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3章 临别嘱托
    “可是大师尊,四师尊…我从未走出过山村,如何去找寻那玄巳圣山?”

    秦楚眼中充斥激动,可转念又有些颓然。

    此时他心底,多少是有些紧张。

    这天地浩渺,强者辈出,听二师尊说,南疆人族虽然势微,但还是有几方部落,几尊古宗矗立的。

    那些古宗部落中皆有妖孽存在,与他们相比…秦楚虽有六位师尊,但…好像还是少了一份背景。

    当然了,以秦楚如今的眼界,自然不知道他这六位师尊,就算放眼圣州大地,也是赫赫有名的强者。

    别说南疆古宗,就算是中疆那些仙门,在六人眼中也根本不值一提。

    而这,便是温如玉想要他出去历练的原因。

    出于对秦楚的保护,六人自幼便不曾叫他离开山村半步。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斩断因果,一心向道。

    秦楚能有今日成就,本身天赋是一回事,心境通明也是关键所在。

    可,如此一来,他对于这人世的纷争,人心的把控就显得薄弱了一些。

    人世历练,练的非是修为境界,而是道心。

    只有经历磨难,欺骗,甚至生死,这秦楚的道,才算圆满。

    否则,就算他一直躲在山村,修至神帝,也决然称不上一句强者。

    那眼灵池,据传乃是南疆气运所在。

    其中池水充斥道韵,有淬炼体质,感悟道则之效。

    百年机遇,恰巧是秦楚出世的契机。

    到时,他只要在那场盛会中崭露头角,就可扬名南疆。

    而这,才是秦楚仙路的开始。

    万众瞩目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坏事。

    有名声,才会有挑战。

    而温如玉相信,以楚儿的天赋修为,他会很快发现,他于同辈,已是无敌。

    如此,无敌心境铸就,一路杀戮至天地巅峰。

    圣教,可灭!

    “你长了嘴就只知道吃吗?楚儿,就你这样,怎么去结识红颜、知己?”

    简云良冷哼一声,狠狠瞪了秦楚一眼,“这次叫你出去,不光是为了叫你开阔眼界,那灵池百年一现,不仅人族,就连海族众天骄也会现身争夺。”

    “海族…”

    秦楚眼眸微凝,心底本能地感觉到一丝厌恶。

    这南疆大地,与圣州其余四疆不同,土地稀少,海域众多。

    传言这南疆的无尽海,尽头是一域边界,与星空相连,被视为人族禁地。

    甚至,有人说海族一位超脱此界的大妖,就在那无尽海尽头沉睡。

    而海族之所以选择隐忍,正是在等着那头海妖苏醒。

    当然,传言是真是假暂且不论。

    如今有圣教镇守圣州,海族虽然猖獗,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与人族为敌。

    至多就是肆意挑衅,暗中诛杀。

    而以海族的实力,南疆各宗确实无力抗衡。

    所以这些年,死在海族手中的人族修士比比皆是。

    “楚儿,其实海族也并不像你想象的那般可怕,相反,他们对人族的仇视,是因为圣教的镇压,这一族中人,大多心性单纯,争强好胜,但只要你比他强,他对你的敬畏也是真的。”

    简云良深深看了秦楚一眼,自小六魔给这位小弟子灌输的思想,便是魔未必是恶,而世人眼里的圣教,也未必是正义的。

    虽然,为了保证这位小弟子的安全,六魔始终不曾告诉他那段与神主的仇怨。

    可隐约间,秦楚还是猜到了一些事情。

    “楚儿,虽然这二十年,六位师尊不曾叫你出去历练,但你要知道,师尊都是为了你好,你只有足够耀眼,才能被人看到,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这条仙途才不会寂寥。”

    简云良淡然一笑,语气中有些沧桑之意。

    此时这位书魔眼中,有些不一样的光彩。

    很显然,当初属于他们七魔闯荡圣州的岁月,一定是快乐肆意的。

    人,总是这样。

    有些东西,不经意间就成了过往。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一个相似的背影,一条熟悉的老街失落很久。

    走着走着,就散了,模样也变了。

    “志同道合的朋友?”

    秦楚眼中有些困惑,却也隐隐带着一抹期待。

    从小到大,他的身边只有六位师尊。

    而他的朋友,多是这山野间的野兽,花草。

    对于六位师尊的感情,他虽领悟的不透彻。

    但毫无疑问,秦楚是羡慕他们的。

    生死相依,祸福同享。

    “我真的也能遇到这样的知己么?”

    秦楚心底有些期待,“我的知己,必定是心怀天下,道心坚韧,正直且善良之辈!!”

    阿嚏!

    某处一道白衣身影打了个喷嚏,脸上带着一丝疑惑。

    谁在想我?

    “好了,楚儿,去跟你其他几个师尊道个别吧。”

    温如玉脸上并未有一丝波澜,随手从怀里掏出一尊黑色古钟,丢到了秦楚手中,“此钟可护神魂,虽然圣州修魂者不多,可还是要小心提防,万不得已,不可暴露你的神魂手段,以免被有心人盯上,记住,别给我丢人,你出去,不可提及师门,但却代表我六人颜面。”

    话落,大魔转身离去,自始至终脸上都不见半分不舍。

    “咳咳,楚儿,你别怪他,你大师尊就这样,长了一张温和的笑脸,说出来的话能冷死人。”

    简云良摇头苦笑,而秦楚却紧抿着嘴唇,看着手中的古钟,眼中渐渐有泪意弥漫。

    大魔的脾气,他如何不知道。

    这些年,六位师尊中,属大师尊对他最为严苛。

    可秦楚知道,是因为大师尊对他抱着最大的期望。

    “四师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秦楚看着那一道独自走向远山的身影,看着那一身玄衣飘荡间,透露的孤独,眼眸中突然涌出一抹悲伤。

    “说吧,这马上就要出门历练了,你想知道什么,四师尊都告诉你。”

    “四师尊,这画中的仙子是谁?”

    “这位是你大师尊的…”

    “老四!菜园子不用浇的么?”

    只是,就在简云良刚刚张口,远处山间突然传来一道神魂威势,险些将整座茅舍掀翻过来。

    “呃,咳咳,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瞎问什么。”

    简云良脸色一白,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件金丝软铠,语气终于带了一抹怅然,“这道铠陪伴我三百年岁月,乃是我师尊当年赠予我的,现在四师尊送给你了,出门在外,狗命最重要,这道铠可承神帝强者一击,亦能遮掩你身上的气息,记住,外人面前,保留七分实力,仇敌面前,出手既要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