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47章 拼尽一切
    青山古村,云雾遮掩,灵光弥漫。

    大魔负手而立,眸光冷漠地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副古画。

    此时他的脸上,有着一抹少见的温存。

    说实话,方才秦楚提及圣教圣子的一刹,他便感觉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只是,他想不通。

    假若凌霄当真是圣教圣子,楚儿落于其手,他定有办法撬开他的魂海,查探一切。

    可他不仅没有那么做,反而救下了楚儿性命,并且…有意提到了刀魔。

    当初刀魔陨落,一缕残魂始终未灭。

    温如玉曾有猜测,要么,他逃脱了,要么便是落入了圣教手中。

    甚至!后一种的概率更大一些。

    直到前几日,刀魔最后一缕残魂熄灭,说实话,温如玉心底始终觉得不安。

    毕竟,刀魔知晓他们太多的秘密。

    只是,既然圣教始终未能找来南疆,说明刀魔并未出卖众人,也未曾被神主掌控。

    至少这百年以来没有。

    可圣教圣子突然来此,会不会,与此事相关?

    这百年时间,温如玉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画中的女子。

    虽然明知道,见圣教圣子,有着极大的风险。

    以神主的狠戾,此举很可能是引蛇出洞之法。

    可他不想错过,不想错过知晓叶姑娘消息的任何一次机会。

    所以,他决定了,他要独自一人,去见一见这位圣教圣子。

    同时,去见一见,风远扬。

    我温如玉的弟子,你也敢杀?

    是我拿不动刀了,还是你这位仙玄宗大长老…飘了?

    呵,人心,果然都是会变得。

    最终,温如玉拿起纸笔,留下一言,消失而去。

    大殿之中,凌霄隐于虚空,冷眼看着下方的秦楚,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他早料到,这位六魔弟子必然会传信给几位大魔。

    不过,听那魔的意思,倒也谨慎的很啊。

    只是!!

    如今秦楚就在他的手中,就算那大魔顾忌圣教,甚至不在意死去的刀魔。

    但秦楚,是他们百年来唯一的心血,一旦陨落,六魔的努力将彻底付之一炬。

    所以,凌霄猜测,大魔会来,更有可能会以另外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

    博弈者,目光自然不会拘于一子。

    秦楚的作用,大概就相当于一枚诱子。

    这是阳谋,温如玉别无选择。

    仙玄宗,第七峰。

    凤如歌正襟危坐,冷眼看着面前的陈青山。

    “小师弟,你将你与那魔女相识的全部细节,都说与我听听!”

    虽然凤如歌觉得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师弟,像是个天命之人,古慈儿的身份她亦打探到了。

    可,如今伴随着她与凌霄接触越多,心底非但没有感觉亲近,反而愈发畏惧了。

    那个少年,冷静狠戾,看似温文尔雅,可凤如歌却总在不经意间看到他身上的邪意。

    越来越迷茫了,她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凌霄。

    不像天命,更像个反派,可又能诛杀天命。

    “师姐…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魔女的叫她,其实我发现,魔修也不见得就是坏人的…”

    陈青山小声嘟囔了一句,却见凤如歌突然抬起玉手,吓得他赶忙退后了数步。

    “我说我说。”

    “我与慈儿是在万鬼山幽冥涧遇到的…”

    听着陈青山饱含深情的演讲,凤如歌原本紧绷的心弦渐渐放松了下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当日你俩被困幽冥涧中,已是必死之局,却意外寻到了一位大魔的传承?”

    “嗯,不过对于那门传承,我并不感兴趣,师姐你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陈青山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张清秀白皙的少女容颜。

    “所以,你的意思是,古慈儿接受了那远古大魔的传承,打开了遗迹,你们方才得已脱险?”

    凤如歌轻轻颔首,不会错了。

    两个蝼蚁,落入远古大魔的陨落之地,非但没死,居然还得到传承造化。

    如果说他们两人没有气运,你信么?

    况且,自古套路,正道弟子爱上魔门少女的,多半这弟子…是要成魔的。

    而那魔道少女,应该会死。

    可,怎么才能巧妙地叫这两人与凌霄战一战?

    凤如歌陷入了沉思。

    古慈儿如今多半已经入局,而接下来,才是真正考验她演技手段的时候!

    “师姐?师姐?”

    直到陈青山的声音自耳畔传来,凤如歌方才皱了皱眉头,眸光冰冷地看向眼前的少年。

    “小师弟,你不会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吧?”

    “师…师姐…”

    陈青山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而凤如歌心底陡然一颤。

    果然!!

    这个小混蛋,果然藏着秘密。

    “师姐,我有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师姐修炼毒功都告诉你了,你还顾虑什么。”

    凤如歌淳淳诱导,布局嘛,当然是要了解的全面透彻,方才能布置巧妙。

    天命之子,没有金手指,可能么?

    “我发现我这根金棍…能…能吸血!”

    “嗯?!”

    凤如歌低头,看着那被陈青山紧紧握在手里的赤金长棍,眉宇间闪过一抹沉吟。

    “你是如何发现的?”

    “当日在幽冥涧中,有许多的魔兽,以我和慈儿的修为,本来不是那些魔兽的对手,可…”

    陈青山眼中似闪烁一抹恐惧,很显然当日发生的事情,在他心底也留下了一些阴影。

    其实,自从归山,陈青山也曾想过将这金棍丢掉。

    可无论他将其丢至何处,第二日醒来,总能在枕畔看到它。

    最终,陈青山放弃了。

    况且这金棍只是在他生死存亡之际表现的有些邪异。

    寻常时候就是一件普通的灵宝,就连师尊都未看出端倪,想必其他人更难察觉。

    “原来如此。”

    凤如歌俏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灿烂。

    然后,她从怀里掏出一只乾坤袋,取出几枚丹药,递到陈青山手中,脸色莫名凝重了下来。

    “师弟,以往师姐教导你不许跟人争斗,其实是担心你会受伤!可这一次天池之争,是我们为第七峰和师尊争夺颜面的时候!我不想再被人瞧不起,更不想师尊再被人瞧不起!所以…”

    凤如歌深吸了口气,“让我们一起,为第七峰的荣光,拼尽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