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1章 四大魔门
    赣天神教,本是圣州最大的魔教。

    其中有四坛,五堂,七门。

    可当初圣教执掌天地,又怎会容许魔教存世?

    四大神使降临,连同仙玄宗,横扫南疆,诛杀魔道弟子近十万,方才彻底瓦解了这方南疆魔门。

    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虽然魔教覆灭,但其中的魔道强者却有几人逃脱性命,隐于海域,暗中积蓄力量,等待重新崛起的机会。

    如今这四位魔门领袖,本是三堂一门之主。

    可随着魔教覆灭,这四人自然再难同门,各自拉拢弟子,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其中古鸩的万鬼山威望最盛,乃是现如今南疆最大的魔道势力,所以今日这场攻山大计,古鸩占据主导。

    剩下三人,老者乃毒宗之主百毒子,中年美妇为魅谷谷主花有枝,书生是血月楼主章晋。

    四大魔宗,数万弟子齐聚,只为将仙玄宗连根拔起,一雪前耻。

    当然,如今这四位魔门领袖,皆是各有心思。

    古鸩为的,是这山上山下的十数万血灵,以修魔功。

    而其他三人,多是觊觎那天池造化以及仙宗底蕴。

    至于什么魔教大仇,一雪前耻,不过是为了忽悠弟子送命的。

    “各位,休整片刻,等我号令。”

    古鸩负手看向山巅方向,那里有一阵阵灵威浩荡,祥云跌宕。

    很明显,这场会武,正是热烈之时!

    “山主,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就在此时,古鸩身后,突然走来一位蓝衣少女,面容白皙,仙颜如画,一双明眸,却透露一抹淡淡的冰冷。

    “放心吧,那弟子若有心入我山门,我定亲自收他为徒,细心教导!”

    古鸩点头轻笑,打开手中一页金纸,上面详细记载着仙玄宗中几处阵法所在

    这纸,连同书信皆是当日凤如歌送去万鬼山的。

    毕竟,想要诛杀天命之人,不付出些代价显然不行。

    仙玄宗死多少人,关她何事?

    只要凌霄这位圣教圣子一死,两人因果自断,大概这南疆之地就无人再在意她这个反派毒女。

    天地辽阔,她只要换个地方继续苟着就好了。

    甚至!!

    就算事后陈青山问起魔宗攻山之事,她也想好了说辞。

    仙玄宗乃南疆正道之首,小师弟手中灵宝诡异,一旦暴露必被诛杀。

    如今又与魔宗弟子产生了情缘,多半会是举世不容的下场。

    她身为师姐,可以不在乎仙宗其他人的死活,但…小师弟,我不允许你被人诛杀!!

    当然了,我本只是想叫慈儿前来,偷偷接你出山,谁知道,她竟率众攻山?

    噗嗤。

    如此,这场棋局堪称完美。

    就算凌霄天赋恐怖,有无敌之姿,也断然想不到,她敢以整个仙玄宗为代价,引魔上山,屠戮同门吧?

    如此,乱象已生,纵使凌霄身负气运,可别忘了,陈青山九成也是天命之人。

    借他之手,诛杀圣教圣子,斩断因果,她的仙途方才不会再有变故。

    一切,只为活着!

    穿越之人,哪有那么多的感情。

    “嗯。”

    古慈儿微微躬身,目视远空,脑海中,一张青涩坚毅甚至有些憨笨的面孔渐渐浮现。

    当日她率万鬼山弟子伏杀前来除魔的正道之人。

    不想却意外与陈青山坠落幽冥山涧,陷入死境。

    尤其是,当时古慈儿失足坠崖,那仙宗小弟子竟突然伸手想要拉她一把,却不想被她一起拽入了涧中。

    可,原本在她眼中虚伪恶心的正道弟子,并未趁她重伤出手取她性命。

    哪怕他修为低下,如蝼蚁一般,但彼时的古慈儿,已是骨骼尽碎,只要陈青山想,轻易就可以将她诛于手中。

    只是!!

    古慈儿做梦也没想到,这位仙玄宗小弟子不仅没有杀她,反而在山涧妖兽围来之时,脱下了衣衫…

    说实话,当时古慈儿已经准备自碎神魂,当场自尽的。

    可,她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面对数头破妄境界的妖兽,那少年竟将她背在了身上,又用长衫将两人身体捆绑一处,拿出了灵宝,朝着山涧深处逃窜而去。

    人生第一次,古慈儿与一个男子如此亲密的接触。

    那种肌肤传来的温度,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只是陈青山本就修为低下,幽冥涧中又充斥鬼气,最终,两人被那数头妖兽堵在了山涧一处深谷之中。

    千钧一发之际,陈青山手中那根赤金长棍突然显威,竟在一头破妄大妖扑来之时,将其精血生生抽尽,化作一地枯骨。

    从那一刻起,古慈儿方才发现,她似乎是小觑了这名仙宗小弟子。

    可,抽取精血,这等手段又绝非正道之人所为。

    而更令古慈儿疑惑的是,当时陈青山脸上同样是一副震惊之色。

    甚至一度想将那灵宝丢弃!

    幽冥涧下,妖兽无数,且多是被鬼气侵蚀了神智的鬼妖。

    因此,哪怕陈青山手中灵宝恐怖,两人依旧看不到半分生机。

    直到,他们意外闯入了冥涧最深处的一座古老大殿中。

    那里,竟是赣天神教一位顶尖强者的墓地所在!!

    两人相处数日,古慈儿伤势渐渐恢复,陈青山自恃正道身份,并未贪图那遗迹传承。

    而古慈儿却笑他迂腐,并许他万鬼山少主的身份,叫他不要再回仙宗,拜入鬼山,却被陈青山义正严辞地拒绝了。

    等到古慈儿接受了殿中传承,两人方才发现了那隐于其中的通道,这才逃出生天。

    原本,古慈儿并未感觉自己会喜欢上这个憨憨傻傻的正道弟子,最多只是有些感激。

    可自从两人分离,她却不时地想起那道背着她狼狈逃窜的消瘦身影。

    相思苦,不忍顾。

    二十年来,古慈儿第一次明白了何为…相思刻骨。

    就在她想要潜入仙门,去寻陈青山时,却意外收到了那封书信。

    信是陈青山的口吻,说圣子已至,对他多有怀疑,如今想要离开宗门,又被门规束缚,颇为无奈。

    虽然!!

    古慈儿感觉这信来的怪异,却还是决定…劝说父亲,攻打仙宗。

    毕竟,天池之争,陈青山多半是要参与的。

    而一旦他暴露了那灵宝的诡异威势,必将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仙宗魔宗,万千弟子,她都不在乎。

    可唯独那个憨傻的仙玄宗小弟子,不能死!

    况且!

    陈青山,你既不愿主动入我魔宗,我便叫你正道不容。

    与魔女勾结,攻伐仙宗,这个罪名,足够你弃明投暗了吧。

    古慈儿眼中闪烁一抹狡黠,嘴角亦扬起一丝浅淡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