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36章 如歌迷茫
    “不可能吧…不可能!那青禹肯定在最后关头跑路了。”

    山巅之上,凤如歌玉手紧握,俏脸上是一抹白日见鬼的骇然。

    天命之子施展底牌,结果被反派给诛了?

    这他…合理么?

    虽然此时,凤如歌未曾感觉到青禹的气息,可…

    按照她的猜测,那位天命之人八成是临死跑路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莫欺少年穷!

    没有压制,哪来的反转打脸?

    淦。

    没办法,凤如歌看的书本就不多,又多是无意间点开。

    所以大概未曾想到,这万千套路中,有种叫反派文的玩意儿!!

    “师姐…凌霄圣子好强啊。”

    陈青山站在凤如歌身旁,憨厚的脸庞上同样带着一抹骇然。

    “强有什么用,终究是要被人踩死的。”

    凤如歌摇了摇头,可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却见虚空之上,突然有一道黑影坠落而下。

    只是待她看到那黑影模样时,一张俏脸几乎瞬间呆滞了下来。

    我…淦?!

    竟然是…青禹!!!

    不!!

    应该说,是青禹的尸体!!!

    此时他的身上,早已没有半分生机波动。

    就连丹海,都似被利刃切割而开,露出一处血洞,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一刻,凤如歌身心俱颤,双眼发黑,险些昏倒在地上。

    不应该啊!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青禹,怎么会死?

    天命之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死在一个反派手里。

    “滴,恭喜宿主使用气运掠夺符成功。”

    “滴,恭喜宿主诛杀天命之子,获得额外奖励:天命铸造值2%,道则圆满机会一次,戮神战阵(七品战阵),易经洗髓丹(七品灵丹)。”

    金光弥漫之处,凌霄神色平静,低头看着手中的一枚古老石符,心底似有沉吟。

    这枚石符,乃是从青禹丹海中挖出,看似普通无奇,却独有一份仙韵。

    很明显,这应该就是他能与天地融为一体,本身携带一缕天地大势的原因。

    而且,此时凌霄能够感觉到,那一道天鳄残魂,就隐藏在这枚石符之中。

    有意思。

    凌霄莞尔一笑,将石符收入乾坤戒中,脚步迈出,出现在了山巅之上。

    此时的第七峰,依旧沉浸在一片震撼之中。

    就连虚云子,眼眸中也闪烁一抹浓郁的诧异。

    上古天鳄,哪怕只剩一缕残魂,可那份凶威,也根本不是寻常神王强者所能抗衡。

    可…凌霄圣子竟只出了一刀,平平无奇的一刀,就将那妖影斩成了虚无?

    圣教圣子,不愧是你,无敌于世。

    就冲这份战力,整个圣州人族年轻一辈,应该无人是其对手了吧?

    “怎么会…怎么可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颜值逆改天机?”

    凤如歌神色迷茫,心中一些坚持似有些崩碎的迹象。

    你以为我为什么苟在仙玄山十年之久,本身就是天毒圣体,还要连喝水都先试试有没有毒?

    我不就是害怕这反派的设定,莫名其妙,出其不意地就陨了么?

    可今日她所看到的一切,似乎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无论是青禹出招的顺序,隐藏的底牌以及身世背景,都是妥妥的天命无疑。

    而凌霄,自负高傲,出世即巅峰,又因为女人与天命之子产生矛盾,怎么看都像是个反派小高朝。

    可剧情,怎么就不对劲了呢?

    难不成,这凌霄看似反派,实则也是一位天命之人?

    这方世界,本就非传统意义上的只有一位天命。

    这一点,凤如歌已从陈青山身上推测出来了。

    所以,凌霄…会不会是一种她不曾了解的未知天命?!

    大争之势,妖孽辈出。

    所谓大争,争的是什么?

    当然是天地气运,最终成王者,铸就天命身份!

    这一刻,凤如歌似有所悟!

    这凌霄真的好坏好残忍,可…真他mua帅!

    我可不是故意说错的,就是想mua~mua~

    “如歌姑娘,你怎么了?”

    直到身前传来一道温和声音,凤如歌脸上的呆滞方才消散而去。

    尤其是此时眼前那一张英俊出尘的仙颜,更是令她心底悄然荡起一层涟漪。

    不论,凌霄究竟是何身份。

    总归她是反派设定无疑了,体质摆在那。

    所以,一旦她暴露了,恐怕这位圣教圣子必然会替天下诛她。

    毕竟,凤如歌查看古籍,曾在书中见过,圣州历史中出现过一位天毒女。

    她虽不曾祸乱世人,可下场,却是相当的凄惨。

    换句话说,这类体质一旦现世,无人会管你心性如何,是否为邪,都会…杀之以防万一。

    如今她已与凌霄有了交集,产生了因果。

    恐怕,再多牵扯,必然没什么好下场!!

    等什么,撤!!

    “呵呵,今日多谢公子,如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话落,凤如歌强忍着心中贪念,甚至不敢再看凌霄一眼,转身就欲离开。

    “如歌姑娘,我帮你杀了仇人,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见状,凌霄神色温婉,周身自有一股仙意流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凤如歌脚步微滞,俏脸上竟莫名扬起一抹红晕,只是转瞬又愤恨了鄙夷了自己一番。

    凤如歌啊凤如歌,你就这点狗出息么?

    看到绝世俏公子,就完全把持不住自己了?

    满脑子除了馋,就没有其他东西啦?

    你是反派啊!!

    你要坚持本心,不沾因果,才能活的长久!!

    当然了,若非凤如歌体质实在特殊,再馋也吃不到,怕是这会儿…

    等等。

    谁说这凌霄一定是天命之子,还有,说不定这方世界设定特殊,天命之子也能诛呢?

    要不,试试?

    顺便…解解馋?

    “呵呵,坐坐,当然要坐坐!公子请。”

    凤如歌看了虚云子一眼,最终迎着凌霄朝着她寝殿方向行去。

    山道之上,众人看着那已经凉透了的青禹,眼眸中皆带着一抹讥讽。

    哼,让你当着凌霄圣子的面儿装逼,这下子凉了吧。

    唯独秦楚,手掌紧握,神色虔诚。

    这就是,圣州真正的妖孽啊。

    哪怕那青禹战力恐怖,底牌层出,但最终依旧不敌公子一刀。

    甚至!!

    自始至终,公子都未曾施展真正的底牌!

    绝世剑修,用刀杀人,这是何等的骄傲?

    在秦楚看来,那青禹根本配不上公子出剑啊。

    “凌霄公子,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领略你真正的剑道!我可不是要挑衅你,我只是很想…与你有一番剑道交流!”

    秦楚轻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山下行去。

    原本,他对那一道天池造化也并非真的在意。

    大师尊说了,他来只是历练,万不得已绝不可施展所修魔功!

    可现在,就很莫名的,秦楚迫切地想要与这南疆天骄们战一战。

    就是那种,毫无保留的!!碾压!!!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为了装逼。

    我只是很想叫凌霄公子看到自己,正视自己,爱…不对,认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