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5章 天亦可屠
    “大哥,老四跟着,是我们几个的主意,你别怪他。”

    山巅之上,棋魔白一玄与众人对视一眼,苦声笑道。

    尤其是此时温如玉脸上的冷漠,更是令他心底有些淡淡的不安。

    “每一个时代,总会有天骄脱颖而出,也会有更多的天骄成为他人的踏脚石,我相信楚儿,一定会是最耀眼的一个。”

    温如玉声音淡然,听不出喜悲。

    “可是大哥…圣教神使已至南疆数月,楚儿此时出世,是不是太过冒险了?”

    傅红叶丑陋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担忧。

    “六妹,你我都是这仙途中所谓的绝世天骄,见过无数风浪,可与楚儿相比,我等如何?”

    温如玉摇了摇头,看着那道纤瘦挺拔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了视线尽头,这才转身看着面前的四魔。

    “这…”

    闻言,众魔眼眸微凝,心底却轻叹了口气。

    是啊。

    以楚儿的天赋修为,莫说年轻一辈,就算是神王之人,想要败他也不容易。

    更何况,他们七魔,哪一个不是自腥风血雨中历练出来的。

    天命一人出世,照映万古苍穹。

    魂、丹、剑、阵、衍、力,六种绝顶天赋汇聚一身,楚儿于同辈中,已是无敌的存在。

    哪怕南疆最耀眼的天之骄子,在他面前也必然会黯然失色。

    “老四,你有没有给楚儿算上一卦?”

    棋魔转头看向简云良,以后者的脾性,做任何事之前,都习惯算上一卦,断断凶吉。

    可这一次,他却莫名的有些沉默。

    “二哥…我算了…”

    简云良眸光轻颤,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紧张。

    “嗯?是凶是吉?”

    众魔目光纷纷落来,而简云良却苦笑着摇了摇头,“楚儿命运曲折,气运傍身,这等天命,本就难以推算命途。”

    “可…我不放心,便以阳寿为媒,多看了一眼…”

    “如何!你倒是说啊!”

    “楚儿此行,凶吉难料,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简云良叹口气,眼眸中似闪烁一抹深邃。

    卦象中,他看到一道魔影,矗立天巅,威压亘古。

    在其身下,有尸山万丈,王阳血海,凄惨至极。

    甚至!!

    他还看到了自己与其余几魔的尸体。

    只是!

    他看不清那魔影究竟楚儿还是另有其人。

    也算不到,他们几人究竟是…因何而死。

    可,只要楚儿矗立天巅,他们纵死何憾?

    “什么!!那你不早说!!我这就带他回来!!”

    傅红叶冷哼一声,抬脚就欲离去,却被大魔伸手阻拦了下来。

    “行了,你们就别跟着瞎操心了,楚儿长大了,他的道,该由他自己去走。”

    “还有,你们几个,谁也不许再出去,有五弟跟随,南疆不可能有人伤害得了楚儿,你们再去,难免不会暴露行踪,况且,我们那位故人尚在仙玄宗,我已传信,叫他庇护楚儿。”

    温如玉瞪了四魔一眼转身,朝着山下行去。

    他信自己的眼光,亦信楚儿手中的剑。

    斩下,便是新生。

    他之所以叫楚儿出世,便是想要给他一个新的身份。

    否则,六魔弟子,终究会招致灾祸。

    无论圣教神使为何亲至,又迟迟不走,如今楚儿离开山村,与他再无一丝关系。

    只要他能扬名天下,圣教必然不敢再轻易动他。

    如此,就算他六人行踪暴露,大不了,又是一场鱼死网破。

    而楚儿…会成为南疆最耀眼的天骄,传承六魔意志,无敌于世。

    这,就足够了。

    西疆边域,一座青山之上。

    凌霄负手而立,一身白衣咧咧。

    在其身后,寒清秋与花花安静等待,眉宇间似有一些疑惑。

    公子行至此处,便再不前行。

    往前数十里,便是南疆之地。

    难不成,公子是在等人?

    直到天地间,有腥风四起,妖气弥漫,凌霄嘴角方才扬起一抹笑意。

    他抬头,看着那远山之下,只见四道身影徐步踏来。

    其中一僧,一猴,一龙,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人?

    凌霄眼眸微凝,尤其是看着那道人影,一张脸庞陡然呆滞了下来。

    甚至就连他身上的气息,都悄然为之一凛。

    寒清秋身外,亦有月华流转,如临大敌。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公子露出这样惊讶的神色。

    此时她的目光,同样汇聚在了那四道身影之上。

    “妖族么?”

