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26章 梦鸢迷茫
    仙玄古宗,山顶金殿。

    凌霄端坐在大殿之上,在其身旁,花花与寒清秋安静而立。

    在其下首处,赫连山躬身一拜,“不知圣子此次驾临南疆,所为何事?”

    “听闻仙玄宗的天池即将现世,我倒是有些好奇。”

    凌霄端起身前清茶,轻轻抿了一口。

    “呵呵,以圣子仙姿,天池十人,当有圣子一席之地。”

    赫连山淡然一笑,在其身旁,众仙宗长老纷纷点头称是。

    “还有一件事…”

    凌霄放下茶杯,目光扫过众人,最终在那大长老风远扬身上略作停顿。

    “我自西疆而来,听闻有大魔联手海族,屠戮世人,欲要灭我圣教,诸位可曾听说,这南疆有大魔出世?”

    “什么?大魔联手海族?!”

    一瞬间,整座大殿中的气氛顷时压抑。

    无论是魔,还是海族,都是正道死敌。

    只是这南疆山岳众多,鱼龙混杂,有几个大魔隐匿倒也正常。

    尤其是风远扬,脸色更是悄然一凛,心底竟莫名有些不安。

    大魔?

    什么样的魔有资格与海族联手?

    放眼南疆,能够称得上大魔的,恐怕也就温如玉六人以及那几个魔门余孽。

    尤其是温如玉六人,修为皆在五品之上,甚至琴魔的实力足以抗衡仙玄宗主。

    只是…六魔怎么可能与海族联手屠戮世人?

    可,如果不是六魔,这秦楚出世的时间,是不是太过巧合了一些?

    “回圣子,近日南疆魔门万鬼山动作频繁,似乎有死灰复燃之势。”

    仙玄宗主沉吟片刻,方才开口道。

    “万鬼山?”

    凌霄眉头轻挑,嘴角笑意玩味。

    这南疆不愧是圣州最混乱的地方。

    与其余四疆相比,这里人、妖共居,本就是纷争不断。

    而海族霸占无尽海域,向来仇视圣教。

    单凭一个仙玄山,怕是很难震慑南疆妖邪。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大魔联手海族,似乎顺理成章了。

    “不错!万鬼山乃是由一群妖邪创立,其宗主本是三百年前赣天魔教的一位堂主,最猖狂时敢与我南疆八部正面抗衡,只是二十年前,由风远扬长老率领南疆正道将其剿灭,没想到…如今又有了死灰复燃的势头。”

    仙玄宗主轻叹了口气,他猜到圣子降临绝无可能只是为了天池造化。

    他只是没想到,这南疆的魔…竟然与海族联手了。

    屠戮西疆,为祸一方。

    如今圣子亲至,这方天地,怕是要彻底大乱了。

    “哦?风长老出手,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凌霄笑容玩味,愈发感觉这位风长老,不对劲啊。

    “万鬼山山主,修行法门极其阴邪,当初我修为刚刚迈入神帝七品,虽有众长老相助,却还是被他逃出生天。”

    风远扬神色不变,语气平静地道。

    对于圣教,他自然是没有半分好感。

    只是如今秦楚就在山上,原本他还打算今夜与这位大魔真传碰碰面,眼下看来…还是再等一等吧。

    不知为何,他总隐隐感觉到,这凌霄看他的眼神,有些深意。

    “哦,原来如此,无妨,如今我与第一神使亲至,就是为了诛杀这些为祸世间的真魔,独孤神使已至海域,追查海族强者,而我则负责人族,赫连宗主,还望你多多支持工作啊。”

    闻言,赫连山当即点了点头,“圣子放心,我仙玄宗向来以诛魔为己任,但凡发现魔踪,定斩不饶。”

    “定斩不饶?如此我就放心了。”

    凌霄淡然一笑,牵起寒清秋玉手,转身消失而去。

    而直到少年身影消失,赫连山心底方才轻松了口气,只是一双苍老眼眸中,却多少带了一丝深沉。

    原本,这仙玄宗主之位,他就并非真心想要。

    当初四大神使携神令降临,将他镇压。

    并言,南疆蛮族,多有异心。

    赫连山担心八部惨遭屠戮,方才立下道心誓言,一生镇守南疆,绝不会令此地动荡。

    如今圣子前来,若是发现魔踪,恐怕不仅是他,整个南疆都将承担圣教怒火。

    他死不死的,倒是并无牵绊。

    可,苍生何罪?

    域界之中。

    凌霄站在梦鸢身前,冷眼看着那神色早已平静下来的圣教圣女。

    一连几日,他都未曾现身,倒是令梦鸢心底无端生出一丝忐忑。

    “梦鸢圣女,我已至南疆,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我圣教第一神使就在此处,凌霄,你迟早会被诛杀。”

    梦鸢银牙紧咬,冷声喝道。

    “梦鸢圣女,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现在放你离开,除了神主,谁会相信你是圣教圣女?”

    凌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

    “你…”

    突然间,梦鸢愣住了。

    她的身份,就连圣教长老都不知晓,更别说如今她还丢了神令。

    在其魂海中,有神主亲自布置的手段,一旦被人强行搜魂,立马便会陨落。

    整个圣州,唯独神主能证其身份,可偏偏…神主如今正在闭关,短则十年,长则百年,而她该如何令世人相信,凌霄才是天魔转世?!

    “而且,你体内的封印,总有破碎的一日,到时候,你身上的妖气再也无法遮掩,梦鸢圣女,你觉得…世人会信你还是信我?”

    看到梦鸢脸上的慌乱,凌霄冷声笑道。

    “你有没有想过,神主天地独尊,收你为弟子,却偏偏又诓骗世人,隐瞒你的妖身,若说这里面没有一丝猫腻,你信么?”

    “不可能…神主说要我斩断因果,一心悟道…”

    “那他为何又叫你入世?当年神主一统圣州,可杀了不少妖族之人,梦鸢圣女,你这么聪明,不觉得…恐惧么?”

    凌霄摇了摇头,眸光怜悯地看着少女,“认贼为师,我该说你傻还是心思单纯。”

    话落,凌霄再没有给梦鸢张口的机会,转身消失而去。

    有些话,不必说破,叫她自行脑补就好了。

    这梦鸢的模版是个伟光正,可就是这般偏执的正道之人,一旦坠魔,那必然更加恐怖。

    梦鸢信奉的,是斩妖除魔,而凌霄要做的,就是将她体内封印破除,释放她的妖性。

    如此,她心中所坚守的道,就该彻底破碎了。

    你以为我用魔意将她囚困是为了什么?

    方便么?

    幼稚!

    我当然是以天魔之力,侵蚀她体内的那道封印啊。

    神主耗费无尽岁月布置的手段,自然是神妙恐怖。

    可…只要功夫深,铁棍磨成针!!

    哦,磨成针好像不太合适?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