老。

    那般模样,显得有些无奈。

    只是此时,他的眸中却闪烁一抹恍然。

    如今随着他本身天命铸造值达到20%,很明显,这种小气运的妖孽,已能随手诛杀。

    只是不知道,待铸造值圆满,像秦楚、陈青山这种被系统认定为天命之人,是否也能随意诛杀?

    “呵呵,圣子战力,真是令老朽大开眼界啊!”

    仙宗长老摇头苦笑,虽然仙宗比武有所规矩。

    同辈争锋,不可痛下杀手。

    可人家凌霄圣子下杀手了么?

    人家就是伸出了两根手指,朝着天空比划了一下!

    谁知道那黑虎这么弱,就被圣子给诛了!

    这能叫痛下杀手?

    你看人家圣子都没反应过来呢!!

    只能说,凌霄圣子,牛逼!!

    “圣子神威啊!!”

    “太牛逼了,这根本…没出手啊!!”

    “是黑虎太弱,还是我飘了么?我怎么感觉,我也能杀他?”

    “你滚你个蛋的,是圣子太强了!!”

    战台之下,掌声雷动,欢呼震天。

    此时所有南疆天骄看向凌霄的目光里,皆带着一抹浓郁的敬畏。

    哪怕之前,所有人都知道圣子极强,可做梦也没想到,他竟强到了这般境地。

    这好像已经不是同辈无敌了吧?

    就算是仙玄宗中的一些神王长老,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诛杀一位领悟了土之道则的妖孽青年。

    更何况,那黑虎不曾轻敌,俨然已施展了全力。

    可,还是被圣子,两指诛杀。

    人群中,凤如歌俏脸冷漠,只是眸中却有一抹掩饰不住的惊慌。

    她见过凌霄与青禹的大战,却不如今日震撼。

    毕竟,青禹本就是天命,底牌众多,受天道庇护。

    而方才,那凌霄只挥两指,甚至不曾施展灵力,就将那八部少主,诛了?

    就很突然的,凤如歌心底竟有些悔意。

    她感觉自己,在玩火。

    而且玩的还是,天地灵火,一不小心就能烧成渣的那种。

    如果,今日凌霄未死,她的下场怕是会…相当凄惨。

    而且!!

    不知是不是错觉,凤如歌总感觉,她的天毒,好像对这少年毫无作用。

    怎么可能?

    凤如歌研究十载,查阅无数古籍秘典,都不曾找到可解此毒之物,而这便是天毒圣体举世不容的原因所在。

    太强,也太恐怖。

    凌霄就算天赋近妖,也不过是个少年,他怎么可能抵御得了天毒?

    糟糕!

    好像是…作死的感觉呢。

    不行!!得加大一些剂量!!

    这般想着,凤如歌美眸中顿时闪烁一抹阴森,只是俏脸上却扬起一抹羞涩。

    “公子。”

    此时她就站在战台下,微笑着看着那朝她走来的翩翩少年。

    说实话,凌霄给她的感觉,与这方世界的任何人都不同。

    迷人且危险。

    如果,她不是个反派,倒是很愿意与他有些深入的接触。

    可惜,她的仙途注定孤独,在凤如歌眼中,这个世上没有任何可信之人。

    就算师尊、师弟,也是随时都可抛弃的棋子。

    只要她感觉性命受到了威胁,就会毫不犹豫地…斩断因果。

    苟,是一种态度,避世隐修,不牵因果。

    可苟不代表不杀人,只要布局合理,这世间,无人不可杀。

    “公子,你好威猛。”

    凤如歌的语气,透露一股明显的娇媚。

    对于自己的相貌,她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呵呵,如歌,看来这次天池之位,有你我一席了。”

    凌霄淡然一笑,眸光温和,心底却颇有些玩味。

    快看,她急了。

    如果凌霄所料不错,那引魔攻山的,应该就是这位如歌姑娘。

    这般行径,倒是与他自己有些相似。

    什么师弟师门,当然是命最重要了。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同时…还要置身事外,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收割造化。

    这凤如歌的心计,远比寻常天命之人恐怖万分。

    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位天命之人。

    果然,穿越的没一个好东西!

    凌霄嘴角的笑意,令凤如歌俏脸愈红,连声音都似有些发颤,“公子,虽然如歌早就知道您盖世无双,但今日一见,看来如歌还是低估了您呢!天池之位,定有公子一席,至于我…公子未免也太看得起如歌了。”

    “我说有你一席之地,自然就有。”

    凌霄莫名一笑,而凤如歌心底却冷哼一声,那你也得先活下来再说啊。

    “公子,我家小师弟还未比完,不如我们过去看看?”

    凤如歌伸手,主动挎在凌霄胳膊上,“我知道,如果没有公子,如歌这会儿怕是已经败了,多亏公子庇护,方才令众师弟不战而投,如歌…很感激公子呢。”

    “哦?只有感激么?”

    凌霄转头,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仙颜,眸中闪过一抹讥讽。

    这女人,是在勾引自己么?

    这是打算,喂自己吃药?

    我如果不吃,岂不是寒了少女芳心?

    “公…公子…”

    似是感觉到了凌霄眼中的火热,凤如歌红唇紧抿,竟出奇的没有躲闪。

    她馋凌霄的身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跟杀不杀没关系,临死前吃顿大餐,也省的浪费了他这一张盛世容颜。

    “如歌,你可真美。”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突然俯身印在了凤如歌红唇之上。

    “轰!”

    整座仙玄宗,突然诡异的陷入了死寂。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皆放在了凌霄两人身上,至于那还未比武的陈青山两人,倒是无人关注了。

    “嗯…”

    凤如歌口中发出一声轻吟,口中香舌灵巧,竟比凌霄还要主动三分。

    你们都看到了啊,我与圣子,情投意合。

    所以,待会他若是死了,我可是要哭的。

    如此一来,这场惊天密谋,与我有何关系?

    我怎么会算计我心爱的圣子大人!!

    “咕噜。”

    “那是第七峰的…凤如歌吧?”

    “好像是!我就说…她与圣子有点奸…咳咳,有点感情。”

    “据说当日有人进第七峰羞辱凤如歌,直接被圣子斩成了渣!”

    “不过这凤如歌…也太不知廉耻了吧?光天化日?”

    “你懂什么!人家圣子大人和凤姑娘这叫情难自抑,不理会世俗眼光。”

    “这对西屁,我磕定了。”

    听到周围传来的议论声,凤如歌方才有些娇羞地推开凌霄,一张俏脸红润羞怯,平添几分妩媚。

    此时她的嘴角,还留有几分晶莹。

    天毒之体,口水什么的,可是剧毒。

    这下子,我看你还如何抵挡。

    不过…身子怎么突然就软了,就连双腿都没有力气了呢?

    还…还险些快乐地喊出声音?

    淦!

    在其身前,凌霄脸上同样带着几分笑意,有些意犹未尽地摸了摸嘴角,“如歌的吻功,真是令人…流连忘返,女人,果然是登仙路上的绊脚石。”

    “吻…功?绊脚石?”

    凤如歌突然愣在了原地,眼中闪烁一缕惊悸,这方世界,也这么时髦的么?

    这些词汇,像是一个玄幻土著说出来的?

    还是说,中疆之地,文化昌盛,远非南疆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