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45章 我相信你
    “人,真不是你杀的?”

    凌霄喟然一叹,终于将目光放在了秦楚身上。

    而感觉到那一双深邃眼眸中流露的一丝期待,秦楚眼眶突然有些泛红。

    世人不信我,你却仍旧在问。

    凌霄圣子,你心底其实是相信楚儿的吧。

    “圣子,你若信我,今日我以死明志又何妨?魂海之中,牵扯师门辛秘,恕难从命!”

    秦楚语气铿锵,身形笔直。

    他不是怕死,他只是怕含冤而死。

    六位师尊是魔,他是大魔弟子,这是事实。

    可师尊们的伟愿,向来不是屠杀无辜,成就天地至尊。

    他们只是想打破这方世界的枷锁,还万物生灵真正的自由。

    他走出山村,历练是其一,还要做的,是为魔证名!

    “我信你。”

    凌霄突然点了点头,瞬间令整座山峰陷入了一片死寂。

    就连秦楚,眼眸中也闪过一抹呆滞震撼。

    “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信你,但是现在,你嫌疑最大,如果你信我,就封掉修为,随我回殿,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哪也不许去。”

    凌霄语气平静,一双眼眸中清光凛冽。

    此时他的身上,似有金光挥散,充斥整殿。

    渐渐的,秦楚眼中,只剩他一人。

    高大,伟岸,挺…拔,且俊逸无双。

    “你…真的相信我的话?”

    秦楚声音有些颤抖,眼睛里已经有雾气升腾。

    人生二十年,他只感动过两次。

    第一次,他沿街乞讨,行将饿死,是大师尊端来一碗羊肉汤,放在他面前,笑着说,吃吧。

    秦楚永远忘不了那一张冷峻的近乎无情的脸庞。

    他不是没见过修者,也不是没见过所谓的正道修士。

    可那些凡俗眼中高高在上的仙人,有几个真正关心凡人疾苦?

    他们在意的,是造化,是修为,是与天齐寿的仙道意志。

    可偏偏,救他的,是一个魔。

    世人口中,残忍嗜杀,无恶不作的大魔。

    从那一日起,秦楚就明白了,这世人对魔的误念极深。

    可他无能为力,因为他是一个弱小的,卑微的,连生命都被别人拿捏在手中的蝼蚁。

    他哭着吃完了那碗羊肉汤,连葱花都没剩下。

    然后,他把碗还给大魔,磕了九个响头,转身想要离开。

    可,温如玉却问他一句,愿不愿意跟他修炼。

    秦楚哭了,嚎啕大哭,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直到力竭昏迷,再无一丝知觉。

    等他醒来,已在山村之中,六位师尊对他极好。

    他也渐渐知晓,师尊们有个大敌,乃是圣州第一人。

    而师尊们住在山村,看似洒脱自在,又何尝不是一种…逼不得已。

    秦楚发誓,终有一日,他会完成师尊们的宏愿,还他们自由,还天地自由。

    而今日!!

    是他第二次在他人身上感觉到温暖,信任。

    他的情绪,开始控制不住地崩溃。

    与世皆敌,甚至就连那个与师尊有旧情的仙宗大长老,都要将他诛于手中。

    唯独凌霄公子,一人,信他。

    “滴,天命之子对反派心生感动,动情极深,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1000点,反派值10000点。”

    听到系统传来的提示音,凌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秦楚,不能死,他还需要用他打开六位大魔的心门。

    至于为何要在天池争夺之前算计他…当然是因为,自始至终凌霄都未曾想过叫他进入天池。

    因为,在那里,还有另外一场好戏上演。

    凤如歌,瞧你惊讶的样子,我就是喜欢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别急,很快,就叫你哭!!

    “圣子!!不要被他骗了!!他是魔!!真魔!!”

    风远扬眉头紧锁,他是答应过温如玉,会照料秦楚。

    可他想要照料的后辈,绝不是一个残忍嗜杀的魔头。

    秦楚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

    他是六魔故友,亦是仙玄宗大长老。

    放了此魔,如何向八部交代?!

    时间,确实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

    久在其位,再无自由。

    所思所想,亦是天下苍生,而非旧情旧义。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正道仙者吧。

    “哦?风长老如何认定他是魔?”

    凌霄眉头轻挑,有些诧异地看向那神色激动的风远扬。

    “我…这都人赃并获了,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当然,哪怕风远扬明知道秦楚身份,此时也不敢当面拆穿。

    只是,放魔归山,后患无穷啊!

    “太过巧合了,今夜我与八部少主论道,并邀请秦楚一同前往,他只要有点脑子,就不该在这个时间杀人,所以,多半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这件事我会查明真凶,给八部一个交代,大长老无需多言。”

    凌霄深深看了风远扬一眼,瞬间令他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相比于六位大魔,他对这位圣子的忌惮显然更深一些。

    得罪他,不值得。

    可,圣子!!

    你单纯!!

    你就没想过,他是预判了你的预判,方才在此时动手的?!

    “圣子…所言有理。”

    只是,凌霄既然放话找寻真魔,他再多言,反而显得无礼。

    最终,在众人疑惑复杂的目光中,凌霄当先迈步,朝着远处大殿方向而去。

    在其身后,秦楚手掌紧握,紧随其后。

    这世间寒冷如冰,唯独公子身旁温暖惬意。

    甚至!!

    此时秦楚已经有了与凌霄摊牌的念头。

    公子,我是魔,可我不是杀人的魔!!

    “有意思。”

    人群中,凤如歌看着那渐渐远走的两道身影,美眸中闪烁一抹深意。

    天命之子,果然各个倨傲狂妄,四处沾染因果。

    这秦楚身上,必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可偏偏凌霄还极力袒护。

    从风远扬的态度中,凤如歌已有猜测。

    八成这位大长老,是知道秦楚来历的。

    否则,凭他神帝威严,又怎会信口雌黄,一口咬定秦楚是魔?

    有意思。

    算算时间,她送去万鬼宗的信笺,应该也快到了吧?

    慈儿的身份,她已打探清楚。

    这少女姓古,大有来历!

    天池之争?

    呵呵,怕不是要成为屠魔大会了?

    当然,就算这一步她算错了,那魔教妖女并未对陈青山动情,对于凤如歌而言,亦没有丝毫损失。

    大不了,就慢慢喂毒呗。

    “不行,还是得回第七峰,再问问小师弟与那古慈儿相识的细节!若是天命,这两人一定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剧情才有可能生出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