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33章 惊天之战
    “凌霄,我承认你很强。”

    青禹立于虚空,整个人的气势,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这种极其玄妙的感觉,令得山间众人眼中的讥讽渐渐凝固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青禹如今的实力,堪称恐怖。

    甚至放眼南疆,也绝对称得上妖孽二字。

    可,对于凌霄,他们又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尤其是此时圣子脸上的淡然,更是有几分绝世之意。

    大概,在圣子眼中,蝼蚁的强弱,根本毫无意义吧。

    “可,你越强,反而令我越兴奋,我已许久未曾遇到敌手,而你…将是我的一次历练。”

    青禹眼中,渐渐荡漾起一抹骇人的战意。

    就连他身上的气息,都随着这等战意逐渐升腾。

    不得不说,天命之子,心性坚韧,遇强更强。

    若是换做常人,被凌霄两指破去攻势,说不定早就心生畏惧,掉头逃窜了。

    可他,却将这样的挫败,当成一种历练。

    这逼让你装的,都快无形了。

    “今日,我将用你生命,铸我仙途辽阔。”

    “嗡!”

    伴随着青禹话音落下,他的身上,突然有一股恐怖的威势蔓延而开。

    整座第七峰,有灵漩浮现天际。

    如同通往另一界的仙门,衍化万千神象。

    而青禹的身影,亦在那灵漩坠落的瞬间,凭空幻化百丈巨形。

    无穷道意尽汇一身,举手投足间,都似蕴含天地之势。

    很明显,面对凌霄这位圣教圣子,青禹出手便是至强攻势。

    “功法么?不像,可又非神体道则…”

    凌霄眼眸微凝,并非是因为青禹展露的可怕天赋。

    再强的天骄,如今在他眼中也如蝼蚁。

    只是这青禹的金手指到底是什么,他到现在都不曾看清。

    纳天地灵韵于一身,难道这家伙的丹海,有故事?

    “轰!”

    青禹一步踏出,脚下虚空尽数崩碎。

    然后,一戟从天砸落,仿佛大岳崩陨,神山天降,朝着凌霄头顶镇压而去。

    天地间,忽有雷音响彻,又如大吕自耳畔震荡。

    所有人只感觉体内血气翻滚,灵力浮沉,隐隐间竟有种窒息压抑之感。

    无尽道意汇聚成海,在那一戟之下衍化天象。

    其中似有星海沉沦,大妖陨落,日月无光。

    每一缕威势,都堪称浩瀚恐怖。

    “不错,可…还是太弱。”

    凌霄淡然一笑,身外突然有道纹显化。

    万千霞光冲霄而起,其中雷日、神木、汪洋、烈焰凝而为印,迎着那神戟轰然落下。

    灭世道则,乃是超脱九天之外的至强大道。

    其中蕴含的寂灭之意,就连神帝强者也不敢争锋。

    三千大道,尽融一道。

    一道出,万道碎,诸世成空。

    唯我意志,亘古不灭。

    我说,这世间有光有暗,一切自当轮回初始。

    六道,也不过于我一念之间。

    日月,亦不敌我眸光所掠。

    “轰!”

    神戟与道印轰然碰撞,天地瞬间荡漾起万千涟漪。

    成片成片的虚空如镜破碎,周围百里之地,山林顷刻化为灰烬。

    哪怕是秦楚、凤如歌这等天命之人,此时身上也是绽放出绚烂灵光,方才将那余威堪堪抵挡。

    可即便如此,众人的身影依旧是倒退出数十丈距离,不少弟子嘴角更是有鲜血洒落。

    这年头,看个热闹这么难么?

    动不动就被震的口吐鲜血?

    无数人影纷纷远退,朝着山脚方向急速掠去。

    再不走,怕是待会儿就要被活活给震死了。

    我们龙套没有脑子的么,围观吐十遍鲜血却偏偏坚持看完?

    “扑哧。”

    虚空中,突然传来一道鲜血喷洒的声音。

    凤如歌美眸阴沉,紧紧盯着那灵威浩荡之处。

    下一刹,她的脸上陡然闪过一抹诧异。

    只见此时,青禹身影早已退出数丈,脸色苍白,就连那握戟的手,都似在轻轻颤抖。

    而在其身前,凌霄一身白衣,负手而立,云淡风轻。

    仿佛这天地荡起的神威,根本无法近他一指。

    睥睨天地,出尘绝世,说的就是这般姿态吧?

    凤如歌轻叹一声,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意。

    无论,这凌霄如何强横,他的下场都是注定的。

    如今的风光,也不过是一种铺垫。

    站的越高,被踩下时才会越凄惨,越爽快。

    反派,能有什么好下场?

    突然间,凤如歌竟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换你接我一指试试。”

    凌霄眸光清冽,看着那矗立天际的少年,双指伸出,轻轻划落。

    “嗡。”

    一缕清光,悠然凝现。

    万千剑意冲天而起,洞穿苍宇,错乱青天。

    然后,整片虚空整齐地被切割而开,剑光悠然,朝着青禹轰然斩下。

    “该死。”

    青禹神色大变,尤其是感觉到那剑辉中蕴含的恐怖道意,一张脸庞更是再无一丝血色。

    只是那剑意凛冽,快如白驹,他根本没有丝毫闪避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怒喝一声,“荒天古碑,镇!”

    天际之上,有碑浮腾,迷雾遮掩。

    万道神光刺破云霞,将天空照映的如星河璀璨。

    只见在那星河尽头,一尊黑色石碑静静矗立,仿佛亘古存在。

    其上,并不见一丝大道纹路,亦没有半分神异仙光。

    只有一种…历尽尘世的古老。

    可自它浮现虚空的一刹,凌霄只感觉一股天地之势,从头顶压来,竟莫名带着几分…沉重。

    底牌么?

    凌霄仰头,看着那一尊黑色古碑,脸上并不见半分波澜。

    天命之子,底牌层出不穷。

    这古碑品阶,一看便已超脱了道器范畴。

    只是,再强横的灵宝,也分在谁手中。

    青禹的实力,终归只在神侯一品境界,不论神魂、肉身、灵力,都跟凌霄相差甚远。

    所以,当那古碑从天而降,朝着那剑芒镇压之时,空间中,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摩擦声。

    古碑化山,颠倒天地,以逆转阴阳之势,将那一缕清光笼罩。

    只是!!

    就在众人以为,那剑光不再,神威尽散之时。

    天地间,突然有嘹亮剑吟响彻九霄。

    层层清光破开神影,携无匹之势,斩破神雾,破灭寰宇。

    如自九天垂落的仙古之剑,瞬息崩碎神山虚影,朝着青禹当头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