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98章 葬于一处
    “轰轰!”

    滔天魔意,在熊寰体外流溢。

    魔韵之中,携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霸势。

    一步,虚空尽碎。

    而他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了鹧鸪离身前。

    “我…我没有教你做事,我只是想留她一命啦。”

    此时的鹧鸪离,再没有神使威严。

    以这大魔的实力,就算他鼎盛之时,也未必能够稳压于他。

    今日,他不能死!

    否则圣教必然会陷入被动!

    该死!!

    他明知道,这些邪魔随心所欲,杀人从不需要理由,完全凭心情。

    他又为何多此一举,无端招惹!!

    人生第一次,鹧鸪离竟对魔生出了敬畏。

    “死!”

    只是!!

    熊寰杀他,乃是受命凌霄,只见在其身后,一尊百丈魔影显化。

    天地间似有魔吼震霄,大地震颤,仿佛有绝世凶物将要破土而出。

    然后,在所有西疆之人呆滞的目光下,熊寰一拳轰出。

    虚空顷刻扭曲坍塌,魔威浩荡,天地间仿佛有万魔齐啸。

    不少修为弱小的弟子,只感觉周身气息颤动沸腾,竟被这一拳的威势,生生震得七窍流血而亡。

    “不!!”

    鹧鸪离眼中透露绝望,如今他本就是夺舍而回,以夏枫这具肉身的强度,根本不足以支撑他施展至强的底牌。

    而且!!

    这熊寰出手的时机恰到好处,他方才与任月盈拼死一击,耗尽了体内灵力,短时间里根本无法恢复。

    此时面对这崩天的一拳,鹧鸪离眼中尽是怨怒。

    “元皇!!救我!!”

    “嗯?大人,你都无敌了,何须旁人来救?”

    元皇负手而立,神色讥讽。

    而鹧鸪离脸上的怨怒还未散去,就彻底凝固了下来。

    此时,他似乎是看到,那山巅的少年,嘴角亦扬起一抹淡然笑意。

    突然间,鹧鸪离如遭电击,身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阴谋!!

    哪怕之前有所疑虑,鹧鸪离仍旧不曾觉得,凌霄有实力将他诛杀。

    更不觉得,在这西疆之地,除了那一道太玄道主的化身,还有谁能威胁到自己。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熊寰竟然隐藏了实力。

    而且,选在这等时机对自己出手!

    一瞬间,鹧鸪离突然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为何他会如此巧合地夺舍了一个少年魔身。

    为何那元皇等人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古塔之中。

    又为何,这寒月仙山上,会多出两魔。

    这是阴谋!!

    这是阴谋啊!!

    当然了,不到此时,鹧鸪离也绝对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竟能指使数位神帝为他所用。

    更想不到,他会有如此心计。

    一步一步,好像从很久之前,他就已经落入了凌霄为他准备好的圈套。

    如此说来,那任月盈或许…真的不知凌霄是魔!

    夏枫!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等等!!

    是那个夏朝皇子,传言中的真魔少年?!

    “嘶…”

    这一刻,哪怕是以鹧鸪离的心性,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这场局,凌霄竟布置了如此之久?

    堪称…天衣无缝!

    每一个出现的人,都被他牢牢地掌控了命运,扮演了他想让其扮演的角色。

    这与降智有个锤子的关系。

    就像一张网,无力挣扎,越挣越紧,甚至,无从辩驳。

    原来,早在圣教还未察觉到这天魔转世身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处心积虑地布置棋子,瓦解圣教的实力了。

    可,如此一来…

    鹧鸪离眼中突然涌出一抹慌乱,自己身死,整个西疆就再无人知晓凌霄的真实面目。

    甚至!!

    看着那西疆众人眼中对于凌霄的崇拜,鹧鸪离只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玩弄世人于掌心,却偏偏…世人敬你如仙。

    好恐怖的心性,好可怕的…谋略。

    圣教,危矣。

    “不!!我不能死!!”

    鹧鸪离身外,突然有魂光荡漾,转而化做神虹,将他整个肉身包裹。

    千钧一发之际,这位圣教神使终究记起了自己的使命。

    他可以死,但一定要让神主知晓天魔已归!!

    无尽的虚空开始波荡,鹧鸪离身前,光芒彻底扭曲。

    他竟主动燃烧了神魂,以八品帝魂,汇聚一印,朝着熊寰镇杀而去。

    这一印,威势恐怖至极。

    青天之上,裂痕密布。

    只是此时,熊寰眼中却不见一丝波动,以碾碎诸天之势,狠狠一拳轰在了魂印之上。

    “铛!!”

    鹧鸪离惨叫一声,半边身子瞬间崩碎。

    鲜血从天洒落,而他的眼中终究带了一抹绝望死意。

    只是!!

    就在他神魂离体,欲要逃走之时,眼前虚空突然一颤。

    只见一道少年身影浮现而出,站在他的面前,嘴角那一抹温和笑意,分明掺杂无上的魔意。

    圣州大地,精通神魂攻势者屈指可数。

    这,便是鹧鸪离要夺舍肉身的原因。

    如今,他燃烧神魂,本已虚弱至极,本欲逃走,却见那少年眸中,突然亮起璀璨血光。

    “不…”

    一股不可抗拒的吞噬之力瞬间席卷而来,将鹧鸪离神魂包裹,搅碎。

    与此同时,凌霄魂海中,突然多出一股驳杂记忆。

    而他只是平静地挥出一剑,就叫那夏枫肉身身首异处了。

    “好!!”

    “公子威武!!”

    整座寒月仙山,瞬间响彻如雷掌声。

    所有西疆修士、百姓看着那从半空坠落的身影,脸上皆是一副畅快的激动。

    虽然此时,凌霄杀人的时机多少有那么一些…阴险卑鄙。

    可,这能叫卑鄙吗?

    公子趁着两魔内讧之际,动手斩魔,这叫英勇大义,足智多谋!!

    更何况,对魔仁慈会有好下场么?

    看看瑶瑶公主,这领悟还不够痛么?

    既然今日,大家八成是活不了了,能诛个魔,也算值得!!

    “死!!”

    虚空之上,熊寰神色平静,看似凶狠地挥出一拳,而凌霄更是配合地倒飞而出。

    人未落地,血洒一空。

    “凌霄公子!!”

    见此一幕,无数人眼中瞬间见了泪意,原本对于死亡的恐慌,此时竟莫名消散了。

    大概,能与凌霄公子这样的当世人杰死于一日,便是他们潦草的一生中,最值得被人铭记的事情吧!

    就算,他们的后世子弟以后跟人吹牛逼,也多出了一个素材。

    我先祖,跟凌霄公子,一天陨的,葬于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