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8章 你好韭菜
    “嗯?”

    秦楚呆立原地,看着眼前那张痛苦扭曲的面庞,心底生出几分疑惑。

    太弱了。

    这百赫的力量,怎会如此的弱小?

    甚至砸在他手上,根本没有半分痛感?

    难不成这位好大哥,还在隐藏实力?

    “扑哧!”

    还不等秦楚想清楚其中缘由,整条山道,突然诡异地寂静了下来。

    然后,所有人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百赫的身影,瞬间倒飞而出,足足跌出了数丈距离,方才砸落在地,半晌未起。

    而他那一只与秦楚碰撞的手臂,已经彻底呈现一种诡异的弯度。

    很明显,一拳之下,百赫臂骨尽碎。

    可!!

    怎么可能?

    这百赫虽不是南疆最顶尖的天骄,但朔源部修行的功法,讲究灵体合修。

    百赫的肉身,就算放眼南疆年轻一辈,也是出类拔萃的。

    可现在…

    嘶嘶。

    不少原本脸上充斥讥讽的南疆天骄眼中已明显带了一抹惊骇。

    一拳,砸碎百赫臂骨,这等巨力,堪称恐怖。

    难道这少年,是个炼体的奇才?

    怪不得他身上并无灵力波动,原来走的竟是旁门。

    炼体之术,虽不至于说失传。

    但自古以来,单凭肉身成就无上的人族修士,屈指可数。

    或者说,人族的肉身,本就不如妖族。

    这条路相对灵修而言,势必要狭窄许多。

    就算有些宗门传承炼体之术,也仅当作是一种磨练,而非正统。

    没想到,这一次天池开启,竟有炼体妖孽出现。

    “百赫族兄!!”

    一众朔源部天骄惊喝一声,纷纷掠至百赫身旁,看着后者苍白的脸色以及寸断的臂骨,脸庞上皆是一抹恐惧震撼。

    “小畜生!!没想到你竟然隐藏修为!!”

    “没错!!我朔源部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何要下如此狠手?”

    “我看你就是存心想置百赫族兄于死地!!”

    “这…”

    秦楚茫然站在原地,脸上神色有些慌乱。

    他们…居然看出我隐藏了修为?

    而且,我明明只施展了七成的肉身力量,怎么就将他手臂给废掉了?

    虽说修真一界,断胳膊断腿都能再生。

    可,这再生是需要时间的。

    眼下天池争夺马上就要开始了,百赫受此重伤,很明显已经失去了争夺的资格。

    只是!!

    我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他如此弱小?

    “各位道友,我真不是有意的,你们也看出来了,我根本没用全力。”

    秦楚的态度极为的诚恳。

    可顿时间,整条山道又寂静了下来。

    所有人皆是愣愣地看着那一身麻衣的少年,神色相当复杂。

    仙山之上,突然有凉风吹过。

    尤其是朔源部的一众天骄,更是瞪大着眼眸,久久不语。

    我淦。

    我们不是没见过嚣张的人,可…这货是不是嚣张过头了?

    没用全力?!

    你他…的意思是,你要施展全力,百赫族兄就没了呗?!

    “兄弟们,一起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

    朔源部众人眼中闪烁怒意,周身灵光璀璨,齐齐朝着秦楚围拢上来。

    “你们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秦楚站在原地,身影有些孤单。

    此时他想不通,明明是百赫要与他较量一番,又败下阵来。

    为何这群人非要说他不知天高地厚?

    师尊们说的不错,这外面的世界,当真是复杂险恶。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秦楚低着头,脸色已经彻底冰冷下来。

    在其周身,灵威悄然荡漾,万千神影交替浮现,衍化无边异象。

    此时他的心底,同样有些慌张。

    虽然六位师尊时常说,他天赋异禀,万古无一。

    可同时面对七八名南疆天骄,哪怕是他,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毕竟,咱也没打过,咱也不知道打不打得过啊。

    山巅之上,凌霄负手立于虚空。

    就在刚刚,他即将从半空落下之时,突然感觉到山脚处传来一股恐怖波动。

    再然后,他便看到百赫的身影倒飞而出,一棵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韭菜,赫然入目。

    五千气运,万象神体。

    很轻易地,凌霄便猜到了这少年的来历。

    只是他并未着急动手,反而是静静观察着少年身上气息的变化。

    显盛剑道、丹道,天生神力,还有一股…玄之又玄的神魂波动。

    这些举世罕见的天赋,竟然同时出现在了一个人身上。

    你要说这少年身后没有几个隐世强者师尊,可能么?

    六魔传人,这就现世了?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个模版,有点意思。

    原来我真是修真妖孽,或者…我的六个师尊,超刁哒?

    “这位公…”

    山巅之上,有长老皱着眉头,看着那立于虚空的白衣少年,神色有些犹豫。

    这几日,宗主已经下令,打扫山道,整顿宗务,准备迎接圣教圣子的到来。

    只是这圣子究竟长什么样,别说他仙玄宗,就算是圣教长老,也不知晓啊。

    可…

    看着头顶少年那一身仙韵,这位仙玄宗长老隐隐感觉…

    不!极为确信,这少年,八成就是圣子大人!!

    否则,放眼南疆,谁有胆量敢如此猖狂,挑衅他仙玄宗铁律?

    淦。

    没想到我仙玄宗众长老皆翘首以盼的年轻大人,竟然被我先遇到了。

    造化啊!!这是一步登天的造化!!

    这般想着,只见那仙宗长老顿时朝手上吐了吐口水,抿了抿发型,就欲先磕为敬。

    “老朽仙玄宗长老李无庸,拜见圣子!!”

    整座仙玄宗,突然安静下来。

    然后所有弟子看着那跪在地上,迟迟不起的李长老,眼眸中皆带着一抹疑惑。

    “嗯?”

    李无庸俯首跪地,眉头紧锁。

    我淦。

    圣子难不成不喜欢这样的拜见方式?

    那我…换一个?

    李无庸抬头,掏出自己的乾坤袋,“圣…”

    只是!!

    虚空中哪还有凌霄的身影。

    “嗯?”

    李无庸神色呆滞,眼中渐渐涌出一抹尴尬。

    爸爸…不对!圣子去哪儿了?

    玄巳山下,秦楚一身麻衣,剑气冲霄。

    在其身前,数名朔源部天骄神色狰狞,纷纷祭出灵宝,朝着秦楚当头砸落。

    虚空泛起涟漪,层层崩碎,仿佛承受不住此等攻势。

    可…

    就在那数道闪烁流光的灵宝即将落到秦楚身上时,天地间突然有一缕剑意飘荡。

    “嗡。”

    刺耳的剑吟声轰然响彻,无数霞光冲天而起。

    大道之音传荡万里不绝,一股凛冽至极致的剑意,轰然垂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