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4章 六魔护道
    “多谢四师尊!”

    秦楚接过道铠,直接穿在了身上,金光流溢间,一股道意悄然弥漫而开。

    “去吧,跟你其他几个师尊道个别。”

    简云良淡然一笑,眉宇间却有种复杂的深意。

    “是!”

    直到少年身影走远,简云良方才转头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副古卷。

    只见在那画卷之上,一道青衣身影行在山间。

    天刚降了瑞雪,山道两旁一片银白。

    青石雾霭,霜雪重重。

    女子蓦然回首,露出一张绝世冷颜,头顶三千青丝被风扬起,飘然如仙。

    她的眸中带着一丝惊慌,一缕厌倦。

    画面定格,遗世独立。

    “大哥,你还是忘不了叶姑娘么?”

    简云良轻叹了口气,眸中似闪烁一抹凄楚。

    那一年,七魔纵横圣州,初显名声。

    画中女子飘然而至,誓为斩魔。

    起初七魔并无畏惧,甚至有些轻视,区区一个弱女子,竟敢扬言庇护苍生?

    可直到交手,七魔方才发现,他们错了,错的离谱。

    那女子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一念冰封万里,抬手镇压苍穹。

    饶是七魔联手,竟大败而逃。

    最终,大魔温如玉一人独战,方才令其余六魔侥幸逃脱性命。

    可,就在六人以为,大魔必然身死之时,他却一身冰霜,从天而降。

    那一日,天降瑞雪,覆盖五疆。

    也是那一日,大魔眼中,多出一缕柔情。

    后来,七魔方才知晓,那女子来自圣教。

    诛魔,本是职责所在。

    可最终,她却变了初衷,放了七人。

    只是…

    自此之后,圣州再无那女子身影。

    而圣教教规严苛,纵魔成祸,必受严惩。

    所以,大概她…受到了惩罚。

    七魔落到如今的下场,说实话,是因为温如玉心底的执念。

    从那之后,他性情大变,动辄饮酒杀人。

    其余六魔知晓,他是想引来圣教,引出那女子。

    结果,最终引来了神主。

    刀魔的陨落,算是彻底令温如玉从执念中清醒过来。

    这些年,六魔隐居世外,看似逍遥度日。

    可唯独五魔知晓,大哥过的…很是煎熬。

    他戒了酒,藏了琴。

    每日看似安宁,可夜深人静时,又总一个人站在画前,默默发呆。

    他还是没能忘了那一身青衣的女子,甚至至此其余几魔也不知晓那女子名讳。

    只知她姓叶,称她一句…叶姑娘。

    这边,秦楚离开茅舍,走到村中,与另外几名师尊告别。

    “什么!!楚儿?你要出去历练?”

    一位胡须凌乱,周身剑意纵横的邋遢中年眉头轻皱,身上酒气冲霄,而他眼中亦带着一抹迷离之色。

    “是,五师尊!大师尊说南疆有造化现世,叫我出门历练。”

    秦楚躬身一拜,“五师尊,您以后少喝点酒,楚儿走了,可没人给您打野味儿了。”

    “哎…也好,年轻人,该闯荡一番。”

    五魔名叫剑南辰,神帝七品境界,乃是一名无上剑修。

    论及境界,他或许不如大魔温如玉,但若说杀伐之道,七魔中属他最强。

    “楚儿,外面人心狡诈,你要加倍小心,切不可轻信他人。”

    剑魔随手,将自己那一尊酒葫芦丢到秦楚手中。

    “这葫芦中的仙酿,乃是你六师尊炼的,堪比神丹,其中自有剑气三千,可斩神帝。”

    “多谢五师尊。”

    “楚儿!!”

    而就在两人交谈之时,远处山路上,又陆续走来三道身影。

    其中两男一女,男子一矮一高,气息雄浑。

    而那女子,却是奇丑无比,不修边幅,正是棋魔、巨魔与丹魔。

    “二师尊、六师尊、七师尊。”

    秦楚苦涩一笑,朝着来人再度拜下。

    “大哥怎么想的?如今圣州混乱,竟叫楚儿出世历练!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大哥!!”

    丹魔傅红叶,原本也是一方无上宗门的传人,一身丹道无匹,本是圣州赫赫有名的丹道大能。

    只是后来,道侣背叛令其性情大变,一夜之间,傅红叶化身丹魔,屠了道侣满门,并将那负心之人生生切成千块,以其肉、骨炼制成丹,喂那第三者吃了下去。

    自此之后,丹魔一夕成名,受尽世人唾骂。

    七魔之中,她是唯一的女子。

    也是秦楚眼中,最关心他的六师尊。

    “六妹,大哥这样做必然有其深意,你就别再烦他了。”

    剑魔摇头苦笑,剑者,一往无前。

    他信奉的道,本就是杀伐之道,整日躲在山村里,能有什么大出息?

    好男儿,就该仗剑天涯,斩尽万敌,成就唯我独尊!

    只我剑心,万邪不侵。

    “是啊!六姐,楚儿都二十岁了,也该出门涨涨见识了。”

    巨魔朱大力瓮声瓮气地劝了一句,一身壮硕肌肉如山伟岸。

    血气如海,在其周身荡漾,隐隐发出阵阵金铁颤鸣,竟是一名少见的体修。

    “楚儿,这道阵图你且收好,关键之时或有大用。”

    棋魔白一玄掏出一道阵图,揣到秦楚怀中,又帮他整理了一番衣裳,“好了,既然出门,就不要丢了你六位师尊的脸面。”

    “是,二师尊。”

    秦楚眼中含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楚儿感激六位师尊的照顾,今日出世,定秉持师尊信念,扬名天下,早日助六位师尊,完成宏愿。”

    “铛铛铛。”

    九声响头,秦楚额上已经红了一片。

    然后在几人不舍的目光中,转身朝着村外行去。

    青山之巅,五魔负手而立,看着那一道远去的身影,久久不语。

    只是此时,五人脸上皆带着一抹淡淡的哀愁,就像看子远行的慈父。

    可眼眸中,又充斥一股深深的期待。

    这一去,秦楚之名,定然响彻南疆。

    这是六魔所坚信的。

    “嗖。”

    虚空中,突然有一道身影闪过,朝着秦楚追了上去。

    温如玉眼眸微凝,最终却没有动手阻拦。

    但凡天骄,身后多有护道者。

    剑魔修为乃是七魔中,除他之外最强的一人。

    有他跟随,温如玉倒也能够安心一些。

    况且,剑南辰虽是剑修,生性不羁,可唯独温如玉知晓,这位义弟,胸有大志,早已有出世之心。

    道至尽头,无道可走,方才觉明心境,是为感悟。

    生死间的历练,是最快的成长道途。

    可,楚儿不能死。

    所以,当他陷入绝境,于死中明悟,却无力回天之际,有人出手,打破他走过的道,引领他走向更远,是为…护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