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30章 我还没死
    “神侯境界?”

    凤如歌美眸中透露诧异,一品境界,以她现在的实力,倒也不是不能一战。

    只是…

    不能越级杀敌的天命,能叫天命么?

    别说她现在就是个神侯三品,就是神侯三十品,只要没超过这个境界,怕还是要被青禹诛掉的。

    其实,倒不是说这青禹真的战不了神王,只是前期这天命之子越级太多,后期就越容易崩。

    快节奏确实很爽,但是爽到一个点,就意兴阑珊了。

    懂吧?就是那个点。

    “凤如歌,今日,我们了却情缘,斩断恩怨。”

    青禹手中,突然浮现一柄黑色重戟。

    其上道纹遮掩,灵威澎湃,竟是一柄上品道器。

    “哼,青禹,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过凭你的实力,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青山小师弟,上。”

    凤如歌冷哼一声,身上自有道意流转,再配上她那一身空灵绝世的气质,倒是颇有几分强者意境。

    只是,此时凌霄嘴角却扬起一抹笑意。

    有意思,看来这位老乡,也没少看了小说啊。

    知道天命之子难以应对,所以索性就…不应对。

    此时对于凤如歌的气运由来,凌霄倒是有了一些猜测。

    恐怕这凤如歌之前,确实是青禹的青梅竹马。

    本该是陪伴他成长的天命女主。

    可偏偏,她被魂穿了。

    换句话说,退婚什么的,根本不是“凤如歌”的本意,八成是自己这位老乡的决断。

    如此,阴差阳错之下,方才有了眼前一幕。

    而且,看样子,如今的凤如歌,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也有气运傍身啊。

    所以说,没事你自己瞎改什么剧情,穿到谁身上,接受她的设定就完了呗。

    淦!

    “嗯?师姐?你…”

    说实话,此时的陈青山,着实是有些懵逼。

    这不符合师姐的脾性啊。

    按理说,以他对师姐的了解,这会儿多半是要寻个借口跑路了。

    可今日怎么一反常态,表露了战意?

    只是,你想战就战呗,这青禹确实狂妄自负,言语逼人。

    你为何让我上?

    师姐,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个废物吗?

    “怕什么!这里是第七峰,师尊在呢,你还怕被人诛了不成?”

    凤如歌黛眉轻簇,其实她心底也不确定,这两个天命之人干架,究竟会是什么结局。

    毕竟,以往她了解的剧情,一方世界顶多一位天命。

    就算还有,也多是异性,皆被天命之子收到身边去了。

    当然,不论待会儿结局如何,陈青山死不死的,跟她也没有半分关系。

    甚至,只要陈青山死了,说不定就能摆脱那位魔道少女的情缘,于她百利而无一害啊。

    “是!师姐!”

    陈青山咬了咬牙,拿出自己的那根赤金长棍,“这位…公子,不论你与我师姐有什么恩怨,我是不会允许你伤害她的。”

    “哼,那我倒要好好领教领教你们仙玄宗的道法了。”

    青禹一戟砸出,头顶似有一尊神影矗立。

    恐怖的大势,如同天地崩陨,汇于那一戟之上。

    此时他的眼眸中,似有神纹凝聚,周围天地间,突然有灵风呼啸,朝着青禹笼罩而去。

    “嗯?天地大势,自汇一身?这青禹,有点东西啊。”

    凌霄眼中闪烁一抹惊讶,天命之子他倒是见得多了。

    可就算领悟了道则之力的天命,也断然无法做到像青禹这般天象身随,举手抬足间,竟蕴含一缕本源大势。

    这种力量,倒是与凌霄魂海中的那一枚祖符有几分相似。

    有意思,有意思。

    “我…”

    陈青山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那崩天的一戟朝他落来,脸色早就苍白了下来。

    这比武切磋什么的,他见过。

    可这青禹明显是打算一戟将自己砸死呢。

    “师尊…救我!!“

    陈青山本能地举起手中的赤金长棍,整个人早已吓得双腿发颤,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

    “嗡。”

    诡异的金色灵纹悄然荡漾而开,其中蕴含一缕极致的金铁杀伐之意。

    凌霄魂海中,数道凶宝再度发出愉快的轻吟。

    就连那青禹手中的黑戟,此时竟也本能地散去了凶威。

    “轰!”

    可,即便如此,那黑戟本就重达千斤,又是被青禹奋力砸出。

    单凭这股蛮力,又岂是一个陈青山所能抗衡。

    “扑哧。”

    一道人影,瞬间倒飞而出,砸断数棵古树,方才重重地跌落在了地上。

    凌霄眼眸微凝,魂识散开,却发现在那烟尘弥漫之地,陈青山模样极其凄惨。

    此时他的双臂已经尽数碎裂,鲜血洒落一地。

    只是就在凌霄脚步迈出,欲要趁机将他一波带走之时,却发现那少年手中的赤金长棍在浸润了他的鲜血之后,开始散发出刺目的…血芒?

    与此同时,陈青山的伤势,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嗯?”

    凌霄脚步一窒,眼中似有些恍然。

    又是一位异宝流天命?

    虽然他也不知晓这根金棍到底是何材质,但很明显,能够如此迅速地令断臂重生,这件宝物的价值…或许就是陈青山气运的由来。

    他之所以并未着急出手,就是想弄清楚眼前这三位天命,究竟都是什么模版。

    知己知彼,才能对症下药嘛。

    至于他们会不会死,凌霄猜测,八成是死不了的。

    因为,他不允许。

    “青禹,你竟敢杀我师弟!!!你将我仙玄宗威严至于何地!!”

    凤如歌的怒喝声,瞬间响彻了整座山峰。

    此时她的身上,有灵光冲霄,俨然已经怒极。

    应该…死了吧?

    那一戟蕴含的威势,怕就算是她,也根本难以抗衡。

    陈青山连破妄境都未突破,这下子,怕是骨头都砸碎了!

    可…这一幕落在凌霄眼中,多少有些好笑。

    如果这凤如歌当真在意她这位师弟的性命,就不会令他战青禹。

    她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借此机会,给青禹扣上一个藐视仙宗的罪名,然后举仙玄宗整宗之力,将这位天命诛杀。

    好算计,够恶毒,我喜欢!

    只是,这凤如歌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她那个废物师弟,拥有一件能够恢复生机的至宝。

    所以,当凤如歌话音落下的瞬间,在那古林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师姐…我还没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