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50章 各有心思
    “嗡。”

    天地间,有嘹亮的剑吟声传彻。

    所有人望着那凭空斩下的仙剑,眼眸中皆带着一抹震撼。

    别说,这朱大昌模样猥琐,实力倒是不差。

    神将八品,只是不知道那位从未出世的凤师妹,能不能扛住这一剑啊。

    “轰。”

    凤如歌周身,同样有灵光流溢,隐隐化作一方印轮,朝着剑光印下。

    只是!!

    就在凤如歌准备吐血倒飞,假意不敌之时…

    “扑哧!”

    对面那位朱师兄却先她一步,跌落到了战台之下。

    “卧…槽!”

    凤如歌嘴巴微张,足足愣了半晌,方才暗骂一句,“无耻!!”

    “这…”

    战台之下,不少围观弟子的脸上也充斥一抹呆滞。

    只是转瞬,他们就想明白了过来。

    “朱师兄…戏很足啊。”

    最近几日,凌霄圣子没事就喜欢往第七峰上跑。

    别说明眼人,就算是瞎子,也看出他肯定不是去找陈青山那个废物的。

    既然凤如歌是圣子看上的人,你说打吧,伤着她岂不是得罪了圣子?

    不打直接投了吧,又会令人觉得刻意。

    用最强的攻势,吐最狠的血。

    朱大昌师兄,我愿称你为,最苟!!

    而此时,看着那从地上爬起的朱大昌,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玩味。

    凤如歌的性情,他已完全了解。

    这位天命之女,始终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反派身上。

    所以,她的苟,是规避因果,避世修行。

    可,你天天躲在山上,我用什么掠夺你的气运,压榨你的价值?

    多出来走走,没准走着走着,就…穿回去了呢。

    半日时间,眨眼即过。

    最终两百零一位弟子,剩下一百零一位。

    第二轮抽签开始,毫无意外的,那被轮空的弟子,依旧是陈青山!!

    整座广场上,顿时传来阵阵喧哗声。

    这般运气,的确是叫人有些羡慕嫉妒。

    唯独凌霄与凤如歌,眼中神色始终平静。

    天命之人,本就是气运傍身。

    虽说凤如歌身上的气运要比陈青山多些,但很明显,如今的副本剧情,陈青山才是主角。

    “呵呵,虚云子师弟,你这个小弟子,倒是好运气。”

    不少仙宗长老面露讥讽,神色不屑地看着那站在广场上,茫然无措的瘦弱身影。

    一个连破妄都未踏入的弟子,最终竟进了武比第二轮,这要是传出去,岂不叫人笑掉大牙?

    凌霄的对手,依旧不战而投。

    如今在这仙玄宗中的南疆天骄,大都见识过当日,凌霄剑斩青禹的一幕。

    开玩笑。

    这位圣子,连远古妖魂都能一剑诛杀,他们拿什么跟圣子比?

    狗头吗?

    战台之下,凌霄看着上方的凤如歌,神色始终平静。

    而这一次,凤如歌更是吸取了教训,但凡对面弟子一动手,她就佯装不敌,直接飞出擂台!

    可!!

    就在那仙宗长老宣布比武开始的一刹,对面一位身材魁梧的南疆天骄根本没有出手,就直接倒飞了出去。

    “好恐怖的手段!!如歌师妹竟能以势伤人!”

    “扑哧。”

    凤如歌人在台上,嘴角隐隐溢出一缕血渍。

    我…淦!

    这些人,是诚心与我过不去么?

    我就想安安稳稳做个局外人,就…这么难么?

    果然!!

    只要与天命之人产生因果,作为反派,下场都会变得凄惨。

    或许,那眼天池对世人而言堪称造化,可对于凤如歌而言,却是致命魔渊。

    而如今,她似乎正在一步一步朝着那渊行去。

    最终,凤如歌深深看了凌霄一眼,退到一旁。

    仙玄山上,会武如火如荼。

    只是山脚下的山林中,却突然走出无数身影。

    为首一人,乃是一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

    他的脸上,有着一道明显的刀疤,却被他纹满鬼纹,显得极为狰狞。

    在其身旁,三位衣着各异的男女负手而立,脸庞上皆带着一抹倨傲之色。

    “山主,你这计,妙啊!”

    其中,一位身穿红袍的中年美妇妩媚一笑,周身一股魅意流转,平白有几分颠倒众生之意。

    “不错!怕是赫连老儿做梦也想不到,我等会选在此时攻山吧。”

    另一位皮肤黝黑,身着碧袍,手持拐杖的老者冷哼一声,一双眼眸如蛇蝎般阴森。

    “呵呵,仙玄宗压我魔门百年,杀我弟子无数,如今我四坛聚首,定叫那赫连老儿知我等当年痛苦。”

    剩下一位白衣中年神色温和,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浓郁的怨毒。

    “三位,这次攻打仙玄宗,可就多多仰仗你们了。”

    黑袍男子淡然一笑,眸光深邃,开阂之间,似有鬼意流转。

    “山主这是哪里话,仙玄宗灭我神教,杀我弟子,害得我等隐世百年,多亏山主雄才大略,方才重振神教雄威,如今我等齐力,灭了这仙宗,也算是为神教数万弟子报了血仇,魔神会保佑我们的。”

    碧袍老者阴森一笑,覆灭仙玄宗是假,霸占那天池造化为真。

    如今他们几人的修为,皆已到了瓶颈之处。

    若是能借此机会,踏出桎梏,这南疆海域辽阔,就算圣教想要找到他们,也如大海捞针。

    至于寻常弟子的死活,谁又在乎呢。

    “时间不多,等到日落之时,我们便强攻仙宗,然后,三日时间霸占天池,等到海族降临或是圣教察觉,我等已退回宗门旧址,怕是就算神使亲至,也难破开我幽冥涧中的护宗大阵。”

    万鬼山主点头轻笑,他攻仙玄山,倒也不单单是为了那眼天池造化。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前几日,万鬼山突然有弟子传来书信,交到了慈儿手中,此计正是他万鬼山少主古慈儿谋划。

    而以万鬼山主对女儿了解,她真正在意的,怕是那位前几日与她一齐坠落魔涧的正道弟子,好像…是叫陈青山?

    当然,作为一宗之主,万鬼山主古鸩绝非感情用事之人。

    他攻仙玄山,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本身古鸩的修为便已踏入了神帝七品巅峰。

    可魔道功法的弊端,却在此时显露无疑。

    修为提升越快,瓶颈桎梏却恐怖。

    若想踏入八品帝境,单纯依靠天地灵力已是奢望。

    所以,这些年,他修炼了另外一门魔功。

    万鬼山禁忌功法,血魔吞天功。

    此法既被魔门视为禁忌,可想威势何其残忍无道,需要万千血魂,吞噬入体,成就天地独尊。

    这些年,古鸩虽暗中猎杀南疆修士,可一来魔道中人一旦现身,必然招致围杀。

    二来,这南疆之地,本就人迹稀少,如此修炼,实在是…太慢了。

    所以,他需要一场屠杀,不论死的是正道弟子还是魔门弟子,最终获利的,依旧是他!

    虽然,圣教圣子如今就在这仙山之上,可古鸩早已打探清楚,神使不在。

    如此,就算担些风险,这次的机会也绝不能错过!

    到时他修为迈入八品帝境,就算神使亲至,想要杀他也必然费力。

    至于寻常弟子的死活…

    呵呵,只要他不死,万鬼山就不会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