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29章 天命碰撞
    “哎,青禹堂兄,你这又是何苦?我早说过,我一心向道,并不想被儿女私情牵绊,方才退去婚约的…”

    凤如歌轻叹了口气,美眸中掺杂一缕哀伤。

    虽然这青禹身上,并无灵威波动,但天命之人,就算本身毫无修为,又怎么可能是她这种反派龙套能杀的。

    更何况,她看不出青禹的修为,并不代表,他没有修为。

    今日,他既敢走上第七峰,站在自己面前,就一定是…有所倚仗。

    当然,如果凤如歌知晓,其实她身上的气运比青禹要多,恐怕这些年也不会苟在山上,早就出门浪去了。

    可惜,她不知道。

    所以此时,她心里早已慌的一批。

    “退去婚约?”

    青禹摇摇了头,眸光渐渐柔和,“如歌,你自小父母早亡,是我青阳部、我父将你养在族中,待你如女。”

    “堂兄,你听我说…”

    “你离开部族,斩断与我族联系,甚至口头退去婚约,其实我都能理解。”

    青禹根本不给凤如歌开口的机会,眼眸闪烁一抹冷意。

    今日,他不仅要为族报仇,更要让这个女人身败名裂!!

    “呵呵,堂兄理解就好,堂兄吃了么?要不我亲自下厨炒两个小菜儿,咱喝一杯?”

    凤如歌讪笑一声,而古林之前,凌霄眼中却闪过一抹诧异。

    我…淦?

    这个语气,怎么听上去这么熟悉?

    而且,这少女,有点意思啊。

    按理说,这被退婚的女子,多半应该是个反派,身上毫无气运才对。

    可她身上那高达5000的气运是怎么回事?

    还有,人家都上门羞辱了,她该是这个态度?

    不是直接拔剑,战一战么?

    怎么就,炒俩菜,喝一气儿了?

    “可你不该…不该置我青阳部族人的生死于不顾啊。”

    青禹抬头,看向凤如歌,手中突然多出一张金纸。

    “今日我来,是想告诉你,凤如歌,不是你退了我的婚约,因为你没有资格,而是我青阳部少主青禹,主动撕毁婚约,退了与你的婚事!”

    话落,青禹周身突然有一股灵威澎湃,瞬间将那金纸震碎虚无。

    “这青禹也太能装了吧?”

    “人家早就退婚了,你又强行再退一次,有意思嘛。”

    “估计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追不上人家如歌师妹,故意装出一副牛逼的模样。”

    “是了!我看他方才看凤姑娘的眼神也很色嘛。”

    山道之上,众仙宗弟子,南疆天骄顿时讥讽出声。

    就连那心性单纯的秦楚,此时眼眸中也闪过一抹鄙夷之色。

    凤姑娘这么好看,能有什么坏心思。

    这青禹此举,确实显得狭隘了。

    俗世讲究,父母之言,媒妁之约。

    可我等修士,自由自在,心向大道,选择道侣,当然是从心而为。

    是谁规定,订了婚就退不得?

    简直迂腐!!陋习!!

    “发克!”

    凤如歌轻喝一声,却是令凌霄眼中最后一抹迟疑尽散。

    多么优美的外文。

    如果之前这凤如歌的举动,只能称得上是怪诞,那么这句口头禅,就算是彻底暴露了她的身份。

    凌霄实在没想到,在这异界之地,竟然遇到了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老乡。

    而且,看样子,这老乡穿越的模版,好像…颇为曲折啊。

    “堂兄!你说我见死不救,我如何见死不救了?”

    凤如歌心底轻叹了口气。

    这些年她一直在这仙玄宗过着半隐世的生活,从来不曾听闻山外之事。

    原本她还以为,这青禹并不在乎她退婚之事,这场风波,应该算是过去了。

    你装逼,我让你装,你装完了就走呗。

    可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蕴含着极大的怨恨似的。

    不愧是我,反派龙套。

    就是…不管我如何安稳,如何没有坏心思,这天道制裁,总是少不了的。

    “哼!五年之前,我青阳部遭遇魔门屠戮,我连发十道书信,求你念在往日恩情上,出手相助!可你堂堂仙玄宗弟子,南疆正道之首,竟对此不离不顾,害的我青阳部三百七十一位族人尽数身陨,凤如歌,你好狠的心!!”

    此时青禹眼中的杀意,已经极其明显。

    显然这一段记忆,于他而言,是一道心魔。

    “什么?!”

    闻言,凤如歌美眸微凝,心底却忍不住暗叹一声,造孽啊。

    别说五年之前,就算现在,她也从不查看外界信件,以免牵扯因果,招来祸患。

    可她实在没想到,即便如此,她还是摊上大祸了。

    恐怕此时,青禹心中最恨的,并非是屠灭青阳部的魔门,而是她这位见死不救,忘恩负义的堂妹吧!!

    如果她没有仙玄宗的背景,恐怕青禹也不至于如此痛恨自己。

    可偏偏自己乃是第七峰首徒,背后站着一位仙玄宗长老。

    在青禹看来,当时只要自己出手,青阳部大祸必然迎刃而解。

    我…

    反派这条路,果然艰难险阻,步步凶险。

    这就是所谓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堂兄,你听我说,当时我正在闭关,我最近才出关的,不信你问他…”

    打是不可能打的,部族被灭,身世凄楚,如今一朝出世,这青禹八成是要将自己踩在脚下了。

    天命之子,确认无疑。

    若非她身上被师尊留下印记,这会儿怕是早就掉头跑路了。

    我能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傻傻地像书里的反派那样,一言不合就拔剑作死了。

    化干戈为玉帛懂不懂?

    天命之子不是都心性善良吗?

    我跟他解释解释总行了吧?

    “师姐…我五年前还没上山…”

    陈青山犹豫片刻,方才小声嘀咕一句。

    “我…”

    凤如歌俏脸一窒,险些动手将这个小师弟拍死掌下。

    只是转念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位…好像也是个天命之人。

    如此,不如让他们两个碰一碰,看看能不能有所变数?

    就算!

    她判断有误,总归死的也是道友,不是她!

    “哼,青禹,你到底想要如何?”

    凤如歌深吸了口气,美眸已见平静。

    “你的命,是我青阳部给的,我到现在依旧忘不了当初父亲临死时的模样,五年了,我总是在梦里惊醒,凤如歌,你有罪,所以我要与你公平一战。”

    青禹身外,有一缕极凛冽的灵威涌荡。

    山林间,突然有凉风四起,原本晴朗的天空,莫名阴沉了下来。

    短短一刹,青禹身上的气息,竟达到了神侯层次。

    见此一幕,周围山道上,不少天骄的脸色都是陡然呆滞了下来。

    这青禹,不是个废物么?

    怎么消失了五年,出世就成了绝世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