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11章 身怀妖血
    “梦鸢圣女?”

    凌霄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域界深处,一片古林之前。

    只见在那林中,梦鸢衣衫不整,被魔气锁链囚禁一处,神色呆滞空洞。

    整整半月,每日凌霄都会前来,与她探讨魔性。

    除此之外,再无他话。

    如今的梦鸢,心神早已崩溃。

    恐怕只要凌霄散去魔气枷锁,不用动手,这位圣女自己就能将自己给诛了。

    伟光正,被魔囚困,日复一日。

    这种折磨对于梦鸢而言,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更重要的是,如今神主闭关,短则十年,长则百年。

    而以凌霄的手段,十年之后,圣州将会变成一副怎样的模样?

    人间炼狱吧?

    难道圣州安稳,真的要毁在我的手中?

    想死,又不想承担这份罪孽。

    如今的梦鸢,无疑是矛盾的,痛苦的。

    这几日,她也不是没想过办法,挣脱这魔气枷锁。

    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却根本无法撼动魔锁分毫。

    很明显,那魔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她。

    九天玄体,突然间梦鸢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笑话。

    闭关二十年,博览古今,立志守护天下苍生,诛尽妖魔。

    可如今,她方才出世,便遭此大祸,被人囚困于此,日夜折磨。

    这种耻辱,令梦鸢痛不欲生。

    “圣女想清楚了么?”

    而听到凌霄的声音,梦鸢本能地感觉到一种恐惧。

    原本麻木的眼神,开始透露无尽的慌乱。

    “凌霄,你休想从我口中问出任何事情,有本事就杀了我。”

    如今的梦鸢,已经不敢再无视凌霄。

    因为每次她那样做了,都会被后者欺辱。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你不是伟光正么?

    视妖魔为天敌,可现在,你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砧板上的鱼肉而已。

    太高的起点,总会摔的越疼。

    说到底,这梦鸢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道心圆满的前提是…有圣教圣女这个无与伦比的身份。

    整个圣州,谁人敢无视圣教威严?

    唯我凌霄!

    “神主到底去哪了,为何将圣教交给你掌管?”

    凌霄走到梦鸢身旁,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神色冰冷。

    “我就算死,也不会帮你!凌霄,你迟早会被神主诛杀,我劝你最好收敛一些!!”

    梦鸢银牙紧咬,一想到自己堂堂圣教圣女,竟被这魔坏了清誉,她心底就有种极复杂的绝望。

    尤其是那种无法抑制的快乐,更是叫她羞愤懊恼,备受煎熬。

    “呵呵,收敛一些?梦鸢圣女,莫不是我收敛一些,圣教就会放过我了?”

    凌霄摇头一笑,眸中冷意愈浓。

    “既是修行,诛魔与诛仙有何区别?无非是立场不同,梦鸢圣女,好歹我现在也算是你的男人,只要你臣服于我,我保证还你自由,我们一齐来…诛仙如何?”

    “你胡说!!!魔乱人间,天地不容,仙者慈悲为怀,以天下苍生为夙愿,怎可混为一谈?!”

    梦鸢神色苍白,心底亦有一股寒意升腾。

    诛仙?

    这天魔竟有如此野望,以诛仙为自身修行?

    只是,莫名的,梦鸢又觉得…此话不无道理。

    天生为魔,以仙为敌。

    于他而言,仙便是历练,诛之道成。

    纵使他慈悲善良,就凭这魔身,难道真的就能被世人接融么?

    突然间,梦鸢心底泛起一丝迷茫。

    所谓正邪,罪孽,只是立场不同,身份不同罢了。

    就好比,北疆众妖,从不敢踏足天地。

    为何?

    因为世人修行,信封斩妖除魔。

    可谁说妖类,就无一心向道,不造杀孽者?

    “是这样么?天地孕万物为恩,可修炼本就是掠夺天地之力,仙魔有何区别?再说了,圣教掌管天地,为何北驱妖族,南困海族?既然圣女说…仙者慈悲为怀,苍生平等,可为何他们却得不到公允?”

    凌霄淡然一笑,语气充斥玩味。

    而梦鸢却愣在原地,久久不语。

    “就算妖族臣服,好像圣教也未给他们相应的平等吧?”

    “我…我不管!我为圣教圣女,职责便是斩尽妖邪,凌霄,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要么杀了我,要么…我就在此,等着你被镇杀的一日。”

    “圣女口口声声说妖魔妖魔,你可知道,你身上也流淌着一丝妖族血脉啊。”

    见梦鸢眸光有些颤动,凌霄突然张口说道。

    “你胡说!!!”

    果然,梦鸢俏脸大变,隐隐有些惊恐。

    “我有必要骗你么?现在的你,连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凌霄脸上的淡然,更是令梦鸢眼中惊恐愈浓。

    她曾听神主提及,当初她诞生之时,体质驳杂,奄奄一息。

    正是神主,以通天修为,封印其生机神魂,以灵力滋养二百余年,方才将杂志尽除,铸就了她九天玄体之威。

    难不成,神主所说的驳杂,是她体内的妖脉?

    可如此一来,我究竟是谁?

    “梦鸢圣女,其实你说与不说,都没有太多关系,我想神主现在一定有要事缠身,否则神使陨落,圣子失踪,他怎会不来西疆一探究竟?”

    凌霄语气淡然,实则试探。

    以梦鸢的神魂层次,哪怕出现一丝的情绪波动,都难逃凌霄感知。

    “你…你不必白费心机,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梦鸢娇躯一颤,很快就平静了下去。

    可这一幕,却难逃凌霄眼眸。

    “好,既然圣女不信我,那我便带着你好好看看圣教的真实面目,仙…未必就是庇护世人的救世主,而魔,或许也不像你想象中的那般阴险。”

    话落,凌霄转身离去。

    如今这梦鸢的心绪,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想来用不了多久,她的道心就将彻底崩碎。

    接下来一段时间,凌霄打算晾一晾这位正道之光。

    如此一来,她心中诸多猜测必然落空。

    到时,只需一个沉重打击,或许就能叫她心甘情愿了。

    “仙…魔…”

    直到凌霄身影消失,梦鸢方才神色凄楚地喃喃自语。

    以她如今的处境,凌霄确实不至于编造谎言欺骗她。

    可,她怎会是妖?

    她身上的妖族血脉,又是从何而来?!

    一时间,梦鸢万念俱灰,心底竟突然有些后悔。

    她该问一问那魔,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