    只是下一刻,凌霄脸上却又绽放出一抹笑容。

    尤其是等四人行至山巅,朝着凌霄躬身拜下,寒清秋美眸中当即闪过一抹诧异。

    “主上。”

    来人,自然是之前奉命替凌霄在东疆找寻造化的西游三人组。

    只是去时三人,回来竟变成了四人。

    更重要的是,那一道白白胖胖的身影,实在是有些眼熟。

    若非他身上弥漫的那缕妖气,凌霄还以为在异界遇到了第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呢。

    白白胖胖,可可爱爱,这不是胖弟弟么?

    我淦。

    要是再给这妖配上一副眼镜,那模样,得有九成相像。

    “我认得你!”

    而就在凌霄暗自苦笑之时,那白胖小妖突然惊呼一声,指着凌霄大声吼道。

    “啪!”

    在其身旁,夜参狠狠一巴掌抽在他胖脸之上,“这是主上!!”

    “主上!主上!我认得你!”

    而那胖妖却不为所动,脸庞上渐渐扬起一抹灿烂笑意。

    “是我呀!主上,当初我下山讨封,我们见过的,还有那位好看的姐姐。”

    “你是…”

    凌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身影,青衣绝冷,神色孤傲。

    然后,他就想到了,这妖是谁!

    竟是那头向念青筠讨封的小猪头!!

    “是我啊是我啊!主上!!我一直在找您的!”

    小妖神色激动,扑通一声跪在凌霄面前,“主上,吾乃白净,是这位大师赐我的名字。”

    “扑哧!”

    闻言,花花顿时掩嘴轻笑,“白白净净,吃了没病?”

    “主上,您交代的事情,我们都已办妥,这是遗迹中所得。”

    无孽拿出一只乾坤袋,恭敬地递到凌霄手中。

    此时这位三层魔僧的修为,已经踏入神王九品,仅差一步就可迈入神帝层次。

    压抑数百年,如今重获新生,境界突破倒显得水到渠成。

    就连弥雍与夜参,境界也各有突破。

    “你们是怎么遇到的?”

    凌霄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四人,有僧有猴有猪有龙,这他…齐全了啊。

    不过,以弥雍等人的凶残,这小猪头能从他们口中活下来,倒也是个奇迹。

    神王一品,除此之外,凌霄并未看出这猪妖身上有何不同之处。

    “回主上,我们在一处遗迹中遇到,这位白净施主天赋异禀,能嗅出灵宝所在,我想他对于主上,应该会有大用。”

    无孽双手合十,淡然笑道。

    “哦?”

    凌霄眉头轻挑,倒是没看出来,这猪妖竟有如此天赋。

    这么说来,他身边岂不是又多了一只寻宝猪?

    妙啊。

    “辛苦了,生命不止,寻宝不止,这西疆之地已无强者,你们去将那些宗门势力的保护费收一收,顺便找一找山中隐藏的古迹造化,记住,大秦不要碰。”

    凌霄淡然一笑,而无孽几人当即躬身一礼,朝着山下行去。

    这组嘛,使命就是在路上。

    况且,神主去向不明,凌霄不得不慎重一些。

    弥庸、无孽是魔,夜参是蛟,蛟生活在何处?

    当然是海中了。

    如此,西疆有魔与海妖同行,这事儿是真的!

    假若神主察觉到了什么,必然会入西疆找寻梦鸢等人的踪迹。

    到时,有这四人遮掩,也给了凌霄一些应变时间。

    直到四人走远,凌霄这才将手中乾坤袋收入囊中,转头看向远处群山。

    南疆之地,除了海,就剩山。

    如此地形,倒也适合那些邪魔歪道隐匿身形。

    只是不知道,那六位大魔,如今还有几分雄心?

    前辈们,苟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按照鹧鸪离魂海中的记忆,凌霄已经知晓,这南疆之地的神使,乃是圣教第一神使,名为独孤云鸩。

    此人修为,百年之前已是九品,乃是圣教三大九品强者之一。

    想要杀他,单凭凌霄手中的力量,怕是有些为难。

    而且,这第一神使向来神秘,从不以真面示人,就连鹧鸪离,也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可…

    无妨。

    这南疆,不是还有一个海族以及六位大魔存在吗?

    至于他们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跟我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覆灭圣教,找出这方天地的秘密,纵是天下人死,对于凌霄而言亦无半分罪孽。

    天都可屠,何况世人?

    只是,稍稍令凌霄有些失望的是,这第四神使对于神主旧事,似乎所知不多。

    对于当初那位祸乱圣州的天魔传人以及上一任神主亦没有太多了解。

    他的职责,只是听从神令,诛杀妖邪,平日根本不会多理教中之事。

    换句话说,四大神使,不过是神主手中利刃,不论谁在主位,都与他们没有太多关系。

    唯一令凌霄有些猜测的是,上一任神主,被圣教强者尊称为叶主,是名女子,从不出世,神秘莫测。

    而如今的神主,却不许圣教称他姓氏,只准尊其为主,是名男子,且…独断天下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