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03章 我为天魔
    “梦鸢圣子误会我什么了?难道在圣子眼中,我与魔同流合污?”

    凌霄负手而立,身形洒脱。

    星袍之上,血光尽散,闪烁耀眼光华。

    闻言,梦鸢微微摇头,眼中闪过一抹歉意。

    她见识了西疆众人对于凌霄的恭敬,其中不乏神王强者。

    虽说,世人多愚昧,但道途之中,能修至神王者,可没有一个傻子。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梦鸢轻叹一声,朝着凌霄微微欠身,“公子今日之举堪称大义,手段也令梦鸢佩服,只是同为正道之人,斩妖除魔本是己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之方为护道,况且如今,邪魔奸诈,梦鸢不得不慎重一些。”

    “邪魔奸诈…不错!”

    凌霄点了点头,“圣子,神主大人可来西疆?”

    “公子有事?”

    梦鸢神色平静地看向凌霄。

    哪怕他施展手段,摆脱了嫌疑,可梦鸢心底还是有些不安。

    这是一种直觉,只要看到凌霄那张过于英俊的脸庞,她就觉得…恐惧?

    可,怎么会?

    以梦鸢的实力,莫说西疆,就算在中疆之地,也绝对是同辈最强。

    可如今,她竟在一个少年身上,感觉到了恐惧?

    就很莫名的,梦鸢还是觉得,这个少年,有问题。

    “如今圣教诸事,皆由圣子执掌,公子有事可告知圣子。”

    两位圣教长老温和一笑,对于凌霄,他们倒是没有太多偏见。

    圣教三长老,寻南支,擅长的乃是圣教秘术,追溯之道。

    方才在那阵影之中,他已经看到凌霄为了诛魔,一而再再而三地吐血倒地。

    可最终,这少年依旧坚毅地站在苍生面前,阻拦魔的脚步。

    虽说圣子心思细腻,考虑周到,但很明显,这少年既能从魔手中活下来,应该也是有大气运之人。

    这样的人,应该拜入圣教,为圣教脊梁!

    “哦?圣子代掌圣教?”

    凌霄眉头轻挑,有些意外地看了梦鸢一眼。

    一个区区四品神侯,竟能代掌圣教,这本身就说明了诸多问题。

    而以凌霄的心智,很快就想到了两种可能。

    第一,这梦鸢大有来头,甚至可能来自上界,否则,神主不至于如此袒护。

    第二,神主如今…有要事分不开身。

    而联想到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或许整个圣教,唯独这位从小跟在他身边修行的弟子,才算是完全可信之人。

    只是稍稍令凌霄有些疑惑的是,这圣子明显就是个伟光正的模版,修行只为诛魔。

    这样的心性,倒是符合圣教宗旨。

    可,她若是知晓神主的所作所为,会不会直接把道心给崩碎了?

    不论,如今这位圣教神主身上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九幽瞑凤一族的遭遇,都是真实的。

    只是或许他也不曾想到,那一族竟有人侥幸活了下来吧。

    “不错。”

    梦鸢神色冰冷地看了一眼说话的长老,似是在责怪他的多言。

    “神主大人去了何处?”

    凌霄随口一问,而梦鸢眼中却明显闪过一抹不耐。

    “公子还有事么?无事的话,请打开灵宝,我等还有要事前往南疆。”

    “无事了,我只是想纠正圣子一件事情。”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玩味,“我并非妖魔同伙。”

    “呵呵,凌霄公子说笑了,我家圣子只是过于谨慎了。”

    两位圣教长老讪笑一声,试图替梦鸢解释几句。

    “因为,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真魔,大魔,天魔!”

    凌霄淡然一笑,周身似有一股霸势冲霄而起。

    “嗯?”

    闻言,那两大长老脸上的神色顿时僵硬了下来,眉宇间皆带了一抹阴沉,“公子,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

    “我像跟你们开玩笑的样子么?”

    凌霄摇了摇头,一双眼眸陡然化做漆黑之色。

    与此同时,域界之中,似有魔意冲霄。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黑暗下来。

    隐有一尊魔日,悬于九天之上,透露诸世苍莽。

    世间光明尽数湮灭,唯独那日亘古不灭。

    两位圣教神使瞬间张大了嘴巴,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腾,直冲头顶。

    怎么…可能?!

    天魔!!!

    这股气息,…是天魔?!!

    圣州竟然又出现了天魔?

    唯独梦鸢,神色先是一凛,转而化做平静。

    这才对了。

    这才是她内心恐惧的原因。

    她非是畏惧这少年的修为手段,仅仅是身份。

    无法更改,天生注定的身份。

    一念至此,梦鸢周身竟有神辉散落,幻化成一座雄伟仙宫,在那魔辉中绽放出一缕清光。

    其中似有仙霞万里,古木成林,苍郁中充斥无尽生机。

    而此时,她的境界,竟有一丝的波动。

    七窍玲珑道心,恐怖如斯。

    心念通,有所悟,突破自然是水到渠成。

    “嗯?”

    凌霄眉头轻挑,微微颔首。

    不愧是五千气运的天命之女,这般心性,果然可怕。

    天魔二字,于这圣州之人而言,堪称魔障。

    可梦鸢,竟能从惊恐中,寻求突破的契机。

    “三大神使,速来西疆,天魔现世。”

    梦鸢手中,一尊神令显露金辉。

    只是就在那金辉浮空之时,却被一股无形神力莫名阻拦了下来。

    梦鸢眼眸微凝,第一次生出一抹凝重。

    这魔既然布下如此精妙的棋局,怕是也早就做好了应对圣教的准备。

    这诡异空间,可进可退。

    如果来的是神主,他就算阴谋败露,也大可逃入此界,暂避锋芒。

    而他既然将自己三人摄入此界,定是有着足够的把握,将她们尽数诛杀。

    “没用的,这里是我的域界,除我之外,任何神念魂识都传不出去。”

    凌霄淡笑一声,看向那两名圣教神使。

    若是两人鼎盛之时,杀之自然要耗费一些力气。

    可现在…

    元皇实则是凌霄此局颇为重要的一枚棋子。

    背锅,杀人,重创圣教来使。

    一位七品神帝作为棋子,若不能利用到极致,岂不可惜?

    通天彻地,尔等皆为蝼蚁。

    星河踏月,不惧万敌我在。

    “所以,第四神使,寒月宫主,皆是死在了你的手里?就连那位元皇,也是配合你演戏的一枚棋子?”

    梦鸢轻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她大致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只是她唯一有一点疑惑的是,这天魔是如何与海族扯上了关系?

    对于寻长老的追溯之法,就算神主也赞不绝口。

    他既感觉到了海族气息,就绝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