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23章 我先溜了
    “师姐…你都在宗门修行十年了,怎么我这次下山跟师兄弟们提起你,他们竟都不认识你?”

    白衣少年眼中充斥疑惑,他这位师姐,向来神神秘秘的,也不见她修炼,每日就研究些古书,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当初他被师尊带到山上,就直接交给师姐教导。

    其实说实在的,到现在陈青山也不知道,自己那位师尊到底是什么修为。

    因为,好像一看到师姐,师尊就会犯一种很奇怪的病,浑身不自在。

    所以,师尊这些年不是闭关就是下山云游,几乎将他们两个给放养了。

    “自己去打二十个板子。”

    凤如歌冷眼看向陈青山,后者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委屈。

    “师姐,我又做错什么了。”

    “我教导了你五年,你都没有领会我说的修仙真谛!”

    “记住了记住了!”

    陈青山闭着眼,晃着头,一副教书先生的模样,“仙途真谛,第一,不牵因果,没事少溜达,尽量不与人产生交集。”

    “第二,与人交手,保留三分实力,关键之时,施展底牌,全力一击,一击诛杀,动手之后不必讲究道义。”

    “第三,打不过,就逃,如果身边有同伴,就叫他们顶一会儿,死道友不死贫道!”

    “你背的倒是挺熟练,可谁让你下山的?趁着我闭门炼药,你居然还学人家下山除魔,你见到魔了么?”

    凤如歌狠狠瞪了少年一眼,“当初师尊领你上山,我本是拒绝的,这些年你倒也乖巧听话,可再有下次,我连你和师尊一齐逐出师门!!”

    “嘿嘿!师姐,我也不想的,可宗主说了,每一峰都要派遣弟子同行,还有,其实…她也不是魔啦,就是恰巧在万鬼山碰到了,师姐,你也该多出去走走的,因为有时候这个世间也没你想的那么恐怖。”

    陈青山眼中闪过一丝迷离,就连嘴角都扬起一抹莫名的笑意。

    “你你你,气死我了!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我告诉你陈青山,就你这种心性,根本活不到神将!这仙途浩渺,自鸿蒙以来,有多少惊才艳艳之辈化做枯骨尘埃,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天赋平平,若不是我这几年对你严加管教,你怕是早被人坑死了。”

    凤如歌美眸微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只是转瞬脸上又带了一抹狐疑之色,“等等!!她?万鬼山?青山,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谈恋爱?”

    陈青山神色一愣,又开始了!

    师姐又开始说些奇奇怪怪的胡话。

    这些年,他时常听到师姐自言自语,什么上辈子作孽,不该天天喝酒熬夜蹦迪,这下子好了,摇死了。

    蹦迪一时爽,一直蹦迪一直…蹦到火葬场!

    这些话别说他听不懂,就连师尊活了三百余年,也从未听说。

    所以师徒两人一致觉得,师姐…脑子有病。

    可偏偏,她又有极高的悟性,尤其是遁法、毒道,反正就是阴人的法门,几乎已经到了无师自通的地步。

    师尊曾颇有深意地感慨过,论天赋,你师姐千古无一,只是心性奇怪。

    不过,若是将她与整个南疆的天骄置于一处战场,最终活下来的,肯定是她!!

    “就是…你这次下山,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凤如歌神色愈发狐疑,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陈青山。

    尤其是这位小师弟眼中闪烁的那抹羞涩,更是令她心底猛然一跳。

    “千防万防,你还是给我整了这么一出!!”

    凤如歌“扑通”一声跌坐在竹椅上,美眸中涌动一抹令陈青山恐惧的寒芒。

    “陈…青…山…名字土,长得丑,天赋差,孤儿…我…”

    凤如歌俏脸一凝,又重新从竹椅上站了起来,转身朝着身后大殿走去。

    这陈青山,不会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人吧?

    这五年不曾下山,随随便便下山诛个魔,就触发了情缘任务?!

    这不就是书里常说的气运傍身么?

    虽然凤如歌平时不怎么看小说,但现在…这推广什么的实在太牛逼了。

    随便打开个网页,哎~下面都会有一些很吸引人的小图片。

    可等到你点开的时候你才发现…,竟然是一本正经的小说。

    你说气不气人。

    所以,上当多了,凤如歌倒也陆续看过几本。

    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魂穿异世,来到这方可怕的世界。

    你以为所有穿越之人,都会在穿越那一刻仰天咆哮,天不绝我,这一世我定要赣天,赣地,赣空气?

    不可能的。

    凤如歌就整整哭了一日。

    最后,支撑她接受事实的,是这方世界好像有许多长相英俊的小哥哥?

    不然,那书里随便出现个配角,怎么都是仙颜神姿的?

    蹦迪是为了啥,摇儿吗?

    当然不是,是为了摇儿到好看的小哥哥啊!

    可终究,凤如歌还是失望了。

    一来,这方世界的小哥哥,又土又闷,不用撩,就被她美色所吸引。

    而但凡是长得帅点的,要么一心只想赣天,要么就是种马,哥哥妹妹的,恶心至极。

    二来,她穿越是穿越了,可莫名竟穿越到了一个天生毒体的少女身上。

    别说肌肤之亲,待她毒体觉醒之后,但凡是被她手掌碰到的东西,瞬间就会化做一地血水。

    后来,凤如歌在古籍中看到,她的体质名为天毒圣体,乃是世间至毒至邪的体质之一。

    这下子,希望彻底破灭了。

    别说小哥哥,凤如歌曾经养过一条狗,结果就因为吃了她吃剩下的骨头,直接化成了一地血水。

    南疆虽然混乱,但还是受圣教掌控。

    她这毒体一旦暴露,你猜会不会被天下正道之士当成邪魔给诛了?

    上山十年,凤如歌从不参与任何集体活动。

    每日躲在第七峰,种种药,研究研究阴人的法门,找找压制毒体的方法。

    别说,经过这些年的不懈努力,还真被她找到了一种能够抵御她毒体的东西。

    千年雪蝉丝。

    如今她带着手套,口罩,以灵力压制毒体,生活勉强能够自理。

    可若说下山历练,抛头露面,那是绝然不能够的。

    毕竟,这仙途凶险,她仙颜绝世,又身负邪体,这万一引来关注,再被天命之人给诛了,岂不是要哭死了。

    “师姐!师姐你去哪啊?”

    望着那朝着殿中跑去的少女,陈青山脸上顿时涌出一抹疑惑。

    怎么,我有了喜欢的人,师姐就生气了?

    难不成…

    嘶嘶!

    师姐,我们不合适!!!

    “我忽然想起我家乡还有一笔遗产要继承,师弟,我要离开山门一阵子,这第七峰,就交给你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