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41章 邪魔是谁
    “圣子大人,您找我?”

    大殿之中,一位身着长袍的仙玄宗弟子躬身朝着凌霄拜下,脸上带着一抹疑惑惊喜。

    以他的身份,莫说被圣子单独召见,就算多看一眼,都是无上尊容。

    就,挺突然的,这仙宗弟子突然有种一步登天的感觉。

    难不成,我的仙途才刚刚开始?

    “你叫什么名字?算了,太麻烦了。”

    凌霄眸光清冽,旋即又摇了摇头,走到那青年身旁,眼中魂光陡然大盛。

    “我…”

    仙宗弟子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身体一轻,生命仿佛在此时得到了升华。

    “八部少主,先从谁开始杀呢,算了,点兵点将,点到谁…谁死。”

    凌霄随手将那弟子尸体丢进域界之中,脑海中一股驳杂的记忆画面闪掠,最终定格在了一张坚毅黝黑的脸庞上。

    “就你吧,雨旬部少主,雨泽?谁叫你…脸黑呢。”

    凌霄眼中闪烁一抹邪异,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仙玄古宗,月色凉薄。

    古木林海之间,有一股灵韵悄然荡漾。

    只是此时,在那月华之下,一道身影隐于暗中,轻易地避开了守山弟子,出现在了后山一处行宫之前。

    如今能来这仙玄宗的,绝大多数都是南疆赫赫有名的天骄妖孽。

    其中以八部少主为首,各个英勇。

    可,无论是天骄妖孽,还是古部少主,与凌霄相比,皆是不值一提。

    “雨泽少主可在?”

    凌霄站在大殿之前,脸上仙霞遮掩,语气极为平静。

    “何人在殿外?”

    很快,殿中传来一道雄浑声音,紧接着,殿门大开,一道赤裸着上身的强壮少年皱眉走出。

    下一刹,他的脸上陡然扬起一抹诧异。

    “是…圣子大人?不知圣子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神将九品,毫无气运。”

    凌霄心底暗叹了口气,只是眼眸中却有血月浮沉。

    只一瞬,那雨泽脸上的神色就彻底呆滞了下来。

    然后,紧跟在凌霄身后,朝着殿中走去。

    魔道中人,虽未必像世人想象的那般残忍。

    但既是布局,凌霄所要做的,自然是叫人相信,人是魔杀的。

    所以,当凌霄身影走出大殿时,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已弥漫了整殿。

    只见此时,在那殿中地板上,雨泽浑身是血,身首异处。

    就连四肢,皆被利刃整齐切下,摆于一旁。

    而其身上皮肤,更是没有一处完整,那般模样,简直惨无人道。

    这般杀人的手段,怎么看都不像是正派之人所为。

    仙玄宗,有魔!!

    “少主!!!”

    翌日清晨,仙玄古山上,突然传来一道凄厉悲呼。

    整个仙玄宗,有无数强大的气息从空落来,将那雨泽寝殿层层包裹。

    凌霄身影走出大殿,仰头看着青天朗日,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笑意。

    棋局开始,而他要做的,即是那匡扶正义,立志除魔的正道翘楚。

    至于最后,这魔是秦楚还是凤如歌,还要看这两人究竟…谁的用处更大一些。

    “发生什么事情了?”

    凌霄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大殿之前。

    在其身后,寒清秋与花花紧紧跟随。

    “圣子!您来了。”

    仙玄宗主微微躬身,别有深意地看了花花一眼。

    从当日凌霄驾临,他就在这少女身上感觉到了一缕妖气。

    很明显,这个外表看来英姿飒爽的少女,是头妖兽化形。

    当然了,若是以往有化形妖兽上山,他必然会盘问清楚甚至…一举诛杀。

    可,人家是跟着圣子的。

    说不定是个坐骑或者…宠物呢!

    “出什么事了?”

    凌霄皱眉,眸中有些诧异。

    “圣子…雨旬部的少主…昨夜被杀了!”

    仙玄宗主轻叹了口气,神色极其严肃。

    废话,能不严肃吗!

    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手段如此残忍,这不是打了他的脸面么?

    况且如今,圣子就在山上,这不明摆着告诉圣子,他赫连山…无能么?

    “什么!何人所为?!”

    凌霄眼眸微凝,抬脚走入大殿,看着那流淌了一地的血渍,脚步悄然一颤。

    “好残忍的手段!!”

    “圣子!我怀疑…我仙玄宗中,有魔潜伏!”

    到了此时,赫连山倒也不敢再遮掩什么。

    这杀人的手法,明显不是正道所为,必然是丧心病狂地邪魔。

    只是,他为何会杀雨泽,还有待印证。

    能够悄无声息地抹除一位神将九品的古部少主,这魔的修为,定已超脱神侯甚至更高。

    “有魔?!”

    闻言,殿中诸人瞬间变了脸色。

    是什么魔有如此胆量,敢挑衅仙玄宗以及圣子威严?

    可,莫名的,风远扬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疑虑。

    这仙玄山上有魔,他是知道的。

    秦楚嘛!

    六位大魔联手教出的弟子,手段自然恐怖诡异,杀一个神将,问题不大。

    只是,不应该啊。

    六魔虽修炼魔功,行事肆意,却非心狠手辣之辈。

    否则当年他也不会改变对魔的看法,与六人同行了。

    “查!将所有与这位古部少主有仇的人,统统查一遍!我就不信,有魔能在仙玄山上来去自如。”

    凌霄冷哼一声,转头看向人群中的秦楚。

    却见此时,少年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该不该呢,到底该不该告诉圣子,其实魔…未必是坏人?

    最起码,我的六位师尊,就是肆意洒脱,心地善良之辈啊。

    而以凌霄圣子的品行眼界,应该不至于如此狭隘吧?

    或许,是妖所为呢?

    “是!”

    顿时间,仙玄宗乱做一团,所有年轻天骄多三五成群,聚集一处,显然是怕落单之后被魔所杀。

    一连三日,仙玄宗彻底笼罩在一层阴云之中。

    可就在众人渐渐放松了警惕,认为雨泽被杀或许是一场单纯的仇杀之时,又有古部少主被凌迟而死,全身竟密布了九百三十七道剑伤。

    如此一来,这杀人邪魔的身份又缩小了一些。

    这魔,是位剑道造诣恐怖的剑魔!!

    第七峰上。

    凌霄端坐石桌之前,轻抿着杯中茶水。

    在其身旁,凤如歌席地而坐,玉手拨弄着身前一根燃着的木柴。

    “公子觉得,那杀人的邪魔是谁?”

    此时她的眸光,清冽疑惑,显然心底也是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好说,这世间真魔,多隐匿身形,外表温顺,实在心计万千,这魔或许是我,也或许…是你。”

    凌霄放下茶杯,悠悠一叹,却是瞬间令凤如歌俏脸微凝,手中木柴应声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