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6章 玄巳神山
    “走吧!听闻南疆近日将有大事发生。”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伸手握住寒清秋的玉手,朝着远山行去。

    圣教之秘,渐渐浮出水面。

    不论这方势力曾有怎样的惊天变故,于凌霄而言,都是死敌,无可更改。

    而五十暗卫早已入南疆,如今散布在各部族势力之中。

    虽说以这些人的实力,皆算不上圣州顶尖。

    但毫无疑问,对于南疆消息的打探却是轻而易举的。

    据暗卫传回来的消息,南疆人族圣地,玄巳神山有一眼天池即将现世。

    据说这天池来历神秘,亘古存在。

    其中池水,道韵盎然,触之即可悟道。

    虽然这样的传言,多少掺杂着些水分。

    可连海族天骄都能吸引而来的造化,必然也不会简单。

    更何况,有天骄聚集的地方,就有韭菜出现。

    凌霄倒也没想到,他这才刚来南疆,南疆修者们就给他送来了如此大的贺礼。

    南疆的各位,你们大度!!

    “公子,我们现在去哪?”

    寒清秋站在凌霄身旁,俏脸上已无往日冰冷,多了几分柔意。

    寒月仙宫,一息覆灭。

    若无凌霄出手,恐怕她再等五十年,也不见得是任月盈的对手。

    原本寒清秋化形成人,便是为了为月流云报此深仇。

    如今,好像愿望达成了呢。

    公子,稀罕你。

    “南疆圣地,玄巳神山。”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伸手揽住寒清秋细腰,“花花。”

    “吼!”

    嘹亮的龙吟声响彻天际,滚滚妖气化做黑云,遮掩苍穹。

    如今这南疆大地,海族正统,嚣张无限。

    所以,身为妖族,花花倒也不必再遮掩气息,直接散出一缕龙威,震慑天地。

    而凌霄脸上,亦涌荡一缕仙霞,掩盖容貌。

    之前,第一神使孤独云鸩已传来消息,只身前往海域深处,找寻魔踪。

    短时间里,应该是不会出现在人族疆土。

    如此一来,倒是又给了凌霄一些准备的时间。

    六魔是不太好找,但是从刀魔记忆中,凌霄已经得知,这七魔的宏愿是推翻圣教,还天下苍生真正的自由。

    而既然他们力有不济,必然会找寻其他出路。

    教导弟子,似乎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玄巳神山之行,会不会遇到这位六魔传人,绝世的妖孽?

    时间缓缓流逝,眨眼已是三日时间。

    而在这三日之中,南疆大地也是渐渐热闹起来。

    各部天骄纷纷走出部族,朝着南疆中央的玄巳神山而去。

    天池现世,对于任何天骄妖孽而言,都是不容错过的造化。

    更何况,海族猖獗,向来霸道。

    而争夺天池的十方名额,更是人妖两族公平的一场比斗,正好可以搓搓海族锐气。

    少年郎,扬名立万,方显壮志。

    通俗点,修炼如果不是为了装逼,那有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南疆各部间,更有流言传出。

    据说圣教圣子,不日将降临南疆。

    如此一来,这天池之争无疑更显有趣了一些。

    关于这位圣子的身份,说实话,别说南疆,就算是中疆之地,也无太多人知晓。

    八部乃南疆人族正统,亦受圣教掌控。

    所以,大概此行,众南疆天骄不仅是为争夺造化,能够瞻仰圣子仪容,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而且,据传这位圣子之所以驾临南疆,可不单是为了这道天池造化。

    好像是有大魔降世,与海族勾结,屠杀了西疆百万生灵。

    而身为圣教圣子,他自然是有义务追查魔踪的。

    当然了,这些消息,皆是暗卫有意散播。

    否则凌霄就算手持神令,到了玄巳神山,若是无人相识,岂不尴尬?

    排面,懂吗!

    我,凌霄,诸天第一大反派,走到哪,都该受世人敬仰,万众瞩目!

    直到眼前,有神山耸立。

    苍莽之意盖压天地,神山之上,万丈霞光冲霄,衍化无边异象。

    一缕一缕的灵气勾连成海,如同银河倒挂,从天垂落。

    青天朗日间,亦有仙鹤腾飞,奇兽振翅,一副仙家之景。

    这里,便是整个南疆气运之所在。

    也是南疆,凌驾于八部之上的唯一势力,仙玄宗宗门所在。

    这一宗的宗主,本是八部共尊的一名圣人,通晓命理,善衍玄黄。

    当初圣教一统五疆,将他推到了南疆第一人的宝座之上。

    明面上是对八部的尊重,可背地里…掌控一人,可比掌控八部要容易许多。

    只是,这仙玄宗主,生性淡泊,虽创立宗门,却常年闭关,不理俗世。

    因此,这仙宗虽有七峰七脉,弟子却不显兴盛。

    而此时,凌霄站在神山之下,看着头顶云霞,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笑意。

    只见在那视线尽头,一条蜿蜒古道直通山顶。

    古道之上,无数青年弟子以及追随者徐步前行,未敢有半分逾越。

    “我们也上去吧。”

    凌霄淡然一笑,脚步踏出,整个人化做一道流光,怀抱寒清秋,朝着山顶径直掠去。

    “嗡。”

    刺耳的嗡鸣声轰然响彻,所有南疆天骄皆是神色震撼地看向那半空中的流光灵影,眼眸中充斥一抹惊忌。

    仙玄古宗,素有宗规。

    神山之上,不可御空,以免惊扰神明。

    就算是八部部主亲至,也绝无一人敢坏了规矩。

    是谁,竟有如此胆量,敢破仙宗铁律?

    尤其是此时,凌霄怀中抱妹的姿态,更显张扬。

    可,就很莫名的,待众人看到那一身星袍,脸遮仙霞的少年身影,心底不仅没有半分怨怒,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敬畏。

    他的身上,虽没有半分气息散出,可无形间,却与天地融为一体。

    甚至!!

    就算是他怀中的美人,亦是道威天成,气质空灵。

    南疆是有几个不错的骄女,可与这白衣女子相比,却多少是缺了几分气质。

    翩翩公子,绝世佳人。

    这仙人道侣一般的两人,难不成就是…此山神明?

    否则,区区凡俗,怎会有如此仙韵?!

    淦!

    “这就是南疆圣地,玄巳神山吗?”

    山道之前,一位麻衣青年从天而落,驻足仰望苍穹,眼眸中闪烁一抹喜色。

    “这一次,我定要让整个南疆都知晓我秦楚的名字!!”

    话落,秦楚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山道上的众人,眉宇间有些疑惑。

    这些人…都是傻子不成?

    我辈修士,腾云驾雾乃家常便饭,何必登临山道,直接飞上去不就得了。

    你看,那位公子就很聪明嘛。

    明明一息就能做完的事儿,何必将时间浪费在山道之上。

    嗯?

    那公子怀里的美人,就是师尊们口中的天之骄女吧?

    那般容颜姿色,当真是…得之我幸。

    不知这一次,我能不能找到师尊们口中志同道合的知己以及…红颜?

    秦楚目露向往,周身灵芒涌动。

    只是就在他身影腾空,欲要朝着山巅掠去之时,在其身旁,突然有天骄怒喝出声,“大胆!哪里来的土鳖,竟敢无视仙宗铁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