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602章 公子留步
    “咳咳!”

    虚空之中,梦鸢眼眸冰冷,周身金光有些黯淡。

    虽说方才,她并未参与大战,但光是余威,就令她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只是,如今邪魔已诛,她却并未感觉太多轻松。

    相反,她始终觉得,这魔诛的,实在太过容易了。

    虽然两位长老也受了极重的伤势,但这魔既能诛杀神使,联合海族覆灭寒月仙宫,又怎会想象不到圣教会派强者前来?

    更何况,那传言中的海族强者去了何处?

    梦鸢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到凌霄等人身前。

    “你叫什么名字。”

    此时她的眼中,是一抹绝冷之色。

    就仿佛,这世间一切于她而言,只是应当守护的责任,而非生灵。

    就连她的语气,也充斥一种源自本心的漠然。

    诛魔,是己任,而非情感。

    “凌霄。”

    凌霄淡然一笑,眸光始终平静。

    只是在其身旁,秦无双等人却多少有些拘谨。

    没办法,圣教统治圣州千年时间,堪称至高无上。

    无论是皇朝帝王,古宗之主,见到这一教,难免心生惶恐。

    “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详细告知于我。”

    梦鸢的声音里,并不掺杂一丝情感。

    就好像她天生无情无欲,不食烟火。

    “哦,前几日我从仙迹中走出,才知道西疆出现了大魔,并且这大魔与海族联手,妄图称霸西疆,颠覆圣教统治,我与寒月宫主商议,庇护西疆修士…”

    “说重点。”

    梦鸢皱了皱眉头,冷冷地看着凌霄。

    不是你让我说详细点么?

    女人心,果然善变。

    “夏枫与月筱联手潜入仙迹,放出了其中的大魔,然后今日元皇率领众妖邪攻打上了寒月仙山,诛杀了任宫主,那海族强者与其中一位大魔先行离开,留下元皇在此清理战场。”

    凌霄平静一语,而梦鸢却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她方才冷声问道,“你可见到我圣教第四神使?”

    “神使大人?不曾,据说当初神使大人去了元朝便音讯全无。”

    凌霄摇了摇头,神色充斥疑惑。

    有些事情,他无需点明,否则将会显得刻意。

    以这些圣教之人的德行,自己完全能脑补出完整的剧情。

    而他,只是一个无辜的西疆天骄,被卷入了这场灾祸而已。

    当然,此时凌霄倒是考虑到了,鹧鸪离身死,魂牌必然崩碎。

    可,这等秘密,他怎会知晓。

    神帝妖邪的手段,根本不是他一个神将之人所能了解啊。

    “圣子,神令。”

    就在此时,一旁的圣教长老递来一枚金色令牌,“元皇身上找到的。”

    一切,似乎毫无破绽。

    不论鹧鸪离究竟是怎么死的,怕是都与元皇拖不了干系。

    而凌霄众人,乃是元皇对立,诛魔英雄,这一点,在场数千弟子都可作证。

    “寻长老。”

    梦鸢漠然点头,轻喝一声。

    而那寻姓长老顿时心领神会,返身走到山道之前,周身突然有金辉升腾。

    “嗯?”

    凌霄眉头轻挑,心中有所猜测。

    怕是这位圣教长老,精通某种手段,可查探此地气息的变化。

    金光洒落,衍化阵法万千。

    其中渐渐有些模糊虚影浮现,竟是方才此处发生的变故。

    如此半晌后,那寻姓长老方才走回梦鸢身旁,轻轻点头,“圣子,这少年所说为真,确实是有大魔与海族降临,诛杀了任月盈。”

    “传信第一神使,查探近日自西疆前往南疆的海族,留意魔踪。”

    梦鸢点了点头,此事倒也不敢耽搁,只是一双眼眸却始终盯在凌霄身上。

    “既然邪魔已除,都散了吧。”

    “是!”

    寒山之上,众西疆修士纷纷躬身,转身离去。

    临行,每一人皆走到凌霄身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凌霄公子,我等告辞!”

    “后会有期。”

    凌霄神色温和,一一回礼。

    经此一事,他相信,很快,整个西疆都会流传他的美名。

    只是,就在凌霄等人抬脚欲要离开此地时,梦鸢眼中却陡然闪过一抹杀意。

    “凌霄公子请留步。”

    “嗯?”

    凌霄眼眸微凝,脸上却是一抹温和笑意,“不知圣子还有何事吩咐?”

    “方才我见阵中,公子有一尊可囚困大魔的宝塔,不知可否借我一观?”

    “哦?圣子这个要求未免有些过分了。”

    凌霄摇了摇头,脸上却是一副笑意,“怎么,圣子这是打算要强夺我的宝物?”

    “倒也不是,我只是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灵宝,能助你一个神将之人,困住七名神帝。”

    梦鸢话落,却见那两名圣教长老脸色陡然一凝。

    七窍玲珑道心,世间少有。

    不仅可明悟大道,很明显,这梦鸢的心思也是极其敏锐。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本就在局外,从未入局。

    所以对于任何人,都保持一份戒备。

    这便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虽说凌霄的计划,对于任月盈等人而言堪称精妙。

    却是因为这些人,本就坚信了凌霄乃是神使门徒,又见证了他诸多大义之举。

    可如今,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在梦鸢眼中却存在诸多疑惑。

    事情发展并无半分差错,一切仿佛是元皇与海族精心布置的一场骗局。

    可偏偏,自始至终,这个少年似乎都在局中,推动了局势的发展。

    而他,竟然还侥幸活了下来。

    世人愚昧,信奉眼见为实。

    可有时候,眼见的也可能是幻象。

    梦鸢方今入世,并未对任何人掺杂情感。

    她坚信的是,斩妖除魔,守护苍生。

    “我这宝,自然威势极大,囚困神帝,轻而易举。”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旋即在其头顶上方,陡然荡漾起一层恐怖涟漪。

    还不等那圣教两大神使以及梦鸢反应过来,三人身影连同凌霄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以如今凌霄神帝七品的神魂境界,如此贸然之下,寻常神帝根本难以抵挡域界吞噬。

    因此,当梦鸢等人反应过来时,身影已被摄入其中。

    而望着眼前这方山清水秀之地,三人脸上皆带了一抹诧异。

    尤其是梦鸢,美眸中更是多出一抹震惊之色。

    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

    她既为圣教圣子,手段众多。

    可人外有人这个道理,她懂。

    所以,对于凌霄的秘密,她并不感兴趣,她只是觉得如今一切事情,发生的过于巧合了。

    可如今看来,倒是她小觑了眼前的少年啊。

    如此,一切倒是再无一丝不合理之处。

    以两位长老的实力,猝不及防之下,都难挡此宝威势,更何况是那元皇以及几位低品神帝。

    “看来是梦鸢误会公子了。”

    梦鸢轻声一语,却见身前少年脸上突然扬起一抹温和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