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25章 天毒圣体
    “说了不懂你便不用说了,姑娘家家的整天疯疯癫癫的成何体统!青山,以后不许再与那女子往来。”

    虚云子冷眼看了陈青山一眼,这大弟子是个怪人也就罢了,偏偏这小弟子又是个废物。

    上山五年,至今连破妄都未曾踏入,一身灵力时有时无,叫他这张老脸都快丢尽了。

    “不是,师尊,您之前不是一直盼着我下山历练吗?我现在想通了,您说的对,这修行一途,就该披荆斩棘,我决定,自今日起,游历南疆,斩妖除魔!”

    凤如歌突然站直身子,美眸中透露一抹坚决。

    若非是了解她性子的人,恐怕很容易就被她这副姿态给诓骗了。

    “哦?你是怎么想通的?”

    虚云子冷笑一声,显然并未相信凤如歌所言。

    他这个大弟子,向来信奉的是…出世即死的大道箴言。

    何为出世即死?

    就是,一旦走出仙玄宗,必然会遇到争斗。

    遇到修为比你高的,必死无疑。

    遇到修为比你弱的,但背景强大的,必死无疑。

    遇到修为比你弱,背景没你强,却偏偏有底牌的,你一放松,必死无疑。

    总之,遇到人,必死无疑!

    淦!

    饶是虚云子修了两百年的道,也从来没见过如此贪生怕死之徒。

    甚至有时候,他都担心自己打个喷嚏再把这个弟子给吓死了。

    “想着想着…就通了!师尊,我跟你说,你最好也赶紧下山避避风头吧,我掐指一算,这小子八成要跟那魔女有段孽缘,到时候就是天翻地覆,南疆大乱,万一牵连到你我…不用魔门出手,老宗主给我们安个勾结魔道的名头,你说…我们还活得成么?”

    凤如歌深深叹了口气,神色有些落寞。

    她倒不是为小师弟日后的仙途担忧,你看这些玩魔女的,有几个最后死了。

    她实在是愁,这南疆如此混乱,她好不容易混进了仙玄宗,这下子…该何去何从?

    要不找个深山,自封百年,先将实力提升到神帝?

    “你给我闭嘴,你怎么知道那女子就是魔!你们两个,自今日起哪也不许去,我仙玄山上的天池,百年现世一次,我第七峰只有你们两名弟子,这次说什么,你们也要给我争到一个进入天池的名额。”

    虚云子冷哼一声,手指轻弹,只见一缕金光化做两印,落在两人身上消失不见。

    “什么!!师尊,你就算想让我死,也不用这么复杂吧?你直接给弟子一个痛快的不就得了?你觉得凭我们两个人的实力,打得过谁?”

    凤如歌惊呼一声,眼眸中透露恐惧。

    天池名额,总共只有十个。

    这几日来到仙玄山的南疆天骄,少说也有数百人吧?

    再说了,据说海族也一直觊觎天池造化。

    最后还要再与海族妖孽争夺一番。

    淦。

    这不是死局,这是必死无疑啊!

    “哦?那为师现在就成全你。”

    虚云子眸中金光闪烁,刚欲抬手朝着凤如歌印下,却见后者身影已逃至百丈开外,遥遥冲着他讪笑道,“师尊,您怎么…年纪越大,脾气越差了,不就是天池名额么!我争便是了。”

    此时凤如歌已经打定了主意,到时候登台比武,她三秒认输。

    如此,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凶险了吧?

    至于造化不造化的。

    种种药,吃吃丹,不也延年益寿么?

    你没听说么?

    造化与风险是并存的。

    这造化越大,死的概率就越高。

    争不过争不过。

    “你如果争不来一个天池名额,我便将你偷偷修炼毒功之事昭告天下,到时候我看你还如何立足。”

    此时虚云子如何猜不到凤如歌心中所想,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

    他这个弟子,一直暗中修炼着一门古怪功法。

    甚至,为了修炼此功,她还在山中种了诸多压制剧毒的灵果。

    而这,便是虚云子拿捏她的手段。

    修炼毒功,祸患无穷。

    原本虚云子也曾犹豫,要不要趁凤如歌还未成长起来,将她扼杀在摇篮之中。

    可经过这些年的暗中观察,他发现这丫头倒也没有一丝恶心,更没有以毒功行些伤天害理之事。

    只要她道心坚韧,毒也不过是修行手段。

    南疆之地,修毒蛊之术者比比皆是。

    虚云子只盼凤如歌能秉持本心,不做那祸乱天下的毒女,如此…钻研毒物,又有何妨?

    “什么?!师尊你…”

    凤如歌美眸微凝,俏脸上第一次涌出一抹真正的恐惧。

    “你以为你这些年做了什么,我真的一无所知?哼。”

    虚云子深深看了眼前两名弟子第一眼,转身朝着山巅大殿行去,“圣教圣子已至我仙玄宗,你们两人最好不要轻易招惹于他,否则就算是我,也未必保得住你。”

    话落,虚云子又觉得此话实在有些没必要。

    毕竟以他这两名弟子的性情…别说圣教圣子,就连仙玄宗外门弟子,他们也未必敢得罪。

    “圣教圣子?”

    凤如歌玉手轻揉着眼眶,“越来越复杂了,难道我的仙途,注定如此波折?”

    “师姐,你修仙十年,都没下过山,何来波折一说。”

    陈青山神色不解地看向凤如歌,却被她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后脑勺上,“师尊方才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听到了。”

    “我要你发誓,绝不会将我的秘密告诉第三个人。”

    “我发誓…”

    “不行,我画个咒,你签个血印吧!你要敢把我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就叫你全身流脓而死,坠入十八层炼狱,永世不得翻身!!”

    凤如歌咒骂半天,最终又抬脚踹了陈青山一脚,“都怪你,要不是你下山诛魔,何必会惹出这么多事!因果啊!!这都是因果。”

    只是,此时凤如歌心底,倒也有些感慨。

    原来师尊,是知晓她一些秘密的。

    可他或许做梦也没想到,她哪是修炼了毒功,她是举世不容的天毒圣体啊!

    不过,既然师尊不反对,看来这第七峰,目前还是安全的。

    罢了,要不就…试试能不能争到一个天池名额?

    “怎么就怪我了…”

    陈青山满脸委屈,小声嘀咕一句,只是心底,却有一道蓝衣倩影挥之不去。

    慈儿,我们还会再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