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05章 攻略圣女
    烟尘弥散之处,大地崩碎出无数裂痕。

    梦鸢身影坠地,身上金袍早已崩碎,露出一抹抹惊人的雪白。

    此时她的嘴角流露血渍,就连身上的骨骼也断了数根。

    只是她仿佛毫不在意,一双眼眸空洞呆滞。

    败了。

    她并不感觉意外,今日她被魔困于灵宝之中,寡不敌众,下场难逃一败。

    她只是没想到,她会败在凌霄一掌之下。

    甚至,就算他是天魔,梦鸢也并不觉得一丝畏惧。

    因为她的九天玄体,乃是千年不遇的神体。

    任何功法,她只需一眼,便能参悟,找寻破绽,最终杀敌。

    可,她甚至没有看清楚那少年是如何出手的,就败了。

    突然间,梦鸢感觉自己二十年的修行,实则没有半分意义。

    何为无敌,何为不败?

    原来,终究只是自己眼界太窄!

    “滴,天命之女道心蒙尘,恭喜宿主掠夺气运值500点,反派值5000点。”

    “这就开始了?”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玩味,果然,越是坚韧的道心,一旦崩碎,就是一息之间的事情。

    他之所以以雷霆手段镇压此女,正是为了,叫她明白,何为无敌,何为仙姿。

    九天玄体,确实玄妙莫测。

    放眼圣州,能够在二十之境突破神侯者,屈指可数。

    只是无论何种神体,在凌霄眼中都不值一提。

    更何况,这梦鸢自始至终,都没有将凌霄放在眼里。

    “梦鸢圣子,哦,不,梦鸢圣女,你现在,还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命运,我向来仁慈,所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凌霄淡然一笑,低头看着那脸上仙霞散去,青丝披落的绝世仙颜,眸中闪烁一抹阴森。

    这是一张,干净的仿佛瑶池仙水一般的娇颜。

    纤尘不染,空灵纯洁。

    一双星眸冷冽漆黑,却又蕴含一抹固执的深邃。

    看到她,凌霄仿佛看到了九天雪山巅的一株莲。

    神圣高傲,仙意盎然。

    “哼。”

    梦鸢俏脸一凝,忽然闭上双眼,一副生死无畏的模样。

    “圣女绝世之容,真是我见尤怜。”

    对于这位伟光正圣女的态度,凌霄自然没有丝毫意外。

    只是,杀她容易,可此女或许是整个圣州最了解神主之人。

    若是能令其臣服,必然作用更大。

    更何况,这梦鸢确实心向光明,一身正气,可那位神主大人可不见得是位正直之人啊。

    我,凌霄,虽是天魔,却愿度世人看清彼岸。

    “圣教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凌霄仰头看向苍穹,神色落寞,“似圣女这样的佳人,杀之实在可惜。”

    “无耻邪魔,你终究会受世人唾弃,被我圣教诛灭!”

    梦鸢深吸了口气,心底对凌霄的敌意愈发浓烈。

    这个该死的魔,竟如此作弄自己。

    你以为你说两句好听的话,就能磨灭我之意志?

    我梦鸢此生,心向光明,为妖魔天敌。

    要我臣服于你,简直痴心妄想。

    “圣女,你看这青天朗月,不如我们做些浪漫的事情?”

    凌霄阴森一笑,抬脚朝着梦鸢走去。

    闻言,后者俏脸一凝,神色惊恐地看向凌霄。

    尤其是少年嘴角的那抹邪意,更是令她有种发自深心的寒意。

    “嗡。”

    梦鸢手中突然有灵光涌荡,只是还不等她印向自己天灵盖,整个人竟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束缚,再难动弹一下。

    “圣女这是想干什么?”

    凌霄眼眸冰冷,只是语气却出奇的温和。

    自尽?

    示警么?

    只是区区一个四品神侯,又在凌霄域界之中,你就是想死,也得经过霄爷同意啊。

    “嗡。”

    一股诡异魔气化做锁链,朝着梦鸢周身缠绕而去。

    转瞬之间,梦鸢只感觉浑身一沉,灵力神魂竟再无一丝感应。

    而她的身躯,更是被那魔意禁锢原地,动弹不得。

    这一刻,梦鸢眼中终于生出一抹惊恐。

    “你想做什么!!凌霄,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我迟早有一日,会将你这个魔碎尸万段。”

    “在你眼中,被冠以魔名,就是坏人?这些年死在你们圣教手中的生灵,似乎也不少吧。”

    凌霄神色淡然,并未理会梦鸢的嘶吼。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对于天命之人而言,只要活下去,总会有反转和打脸的机会。

    可,我也得给你时间啊。

    “你…我圣教杀的,皆是邪魔歪道,他们死有余辜。”

    梦鸢冷喝,眸中充斥不凡。

    那一张如画仙颜上,是一抹对魔极致的恨。

    “你错了,圣教杀人,只需提前给这些人安上一个魔名,这仙途本就是与天地相争,杀人何错?”

    凌霄摇了摇头,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万物有灵,这天地又不只是人族的天地,为何妖魔就该死?”

    “你…强词夺理!难不成你们妖魔屠杀苍生就是对的?”

    梦鸢神色一愣,转而愤恨道。

    “屠杀苍生?千年之前,妖族占据圣州,后来圣教神主降临,以一己之力,屠杀百万妖灵,方才逼迫这一族退居北疆寒苦之地,一待就是千年,你要这么说,神主好像才是这世间最大的邪魔啊。”

    “你…”

    突然间,梦鸢的脸色陡然凝滞了下来。

    虽然她明知道,这魔不过是在祸乱她的道心,可此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顺圣教者生,逆圣教者死?这就是你向往的光明?梦鸢圣子,你未免…太可笑了。”

    凌霄负手而立,一张如玉脸庞上带着三分冷漠,七分沧桑。

    “光明和黑暗,皆是亘古存在,又岂是人族一言决断?”

    “不…不是这样的…妖魔生性凶残,喜怒无常,我斩妖除魔,是为了守护苍生…”

    “圣女可知道九幽瞑凤一族?”

    凌霄突然张口,打断了梦鸢的话。

    “自然知道。”

    此时梦鸢的眼神,已见迷茫,恐怕这位圣女心中,亦存了疑虑。

    “九幽瞑凤一族,三百年前举族投靠圣教,可最终她们是何下场?”

    “瞑凤一族因心向正义,被神主举族接引去了上界!此事世人皆知!”

    梦鸢眼中透露迷惑,显然并不清楚凌霄此问何意。

    “世人皆知?好一个世人皆知,可我怎么听说,瞑凤一族被神主举族屠戮,只为了她们身上天生领悟的冥火?”

    凌霄眼中悄然闪过一抹冷意,竟无端令这天地寒彻了下来。

    “不…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