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99章 邪不胜正
    “扑通!”

    凌霄身影坠地,半晌不曾起身。

    而熊寰则是冷哼一声,看向元皇,“你的人,竟敢挑衅本尊,今日我不杀你,是看在你与海族的情谊上,再有下次,灭你满族!”

    话落,熊寰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那古林之前的叠影,嘴角亦扬起一抹轻笑,“元皇,大功告成,我跟大人先回南疆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吧。”

    “多谢海族的朋友!替我向海皇问好。”

    元皇点头一笑,眼中却莫名带着一抹悲凉。

    演戏嘛,当然是要全套的。

    毕竟这寒山之上,还有不少看戏的观众。

    这些人,日后都将会成为此战的见证者。

    只是!!

    著名演员都跑路了,剩下一群龙套是什么下场?

    淦!

    背锅呗还能是什么下场。

    比都让你们装完了,你们拍拍屁股走了。

    剩下我和我元朝的小伙伴,等着被圣教诛了。

    甚至此时,元皇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凌霄必然会挺身而出,守护山中西疆修士、百姓。

    直到圣教强者赶至,将元皇等人诛于手中。

    如此,凌霄圣名,不日将传彻圣州。

    而作为西疆的救世主,就算圣教心中有所疑虑,也绝不敢贸然对凌霄动手。

    毕竟圣教,如今还是圣州正道执牛耳者。

    神主在意的,是世人赞誉,众生信仰。

    杀拯救了苍生的凌霄,势必会失去民意。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千古定律。

    况且,此次西疆危难,圣教始终不曾有强者降世。

    他们又怎敢再冒天下之大不韪,刁难救世的小英雄,凌霄!

    可!

    这一切,终归是与元皇无关了。

    西疆边境,一道金衣身影负手而立,唯一露在仙霞外的眼眸中,闪烁一抹凝重。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金色神令,“第四神使,死了。”

    “什么!”

    在其身后,两位同样身着金袍的老者眼眸一凝,充斥一种不可思议。

    神使八品帝境,这西疆有谁能杀他?

    “之前我圣教在西疆的暗探曾传信说,大元帝君联合邪魔、海族妄图颠覆圣教统治…”

    “海族么?”

    两位圣教长老对视一眼,神色早已阴沉下来。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尤其是这海族,占据南疆无尽海域数千年之久,底蕴恐怖。

    若非这一族无法长时间离开深海,恐怕现在这圣州的主人,未必会是人族。

    “若是海皇旨意,怕是圣州将有大祸,若单单只是海域一族,或许事情还不算糟糕,不过…”

    两位圣教长老对视一眼,“圣子…不如你先回悟道山,由我两人前往寒月仙宫,查明真相。”

    闻言,梦鸢轻轻摇头。

    既是神主交代的历练,她又怎会知难而退?

    “走吧,先赶往寒月仙山,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第四神使的魂识最后应该就是在那里出现的。”

    话落,梦鸢终于不再犹豫,抬脚朝着远空行去。

    “咳咳。”

    山道之上,凌霄的身影缓缓站起。

    此时他身上的骨骼已断了数根,气息萎靡,嘴角洒满血渍。

    唯独那一双眼眸,清冽冰冷,隐含笑意。

    演戏嘛,最主要是逼真。

    尤其这一次,他无法确定,圣教来的究竟会不会是那位神主大人。

    因此,更要小心谨慎。

    只是!

    无论今日圣教派谁前来,如何调查,怕都只会得到一种答案。

    元皇联手大魔、海族,诛杀神使,覆灭寒月仙宫。

    最终,大魔与海族返回南疆,元皇留在此地收拾残局。

    如此一来,圣教的目光,就该汇聚在南疆与海族之上了。

    那六位隐世的大魔前辈,你们是不是也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呵呵。

    南疆乱不乱,还不是你霄爷说了算!

    浑水摸鱼懂不懂?

    还有,那六魔的弟子,必然是位志同道合的韭…不对,同伴,凌霄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他了。

    “站起来了!!凌霄公子站起来了!!!”

    整座仙山,开始沸腾。

    西疆众人从断崖残殿中走出,看着那一道缓缓起身的白衣身影,神色悲苦,掌声雷动。

    这一刻,天地都仿佛因为少年的坚韧而感动,落下绵绵细雨。

    所有人站在原地,目露敬畏,看着那少年突然抬起双手,振臂高呼,“邪永远战胜不了正义!!”

    “正义!!正义!!”

    数万修者百姓仰天嘶吼,身上灵光绽放。

    只是!!

    就在此时,元皇脸上却扬起一抹不屑,随手一挥,只见一尊死气掌印浮空而出,朝着凌霄以及那无数人影镇压而去。

    与此同时,在那仙山周围,开始有一道道尸影出现,正是元皇统帅的百万尸兵。

    “轰!!”

    死印之上,鬼纹弥漫,透露无尽邪异。

    虚空顷刻崩碎,浩瀚的神威绵延百里。

    有那么一刻,元皇心中生出一丝念头。

    如果,他能趁此机会,将这少年诛杀,是不是…自己就还有一丝活路。

    只是这种念头刚刚生出,他便感觉到一种莫大的恐惧自心底升腾。

    甚至!!

    元皇有种错觉,只要凌霄想,根本无需旁人动手,他一个念头,就能令自己原地驾崩。

    “邪不胜正!!邪不胜正!!”

    面对一位七品神帝惊天的一印,以及那数十万的尸兵,此时寒月仙山上的修士心底早已绝望。

    唯一支撑他们的信念,即是凌霄公子方才所说的…邪不胜正。

    众人紧握着拳头,仰天怒喝。

    漫天散落的灵光,将他们的脸庞照映地愈发苍白决绝。

    鬼印轰然砸落,将那本就残破的仙山瞬间崩碎。

    最终,奇迹并未出现。

    近一半的西疆修士、百姓生生被这印砸成了粉碎。

    唯独凌霄身旁百丈之地,一尊漆黑古塔矗立天际,拦下了一缕神威,庇护了数千修士。

    只是他的身躯,却颤抖的愈发剧烈,身外血衣刺目,俨然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公子!!!”

    “哼!这宝倒是不错!竟能拦神帝攻势!给本帝碎!!”

    元皇冷哼一声,周身鬼雾缭绕,显然是动了真怒。

    可!

    就在此时,远处天空,突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破风声。

    然后,所有西疆修士便是神色惊喜地看到,一道道神虹自天际划过,转眼就到了凌霄身前。

    “龙主!!”

    “霄弟!!”

    “夫…堂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