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31章 我来救美
    “我…”

    听到陈青山的声音,凤如歌俏脸上的愤怒瞬间凝固了下来。

    这都不死?!

    直到林中烟尘散去,那一道浑身浴血的身影方才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只见此时,陈青山身上的衣衫早已碎裂,露出一身壮硕却不突兀的肌肉。

    这些年,他在第七峰只做了两件事。

    一件是砍树,另外一件,是替师姐试验新产品。

    嗯,好像是这个词语。

    反正就是师姐炼制的各种奇奇怪怪的机关、丹药,都要在他身上试验一番。

    甚至若非他本就是天命之身,怕不用别人动手,坟上的青草至少得一米高了。

    “天命,太可怕了…这样都死不了。”

    莫名的,凤如歌的脸色愈发苍白了。

    原本她虽然对天命主角这四字忌讳颇多,但如今看来,她还是低估了这些天命之人的恐怖。

    不过从这件事上,她更加确定了,小师弟必然也是天命之身。

    否则解释不通啊。

    一个玄清蝼蚁,硬扛一位神侯强者的全力一击不死?

    这要是换成任何一个龙套,怕是连屎都砸出来了!

    “嗯?”

    青禹的脸上同样带着一抹诧异。

    尤其是方才他手中道戟砸落在那根金棍上时,那一缕荡起的诡异涟漪,更是令他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惶恐。

    怪不得,凤如歌敢叫一个玄清之人与他交手。

    原来,这少年也藏有底牌。

    “凤如歌,他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快些与我一战吧。”

    青禹一手持戟,斜指向身前少女。

    灵威在那戟尖压抑成漩,这一刻,天地大势汇于他一人之身。

    陈青山虽然有些手段,但玄清层次的修为,实在没什么挑战。

    更何况,今日他要败的是凤如歌,他要用她的血,祭奠青阳部三百族人。

    “咳咳,青禹,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我本是兄妹,相煎何太急?不如这样吧,天池之争马上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我们在战台上公平一战。”

    凤如歌轻叹了口气,模样似有些落寞。

    按照一般剧情来说,这天命之人心底对于退婚的女子,其实是有一丝感情的。

    爱才会生恨嘛。

    至于什么公平一战,也不过是凤如歌的缓兵之计。

    拖,才会生变。

    这天池之争数百人参与,谁知道自己会不会遇到青禹。

    再说了,就算遇到,万众瞩目之下,我他…投了,你还能对我一个弱女子下杀手不成?

    能不动手,尽量还是不动手。

    嘴遁,才是一切遁术中最玄妙稳妥的一种啊。

    “天池之争,我不在乎,我来此处,只为诛你,凤如歌,你不战我,那我…便战你!”

    话落,青禹再没有给凤如歌张口的机会,一步迈出,身后自有法象天随。

    浩瀚的灵威轰然荡漾,如同宇宙灭世,爆发出刺目的神辉。

    青禹手中,黑戟凭空衍化百丈虚影,其上道纹明灭,如神龙腾空,悍然朝着凤如歌怒砸而去。

    凤如歌面色苍白,俏脸上是一抹愤懑的憋屈。

    没想到,她苟了这么久,最后还是没能逃脱这反派踏脚石的设定。

    倒不是说这一戟她接不下,只是无论她施展怎样的底牌,最终的命运都不会有丝毫改变。

    毕竟,没听过哪本书里说天命之子中途死在反派手里的。

    “哎,原以为避世就能活的久些…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被人给诛了。”

    凤如歌神色凄楚,面对这一戟,她避无可避,周身亦有一缕灵辉璀璨。

    只是!!

    就在她手中印法变幻,身上三十六张灵符齐齐散发神芒之时,却见眼前空间突然荡漾起一丝涟漪。

    “嗯?师尊?”

    凤如歌美眸微凝,心底终于轻松了口气。

    老东西,你终于舍得出手了!!

    可,等等,不像啊!

    只见在那虚空破碎之处,一道白衣仙影缓步踏出,虽只是一个背影,却有几分出尘绝世之意。

    凤如歌内心,无端波荡了一瞬。

    “英雄救美的小哥哥么…可…哎…你也只是剧本中的设定,怎知这剧情都是注定的结局,不过…能有一个帅气的小哥哥陪我去死,也不算白穿一场。”

    “嗡。”

    神戟天降,将青天崩碎成痕。

    一片片的空间裂隙蜿蜒百里,整座第七峰的上空,似有乌云垂落。

    青禹双手持戟,以开天之势,奋力砸下。

    无瑕神光荡漾,层层叠叠,每一道波纹里,都蕴含足以毁灭天地的威势。

    无尽的异象开始升腾,灼目的神辉将众人的视线阻拦。

    最终,一戟落下,天地俱寂。

    第七峰上,山风停滞,万籁无声。

    就连山林中的鸟兽,都仿佛被那余威震慑,不敢发出一丝的啼鸣。

    大地之上,裂痕如蛛网般崩碎而开,就连山道上的诸多弟子,此时都感觉心头一颤,嘴角莫名流落一缕血丝。

    “哎…”

    凤如歌摇头苦叹,眸光悲凉,“你是个好人。”

    虽然此时,她并未看到那白衣少年的长相,可…怕是永远也看不到了吧。

    青禹这一戟,比之之前砸向陈青山的那一道还要恐怖数倍。

    这次,应该是没什么意外了。

    否则凤如歌都要怀疑,这青禹究竟是不是天命之子了。

    “嗡。”

    只是!!

    就在众人心神震颤之时,在那烟尘弥漫之处,突然传来一声震耳嗡鸣。

    紧接着,一股浩瀚神威轰然荡漾,将那烟尘瞬间清散。

    然后!!

    所有人皆是一脸惊恐地看到,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身上似有仙韵横生。

    而他仅仅伸出两指,竟将那青禹破天的一戟,轻易阻拦了下来。

    虚空之上,青禹脸色同样有些呆滞。

    不应该啊。

    这一戟,他几乎施展了全力,本欲诛杀凤如歌,怎么可能…被人两指接下?

    而且,看这白衣少年的模样,年纪明显与自己相仿。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此时的凌霄,并未以仙霞遮掩容貌,那一张清俊仙颜,瞬间令整座第七峰陷入了沸腾。

    “哇!太帅了!那白衣公子也太man了吧?”

    “好俊逸的公子,这位公子的修为,怕是已超脱神侯一境了吧?”

    “少年神王?这怎么可能?我还没听说有人能在这个年纪踏入神王一境。”

    “你也是神侯,方才那一戟,你接的下么?”

    “我…接不下!”

    山道上,开始有骄女惊呼,骄子抚掌,显然已被眼前一幕彻底惊慑。

    “可,这道身影怎么有些眼熟?”

    只是旋即,又有人簇着眉头,语气疑惑地喃道。

    “是…凌霄圣子!是凌霄圣子啊!!”

    人群中,秦楚双手捂着嘴唇,浑身颤抖,眼眸中闪烁一抹浓郁的惊讶。

    那般模样,竟比身旁的诸多骄女都要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