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24章 斩断因果
    “继承?遗产?”

    陈青山一手扶额,神色无奈。

    师姐,怎么好端端的又犯病了?

    “师姐!!你继承什么遗产啊,你父母早亡你忘了?”

    “呃…总之,这第七峰暂时是没法待了,师弟,山高水远,我们有缘再见。”

    凤如歌回到后殿,将桌上一堆瓶瓶罐罐收入乾坤袋里,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你是天命之子,触发情缘,必有磨难。

    而且,看这小子方才的犹豫,他看上的女子,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不定就是那万鬼山的魔女。

    毕竟,天命之子嘛,不找点刺激,好像显示不出他的与众不同似的。

    可,您是天命,不论死谁也死不了您。

    克父克母克爱人。

    可我就是个打酱油的,这万一发生变故,再把我的毒体给暴露了,我找谁哭去。

    所以,拜拜了您嘞。

    “师姐!!你…你这是要干嘛!!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陈青山的声音隐隐带了哭腔。

    他年纪尚小,出生在一处偏僻山村,可天降横祸,村里突然来了妖魔,将满村屠戮,唯独他活了下来。

    当初仙玄宗有弟子路过山村,见他可怜,便将他接引到了山上。

    只是他天赋平平,根骨奇差,仙玄宗竟无一名长老愿意收他为徒。

    最终,还是老宗主将他安排在了第七峰,说是给第七峰添添人气。

    可就连师尊,每次看到他也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只有师姐,虽然性格古怪,但从小却对她照顾有加。

    如今师姐犯病,他怎么可能放她下山…害人!

    “青山,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这次下山,是否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凤如歌轻叹了口气,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陈青山。

    有山风吹过,掀起她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洁白如玉的仙颜。

    “不该喜欢?师姐…她…”

    事已至此,陈青山再也不敢隐瞒,刚欲辩解,哪知他话音未落,凤如歌竟已经一路小跑着朝着山下奔去。

    那般架势,仿佛是要面临莫大凶险似的。

    “师…师姐!!她人很好的,根本不像世人所说的那样…师姐!!”

    只是任陈青山如何呼喊,凤如歌竟再未回头,唯恐避之不及。

    “师弟啊,你可别怪我心狠,你们修炼,是为了扬名天下,装逼打脸的,我修炼,就是为了能活久一点,道不同不相为谋,师姐…先溜了。”

    凤如歌摇了摇头,心底暗暗叹息。

    狗师尊,我就说不要收徒不要收徒,您偏偏不听。

    收了吧您又不管,就丢给我教导。

    这下好了,害我牵扯到无关的因果。

    只求我现在溜的快,这因果就影响不到我的命途。

    只是!!

    就在凤如歌身影出现在第七峰山脚下时,头顶虚空中突然传来一股浩瀚波动。

    只见一尊金光手印从天而降,朝着她当头落下。

    “嗯?不会吧?这就来了?!”

    凤如歌美眸微凝,身上至少亮起九张灵符。

    与此同时,只见一轮青铜古镜凭空显现,迎向灵印。

    而她,竟头也不回地朝着远处逃去,看这模样,是连灵宝都不打算要了?

    “孽障!还跑!!”

    虚空之上,陡然传来一声厉喝。

    而凤如歌的脚步却突然停滞了下来,身前一缕灵辉如蛇蜿蜒,将她整个人束缚在原地。

    可…

    还不等那现出身形的灰袍老者从空落下,那被灵锁囚困的人影突然绽放一缕玄光,然后…在老者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变成了一截木头。

    “孽障!!!气煞我也。”

    见此一幕,灰袍老者脸色一变,瞬间大怒。

    在其周身,灵威浩瀚,如王阳倾泻,将方圆百里之地尽数笼罩。

    “哎吆!师尊别生气!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凤如歌的身影从远处一棵古树后浮现而出,俏脸上带着一抹尴尬笑意。

    “你说你要把这些心思都用在修炼上,你至于十年还是个神将境么?老夫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灰袍老者冷哼一声,大手一挥,瞬间卷起凤如歌朝着第七峰顶掠去。

    “呜呜呜。”

    直到两人从天而落,那蹲在山道上痛哭流涕的陈青山方才茫然抬头,朝着两人看来。

    “师尊!!师姐!!”

    “说吧!你这是打算去哪?”

    第七峰主名为虚云子,乃是一名白发道人。

    一身灰色道袍虽有些泛白,但整齐干净,头顶白发更是梳理的一丝不苟,脸庞消瘦无须,神色颇为严肃。

    “师尊!都怪你,我说了不让你收他为弟子,这下好了吧。”

    凤如歌满脸的委屈,狠狠瞪了陈青山一眼。

    什么师弟师兄,你长得又不帅,还威胁到了我的性命,若非念及这数年的同门之情,我现在就匿名写信,举报你与魔女相爱了。

    “出什么事情了?”

    虚云子眉头轻皱,冷眼看了陈青山一眼,却见后者神色紧张,浑身竟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师…师尊,我…我前几日下山诛魔…”

    “他跟魔恋爱啦!师尊,快宰了这个不孝徒弟吧。”

    凤如歌玉手指着陈青山,一脸的嫌弃愤怒。

    “嗯?”

    闻言,虚云子眼中顿时迸射寒光,吓的陈青山赶忙跪倒在了地上。

    “师尊,我没有…我在山下与慈儿被困魔涧,一起破除魔瘴,方才活了下来,我…我…”

    “慈儿?你听听,师尊,这昵称都叫上了,他还在狡辩,师尊,多谢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我…先避避风头去了,等师弟安稳度过此劫,我再上山看望您老人家。”

    凤如歌转身就欲离开,却听虚云子冷声喝道,“避避风头?你避什么风头!我仙玄宗乃南疆第一宗门,你还怕有魔敢来宗中闹事不成?!”

    虚云子一脸的羞恼。

    他这个大弟子,明明天赋强大,却偏偏…一心钻研歪门左道。

    打不打得过先不说,这小小年纪,竟学会了避世,简直荒谬。

    “不是,师尊…”

    凤如歌欲言又止,“说了你也不懂。”

    她总不能告诉师尊,她是穿越过来的,这种正道弟子爱上魔门妖女的戏码,她看了不下五部。

    一般,这正道弟子最后都没什么事儿,可那魔门女子,多半是要凉的。

    可,陈青山死不死的关她何事儿,她实在是担心,这么大的因果,会牵连到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