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9章 不懂规矩
    “嗡。”

    天地间,剑吟声如龙吟传彻。

    一缕剑芒撕裂青天,将虚空整齐地切割而开。

    其中,似有一缕鸿蒙紫气流转,说不出的玄妙可怖。

    “铛!”

    剑光垂落,众人只听耳畔传来一声黄钟大吕般的巨响。

    然后,他们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那七八件闪烁神光的灵宝,竟在那剑光之下,瞬间崩碎!

    一剑,斩碎八剑神器,甚至其中还有两件道器。

    这是何等可怕的剑威,何等恐怖的修为?

    难不成,是这麻衣少年身后的强者出手了?

    能够一拳崩碎百赫的手臂,若说这少年背后没有强者教导,自然是谁也不信。

    就很莫名的,朔源部众天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悔意。

    所有人抬头,看向那虚空之上。

    只见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周身似有仙霞笼罩。

    在其身后百里之地,无边异象浮腾天际。

    其中似有神龙遨游,仙神俯首,古木参天,日月倒转。

    “是他!!!”

    此时山道上,已经开始有人认出,虚空上的人影,正是之前御空落向山巅的那位少年仙人。

    只是…

    他为何会出手庇护那麻衣少年?

    顿时间,不少人脸上已见沉吟,再看向秦楚时,目光中已不见半分讥讽。

    “是他!”

    秦楚心底同样惊叹一声,抬头看着那从天而降的白衣身影,眼眸中有些震动。

    他的剑道,得剑魔真传。

    甚至就连那位纵横圣州的剑道神帝,也对秦楚天赋赞不绝口。

    可此时,看着脚下那整齐断裂的七件灵宝,饶是以秦楚的心性,都感觉心底一寒。

    剑道妖孽!!

    这就是师尊口中的,剑道妖孽!!

    剑者,兵中君子,讲究的是心无旁骛的执。

    一剑出,诸天破。

    一往无前,无所顾虑,方才不受束缚。

    按照五师尊的话说,剑道一途,但凡能踏至绝巅者,皆是心思空明之辈。

    否则,剑心有瑕,是斩不碎这方天地的。

    很明显,那白衣少年,应该就是此类人!

    凌霄脚步踏出,身若惊鸿,一步落下,脚下似有仙莲绽放。

    而他的身影,几乎瞬间出现在了秦楚等人面前。

    “多…多谢道友。”

    虽然此时,秦楚也不知晓这少年为何会出手助他。

    甚至!!

    面对七人攻势,方才他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可谁知,这少年仅用一剑,便碎了漫天灵光!

    “你叫什么名字?”

    凌霄脸上仙霞流转,虽看不清容貌,却又有几分仙姿道韵之意。

    “在下秦楚!多谢道友方才出手。”

    秦楚躬身一拜,语气诚恳。

    就很突然的,看着眼前少年那一双深邃黑眸,秦楚感觉…他或许遇到了师尊口中所说的,志同道合之人。

    秦楚虽师承六魔,习的六种魔道功法。

    但,他最钟爱的,还是剑道。

    尤其是五师尊与他说过的,那些剑斩天地,飘然洒脱的绝世剑仙,更是他心中向往。

    秦楚亦盼着有朝一日能得良友三两,仗剑天涯,历世间绝景,观凡世三千烟火。

    “秦楚?”

    凌霄眉头轻挑,仙霞遮掩之下,嘴角笑意玩味。

    你听听,这名字起的多他…随意。

    秦楚萧叶,四大修真霸族。

    这秦楚一人,竟占两字。

    你若非天命,对得起这个随意的名字么?!

    “公子如何称呼?”

    秦楚起身,脸上笑意灿烂真诚。

    “凌霄。”

    而凌霄只是淡淡点头,转身看向了那朔源部的几个天骄。

    “我最看不惯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今日这仙玄山,你们便不用上了。”

    “嗯?”

    闻言,不仅是百赫等人,就连山道上的其他各部天骄,眼眸中都闪过一抹愕然。

    就,不用上了?

    您以为您…

    不对!

    眼前这位公子既能御空上山,又能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此地,想必他的身份,定是极为的尊崇。

    方才,已经有天骄将他与那位传言中的圣教圣子联系在了一起。

    而且,看这凌霄公子的修为气质,怕定是…大有来历啊。

    当然了。

    这要换成秦楚说出这番话,必然又少不了被人一顿冷嘲热讽。

    甚至,仙玄宗都会有几个长老下山,又一轮新的冷嘲热讽。

    关键之时,那隐藏在背后的剑魔挥出一剑,震慑天地,瞬间打脸众人。

    这麻衣少年身后,竟然站着一位神帝剑修,而且还是六七品的神帝?!

    不,你错了,我身后站着六位!

    腻不腻?

    我,凌霄,根本不用装逼,一举一动,都是浑然天成。

    为何?

    当然是因为,老子帅,气质傲。

    仙人见之,亦被折服,更何况这些凡夫俗子?

    这不管是修真一界还是世俗浊世,人心大致相同。

    畏强凌弱。

    什么?天命之子也不弱啊。

    可,他们大都喜欢扮猪啊。

    开玩笑,谁会敬畏一头猪?

    当然,不是说反派就无人挑衅,这世间总有些特立独行,惹人注目的奇葩啊。

    可,如果有人敢主动挑衅,不用压抑曲折,一剑斩了便是。

    “这位…公子,方才这秦楚欲要御空上山,我等不过是想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不懂规矩的小畜生,你这样剥夺我们上山的资格,有些不合适吧?”

    百赫脸色苍白,声音中透露虚弱。

    只是他话音刚落,众人看他的目光却愈发玩味了。

    教训教训秦楚这个不懂规矩的小畜生?

    御空上山?

    您怕不是没看到,方才这位凌霄公子也是御空上去的?

    您这是…骂谁呢?

    “哦?不懂规矩?自今日起,仙玄山就没这个规矩了。”

    凌霄淡然一笑,“以后你这一部,都无需上山了。”

    “什么!!!”

    百赫脸色大变,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流淌下来。

    若是今日,他朔源部因他一人被剥夺了争夺天池的资格,那他百赫就是千古罪人。

    “公子息怒!!我等错了!!还望公子给我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最终,在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下,百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沉声哀求道。

    方才凌霄的一剑,他感受的极为真切。

    这一剑若不是斩在灵宝之上,怕是今日,他朔源部众人再无一个活口。

    跪这样的绝世妖孽,他并不觉得半分丢脸。

    “呵呵,百赫兄,你也太没骨气了吧?我虽不知道这位凌霄公子是何来历,但这样决断仙玄宗的宗规,未免太过狂妄。”

    看,奇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