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22章 如歌师姐
    “公子!请入殿一叙。”

    赫连山手掌一挥,转身引路。

    而凌霄的目光却在一众仙宗长老弟子身上掠过。

    只是稍稍令他有些失望的事,这偌大的仙宗,竟然连一个天命之人都没有?

    这…合理吗?

    只是,就在凌霄行至一众仙宗长老身前时,眼眸却悄然一凝。

    只见在那众多长老之中,一位身穿玄衣,头发花白的老者,眸光竟越过自己,看向了远处人群。

    凌霄似有感应,回头看去,却见秦楚站在人群中,正面带笑意地注视着自己。

    “嗯?”

    一瞬间,凌霄心底便有所猜测。

    他能看到这些天命之子身上的气运,可这些土著自然是看不到的。

    而这白发老者修为已至神帝七品,按理说本不该注意到那长相平平又遮掩了气息的秦楚。

    可他竟然忽略自己,看向了人群中的少年。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认识秦楚呗还能说明什么。

    天命之子,确实容易璀璨夺目,但那也是先被各种打压嘲讽之后的爆发。

    一个从未出世,连自己牛逼都不知道的少年,怎么可能被人一眼看出天赋?

    这个长老,有猫腻啊。

    一般说来,大魔人设,嗜杀是肯定的,但一定还会突出情义色彩。

    这也是为何世人信奉仙神,可读者却偏爱魔道的原因。

    杀伐果决,与世为敌,却又忠正有义,孤独中透露洒落。

    但凡成魔,皆有因果,无论爱恨。

    如今凡世,人均抑郁,所以我们大概欣赏的,是同一类人。

    强,且冷漠。

    因为笑的越多,就无人会在乎你的认真。

    “这位长老是…”

    凌霄驻足,看着眼前的玄衣长老,淡然笑道。

    “这位是我仙玄宗大长老,风远扬。”

    赫连山神色一愣,转过身来,眸光透露一抹疑惑,显然也是不明白,为何凌霄会问起风长老。

    “哦?长老不是南疆之人?”

    凌霄眉头轻挑,不及风远扬反应过来,已迈步朝着殿中走去。

    不论,这位风长老与六魔有何因果牵扯,如今看来,都有些不错的利用价值。

    如今南疆流言四起,有魔联手海族,祸乱天下。

    虽然此事跟六魔无关,但…

    我说有关,就肯定有关。

    至于这秦楚,身为六魔弟子,我说他是魔道传人,不过分吧?

    山巅之上,秦楚看着那一道被众人簇拥的身影,手掌渐渐紧握。

    “原来凌霄公子竟是圣教圣子。”

    对于这方势力,六魔自然没少提及。

    秦楚修炼的功法,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魔道诡术,却也是魔功范畴,与万道魔宗类似。

    六魔信奉的,是自由洒脱,功法神通也多剑走偏锋。

    而圣教,乃是圣州正道之首,向来以诛杀邪魔为己任。

    所以,临行之前,六位师尊再三教诲,出门在外,断不可暴露魔徒的身份。

    原本秦楚对于圣教那些伪君子是不屑鄙夷的,可自从见到凌霄,他又觉得不可一概而论。

    最起码,这位公子信奉的道,就很不羁嘛。

    “应该是楚儿了。”

    风远扬并未理会凌霄,在他想来,圣子多半是看他装扮不似南疆之人,方才多此一问。

    数日之前,他已得温如玉传信,告知楚儿不日将来玄巳神山,争夺天池造化,并附了一张秦楚画像,叫他多多照应。

    对于大魔温如玉,风远扬是真心敬畏的。

    当年他初入南疆,得罪海族,恰巧遇到云游天下的六魔。

    若非六人联手,大败海族众强者,他风远扬怕是早已死在了妖魔手中。

    相比于世人口中的评判,他更相信自己的感官。

    七人结伴,于南疆游历数载,风远扬更是折服于六魔品行,险些随他们一起隐居世外。

    只是,最终他为报恩,拜入仙宗,也不过是为了打探圣教动向,好叫六魔有所应对。

    数十载岁月眨眼而过,他如今已是仙玄宗大长老,而六魔的弟子亦出世历练。

    他虽不是师尊,但心底也多欢喜。

    “楚儿,你放心,我定帮你争夺造化,叫你在南疆出人头地。”

    这有道是,期望越高,失望怕是…越大啊。

    仙玄山,后山一处僻静山峰之上。

    相比于仙玄主峰,这里倒是显得清净许多。

    云雾袅袅,山林成海,更显幽静。

    此时在那峰中大殿前,一位身穿黑衣的少女躺在竹椅之上,脸上盖着一本古书,慵懒的晒着太阳。

    只是…

    稍稍令人感觉奇怪的是,这少女一双玉手上,竟带着一副银丝手套,看上去颇为怪异。

    “如歌师姐我回来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道爽朗笑声,吓得那少女娇躯一颤,本能地运转灵力,直接跃出十丈之远。

    在其手中,一张灵符闪烁金辉,透露无尽玄妙。

    “你回来就回来吧,你瞎咋呼什么,吓我一跳!”

    少女黛眉轻簇,明显带了一丝愠怒。

    此时她的脸上,亦遮盖着一层薄纱,隐约能看到那一张倾城绝世的容颜。

    她叫凤如歌,乃是仙玄宗第七峰的首徒,年方双十,身上却无太多灵威波动。

    一双美眸璀璨深邃,如星辰璀璨,空灵神秀。

    漆黑的长发一半随意地披散脑后,一半扎成细辫,颇有几分异域风韵。

    唯独身上的气质,莫名有些孤独。

    仿佛与这片天地格格不入。

    “师姐,你好歹也是我第七峰的首徒,为何总是如此胆小怕事!”

    山道之上,一位白衣少年迈步走来,一张清秀脸庞稍显稚嫩,身上气息同样赢弱,属于丢在人群里都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类型。

    “你懂个锤子!我这叫胆小怕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修仙一途,凶险万分,我这叫谨慎,谨慎懂吗!!”

    凤如歌狠狠瞪了少年一眼,“功课都做好了?师尊不在,你可不许偷懒。”

    “我上山都五年了,前阵子还跟随师兄们下山除了魔,一回宗门,除了砍柴就是担水,师姐,您什么时候传授我一些厉害的功法神通啊。”

    少年脸上扬起一抹憨态,从怀里掏出一枚灵果,递到凤如歌手中,“刚摘的,我吃了一个,甜甜的,师姐尝尝鲜。”

    “刚摘得?你认识这是什么灵果么?你就敢吃?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青山小师弟,野外的野花…还有野果不要采,说不定就是毒果呢。”

    凤如歌摇了摇头,脸色突然凝重了下来,“师弟!你要切记,谨慎!!谨慎啊!不然,哪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