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42章 人生赢家
    “呵呵呵,公子真会说笑呢!”

    凤如歌端起茶壶,为凌霄斟满茶水,“您要是魔,这天下不就成了魔的天下?至于我…若是能悄无声息地诛杀两部少主,怕也不会在这第七峰做个默默无闻的小弟子了。”

    “如歌现在的修为,应该在神侯三品境界吧?而且,还是世间绝毒。”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玩味,而凤如歌端壶的手,瞬间轻颤了一瞬。

    此时她似乎有些犹豫了,到底该不该算计这位圣教圣子?

    为何在他面前,她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而且!

    这位圣子的性情,实在是令人有些抓摸不透。

    以往凤如歌见过的人,只需接触几次,就能大概猜到他的脾气性格,处事之道。

    可眼前的凌霄,着实是叫她摸不着头脑。

    有时候,他是身负道义,守护苍生,斩妖除魔的正道之光。

    可有时候…他的一言一行又离经叛道,杀伐果决,喜怒无常。

    第一次,凤如歌对一个同辈生出了由衷的好奇以及…忌惮。

    “公子还真是慧眼如炬,不错,我的修为在神侯三品,可绝毒从何说起?”

    凤如歌放下茶壶,黛眉轻簇,有些好奇地看向凌霄,“公子怎么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怪叫人害怕的。”

    “我圣教有一门望气之术,可观人修为,至于绝毒,呵呵,世间最毒为美色,以如歌的姿容,我说你是绝毒,并不过分吧?”

    凌霄淡然一笑,眸光温和,瞬间打消了凤如歌的疑虑。

    “呵呵呵呵,公子还真是…很会撩呢,那公子觉得,什么是魔?”

    “魔,随心所欲,肆意而为,爱憎分明,敢为心中执念,与世为敌。”

    “嗯?”

    闻言,凤如歌眼眸微凝,脸上疑惑愈浓。

    怎么听起来,这圣教圣子对魔…似乎并不憎恶?

    反而有些欣赏之意?

    “既然如此,公子为何要诛魔?”

    “我诛的魔,是为祸世间的邪魔,而非…妖魔。”

    凌霄别有深意地看了凤如歌一眼,起身朝着院外行去,“还有两日便是天池争夺了,如歌,希望你不要叫我失望。”

    “公子…”

    凤如歌眉头轻皱,不要叫他失望?

    那他,又在期待什么?

    仙玄山巅,风远扬负手而立。

    在其身后的地方,秦楚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位仙宗大长老。

    “不知长老叫我来此所为何事?”

    说实话,这三日时间,对于秦楚而言同样煎熬。

    整座仙玄宗,皆在议论魔。

    说的就好像,这世间所有恶事,都是魔所为似的。

    身为六魔弟子,他心中自然愤懑。

    毕竟,事情又不是他做的,就算这仙玄宗中还隐藏着其他魔道中人,但他们也不该以偏概全,羞辱世间所有魔啊。

    当然,秦楚虽然心性单纯,但又不是傻。

    这等关头,他若是暴露了魔身,怕是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就会被这群正道中人挥剑给诛了。

    而若想为魔证名,他要做的,是努力修行,屹立天巅,行侠仗义,守护苍生!

    我,秦楚,此生定要做一位受世人敬仰的好魔!!

    “所为何事?”

    风远扬眸中闪烁一缕杀意,找你何事你他…自己心底没点A数么?

    别人不知你身份,我是知道的。

    你跟我装犊子呢!

    若非当初你六位师尊救过我性命,你以为你凭什么还活着?

    不论,秦楚与那八部少主有何仇怨,他杀人的手段,都太过血腥残忍了。

    风远扬崇拜的,是魔的洒脱,可他实在没想到,六魔弟子竟是一个如此心狠手辣之辈。

    魔,剑道,轻而易举地诛杀同辈。

    如今上山的天骄妖孽,同时符合这个条件的,似乎只有秦楚与凌霄。

    可后者乃是圣教圣子,他想杀人,至于这般遮掩吗?

    所以,在风远扬看来,这杀人的魔,就是眼前的秦楚!!

    什么?你说不是你?

    那怎么你没来之前,仙玄宗平安无事。

    你一来,仙玄宗就出现了魔踪?

    不是你,难不成是凌霄圣子?

    “收手吧,在我还念及旧情之前。”

    风远扬轻叹了口气,眸光有些莫名的沧桑。

    果然,时间是这世上最玄妙的东西。

    它能叫人看清人心,亦能…改变初心。

    “前辈什么意思?晚辈听不懂。”

    秦楚皱着眉头,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仙宗大长老。

    这老头,怎么有些莫名其妙的?

    “我不管你与八部少主有什么仇怨,也不知道你这次出世是为着什么,如果你再敢在仙玄宗杀人,我会亲手将你诛杀。”

    风远扬转身,朝着山下方向行去,留秦楚一人站在风中凌乱。

    我…淦?

    我没杀人啊!

    这老头,凭什么认定是我杀了人?

    念及旧情?

    难不成,他与师尊们相识?

    古林之前,凌霄隐匿身形,冷眼看着远处的少年。

    之前他已在秦楚身上布置手段,本意是为了找寻那六魔隐居之处。

    可方才,他察觉到秦楚深夜来到山巅,想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毕竟,如今仙玄宗魔踪四起,这个时间,所有南疆天骄多躲在殿中以防不测。

    他只是没想到,那仙宗大长老竟如此轻易地将锅扣在了秦楚头上。

    而且,从他的话里,凌霄能够听出,此人必是与六魔相识的。

    妙啊。

    秦楚,看来这锅,你不背都难了。

    两日时间,眨眼即过。

    而在这两日之中,仙玄宗陆续有南疆妖孽降临。

    仙楼异兽从天而降,携带无尽灵韵。

    天池之争,乃南疆第一盛事。

    据说这天池乃是沟通南疆灵脉之所在。

    池中灵液,过百年而积满一次,因此,这天池造化百年一现。

    而上一次天池现世,共有九名海族天骄,一名人族天骄进入其中淬炼体质,吞纳灵气。

    最终,十人修为皆突破一境,举世震惊。

    入夜,月凉如水。

    无尽月华从天洒落,将山中古林映衬的如同妖魔,狰狞,虬扎,看上去极为骇人。

    只是此时,凌霄寝殿,却灯火辉煌,行人络绎,一副热闹之景。

    圣教圣子驾临南疆,对于八部、南疆天骄而言,堪称无上荣幸。

    明日一早,便是天池争夺,身为圣子,自当发表一番感言,鼓舞人心,作出表率。

    拉拢人心嘛,权者游戏。

    只见此时,大殿之上,凌霄斜躺在金椅上,面色温和。

    在其身旁,寒清秋、花花一人端酒,一人捏着灵果,一颗一颗地递到凌霄口中。

    见此一幕,无数南疆天骄眼中皆带着一抹艳羡之色。

    什么叫人生赢家?!

    权势在手,美人在旁,无敌一辈还…相貌无双!

    淦!

    凌霄圣子,我愿称你为…当世最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