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44章 不待也罢
    “滴,天命之子心生凉意,慌的一匹,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听到系统传来的提示音,大殿之外,凌霄眸光平静,甚至有些凝重。

    所以说,这修仙之人,隐世什么的无可厚非。

    可你偏偏要教导弟子一起隐世。

    没见过世面,不经历磨难,就算修为再高,又能在这仙途中活过几章?

    翻开九天历史,你会发现,这漫漫仙途,只有两字,吃人。

    “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一众南疆天骄面面相觑,尤其是此时殿中翻涌的魔气,更是令人心底无端感觉一丝恐惧。

    “嗡。”

    虚空之上,涟漪泛起,月华波荡,有强大的气息降临。

    仙玄宗主,大长老风远扬等人从天而降,皱眉看着眼前大殿。

    以他们的神魂层次,很轻易地就感觉到了其中的一道生机波动。

    而看这魔气的浓郁程度,此人的身份…好像连猜都不用猜了?

    “轰!”

    凌霄一步踏出,周身雷光璀璨,凭空幻化成印,朝着那笼罩在殿中的阵棋怒印而去。

    只是,此时他不曾动用全力,这阵旗又是绝品道器,因此这一印,竟只令其颤抖一瞬,转而又化做平静。

    淦!

    好一尊,遮掩气息行踪的至宝!!

    至于那魔气是如何溢出的,此时倒也无人在意了。

    这场局,凌霄早已布置。

    眼前的种种巧合,也不过是他精心设计过的。

    早在他邀请八部少主之时,便派人守在了秦楚行宫之外,故意将时间掌控的恰到好处。

    凌霄本体杀人,道体率众前来,别说秦楚一个初入仙途的愣头青,怕就算是仙宗长老,今日也不得不入此棋局。

    这叫什么?

    请君入瓮,我好…翁中捉魔!

    “别出手别出手!自己人!!”

    秦楚惊呼一声,主动撤下阵旗,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此时他的脸上有困惑,有不甘,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难言的惶恐。

    好像是,人赃并获了?

    你说,我跟他们说,我也是来诛魔的,他们会不会相信我?

    “秦公子?!”

    凌霄脚步停滞,脸上分明带了一抹浓郁的诧异。

    “凌…凌霄圣子!!”

    秦楚身躯一颤,狠狠咽了口口水。

    尤其是此时凌霄眼底的那抹失望,更是令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委屈。

    从初见时,秦楚对凌霄剑道造诣的钦佩,到后者出手,碾压一部天骄,替他解围。

    在秦楚眼中,这位圣子虽地位崇高,可品行才是真正打动他的关键。

    从小,秦楚就憧憬六位师尊的情谊。

    他此番出世,诸位师尊也曾告诫,多寻些意气相投的知己,这条仙途方才不至于太过寂寥。

    可,知己我找到了,本来我是想在天池之争中大放光彩,得到站在他身旁的资格。

    可怎么,我今夜就想诛个魔,却知己与造化皆失了的感觉?

    “真的是你吗?”

    凌霄怅然若失,眉宇间有些淡淡的哀伤。

    此时他的目光,并未在秦楚身上,反而看向大殿上空。

    可就是这般姿态,令秦楚心底更痛了!

    我本已获得凌霄公子正眼相看的认可,可现在…

    “滴!天命之子心神震颤,痛苦不堪,恭喜宿主获得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圣子!真的不是我…”

    秦楚的声音里,充斥悲凉,只是眸光却异常的坚毅。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凌霄公子,世人可以不信我,你不能!!

    “不是你?!秦楚,此地就你一人,成云少主惨死,不是你,难不成是他自己将自己砍成了泥?”

    有仙玄宗弟子怒喝出声,神情激愤。

    这几日,众南疆天骄被这魔弄的心神不宁,惶惶不安。

    如今好不容易人赃并获,他居然还在狡辩!

    “不是我!!我是看到那魔进殿,方才跟过来想要拖他片刻的!!”

    秦楚手掌紧握,此时他的身影在空旷的大殿中显得格外孤独。

    虽然这样的说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可,他就是不想叫…凌霄公子失望!!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跑到殿中,魔没了,你恰巧被我们堵住了?那秦楚,你方才布置的那道阵法又是怎么回事?若是此阵不为困魔,你困空气呢。”

    “就是!看来倒是我们小瞧你了,你看你这一身行头,皆是绝品道器,怪不得八部少主打不过你,你就算用灵宝砸,也能将人给砸死了吧。”

    众人冷声讥讽,唯独凌霄始终不发一言,只是神色冰冷地看着地上的血迹。。

    “秦楚,不用狡辩了,你就是魔!”

    人群之中,风远扬突然踏前一步,眸光冰冷地看向殿中少年。

    相比于其他仙宗强者,从一开始,他便知晓秦楚的真实身份。

    六魔弟子,且不说他心性如何,就单单这个身份,就足够他举世不容。

    “我…”

    秦楚狠狠咬牙,他是魔!!

    他从来不想狡辩,可人不是我杀的,我就算死,也绝对不会背负这等污蔑。

    “人不是我杀的,既然今日你们非要将罪孽推到我身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可让我乖乖受死,绝无可能。”

    “如果人真不是你杀的,那你就敞开魂海,叫我们查探一番。”

    风远扬轻叹了口气,诛杀秦楚,仙玄宗必然会受到六魔仇视。

    况且,六魔于他有救命之恩,哪怕秦楚做的再过分,他也该将他交由六人处置。

    如果,这就是六魔想要的弟子,残忍狠辣,滥杀无辜,他风远扬必要与六人割袍断义。

    可如果六魔未变,这秦楚定难逃一死。

    我能怎么办?

    我总不能当着圣子、宗主的面,告诉他们,我与这货的六位大魔师尊是好哥们吧?

    淦!

    恐怕此事一旦泄露,他怕就不是在劫难逃了,在想死都难!

    对魔,圣教向来是…宁杀错,不放过的,更何况是一位打入了仙宗内部的魔道同伙?

    “大长老!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咬定此事是我所为,但敞开魂海,世间无人能受此辱,今日我秦楚把话放在这,若我大难不死,辱我者,我必杀之。”

    秦楚深吸了口气,手中仙葫之上,剑气三千,将空间切割粉碎。

    在其身后,一尊仙影凭空浮现,周身似有龙象浮沉,神阙现世,大鹤腾空。

    显然,秦楚此时已做好拼死的准备。

    仙宗强者不分黑白,这仙玄宗,不待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