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97章 宫主陨落
    “圣州何时出现了此等大魔。”

    望着一步出现在仙宫众长老身前的高大魔影,鹧鸪离眼眸狠狠一凝。

    此时他能感觉到,那魔一身魔意堪称滔天。

    气息吞吐之间,空间都隐有震颤。

    可…

    这般强大的魔头,圣教为何始终不知?

    就很莫名的,鹧鸪离感觉,圣州将乱!!

    虚空之上,灵光万里,破灭魔辉。

    只是以熊寰的实力,寻常神帝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敌。

    只见在其身前,两位仙宫长老垂死挣扎。

    可以她们的实力,哪怕底牌尽出,竟连这魔的防御都不曾破开。

    大地道则,魔熊战体,本就以防御著称。

    哪怕熊寰灵力不在,可单凭魔意与肉身,也绝非这些蝼蚁所能抗衡。

    高踞九天之人,一夕陨落,亦非凡俗可挡。

    而有着熊寰的加入,很快,那原本占据上风的寒月众人纷纷吐血倒飞,惨叫连连。

    “诸位长老!!死战!!!”

    见此一幕,任月盈睚眦俱裂,仰天怒喝。

    在其玉手之上,有道纹开始凝现,而那一尊金色大鼎,瞬息化做百丈大小,朝着鹧鸪离镇压而去。

    与此同时,谭静水手中亦有道器浮现,乃是一道数丈红绫,凭空化做仙霞,将元皇身影尽数包裹。

    十数位神帝强者的拼命一击,威势可想而知。

    只见那寒月仙山上方,空间乱流横生,一块一块如同破碎的冰晶。

    方圆百里之地,灵气不存,山林坍碎,恍如末日。

    圣教统治圣州千年,虽说西疆常年混乱,但这等规模的大战,却从未发生过。

    只是!!

    神通道器不停碰撞,光是余威便镇杀了无数生灵。

    这注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正魔争斗,只是如今在凌霄的层层布局之下,那原本正魔的两方,完全颠倒了阵营。

    时间缓缓流逝,仙山上方,血气弥漫,魔芒呼啸。

    寒月仙宫人数虽多,可鹧鸪离、元皇以及熊寰皆是神帝七品的恐怖战力。

    甚至,随着元皇身外鬼芒呼啸,那些原本陨落的寒宫长老,竟缓缓从地上爬起,转身朝着同门扑去。

    鬼邪之术,可见凶残!!

    “扑哧。”

    熊寰手中,两名寒宫长老终究抵挡不住那如海魔威,生生被其捏成一地碎肉。

    “夏枫!!我就算拼着仙宫陨灭,也要诛你!!”

    任月盈银牙咬碎,眸中竟闪烁决绝。

    然后她一步踏出,身影瞬间出现在虚空阵下。

    此时她的身上,有灵光荡漾,化做一方月轮古印,没入那阵法之中。

    下一刻,只见阵中似有神影降临,俯瞰天地。

    一股莫名的寒意,自众人心底升腾。

    大道纹路化做月华,自天幕倾泻,层层叠叠,交织成印。

    然后,那神影伸出手掌,握住灵印,轻念法咒。

    苍穹之上,银光大盛。

    隐隐有一轮新月,遮掩天际,自阵中凝现。

    “夏枫,今日,我便代表月宫消灭你!!”

    任月盈身外,灵辉冲霄,尽数没入那古阵之中。

    这阵法,乃是寒月先祖所留。

    外可守护仙山,内可镇杀邪魔。

    只是催动法阵,必须要以极其庞大的灵力做引。

    若是以往,任月盈倒也不敢孤注一掷。

    可眼下…

    看着那被熊寰、元皇等人残忍诛杀的仙宫众长老,任月盈早已没有了退路可言。

    今日,若败。

    即是命与名皆失。

    哪怕以一身灵力做赌,她也要尽力一试。

    浩瀚神威开始涌动,一股镇杀万灵的无匹大势从天而降。

    只见那灵月之上,神纹显化,月中似有仙人谪落,携破灭万古之势,朝着鹧鸪离当头印下。

    “哼!任月盈,你以为凭你能杀得了我?!”

    鹧鸪离冷喝一声,身上亦有滂沱大势积蓄。

    一轮金色烈日当空浮现,照映苍穹,澎湃圣意。

    “去!”

    灵月金日一坠一升,将整座仙山生生碾成粉碎。

    万里虚空齐齐破裂,仿佛承受不住此等神威。

    就算是凌霄等人,此时也是急忙运转灵力,护住周身,朝着远空疯狂掠去。

    “轰!”

    无法形容的威势,如纪元陨灭般轰然荡漾。

    灵威过处,万灵皆陨,生机不存。

    刺目的光,照耀的整个世界如同白炙。

    而那原本笼罩在仙山之上的灵阵,终于在此时碎裂而开。

    “咔嚓。”

    听到声音,所有寒宫弟子眼眸陡然一凝。

    只是那烈日灵月的光辉实在太盛,根本看不清其中景象。

    唯独凌霄,负手站在山巅,眼眸始终平静。

    果然啊,哪怕肉身破碎,境界跌落,这圣教神使的实力,依旧恐怖至极。

    若非任月盈仗着这道古阵,怕是这一击之下,必然身陨。

    可即便如此,此时的她也必然离死不远了。

    “扑哧!”

    直到虚空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吐血声音。

    众人方才看到,一道白衣身影从天坠落,气息萎靡,仅剩最后一口生机未泯。

    而那寒宫大长老亦在熊寰与元皇联手之下,肉身破碎,神魂尽泯。

    “哼!任月盈,你真以为凭你,还有一个未成气候的真魔,就能与我抗衡?我于西疆,依旧无敌!待我将你神魂拘下,看我如何折磨你!”

    鹧鸪离的声音刚刚响彻,却见一道黑影从虚空掠来,一把将那寒月宫主握在了手中。

    “住手!!”

    鹧鸪离眼眸微凝,方才一刹,他足够将任月盈击杀。

    他之所以没杀,就是想将其擒下,搜魂镇魄,看看她究竟是如何投靠了天魔。

    可还不等他出手阻拦,却见那魔影手掌紧握,将任月盈瞬间捏碎。

    开玩笑,他能想到的事情,凌霄又怎会想不到?

    圣教强者如今必然在路上,他自然不会留下一丝威胁。

    今日这仙山之上,无人可活。

    “你!!!”

    鹧鸪离脸色一沉,眼中顿时闪烁杀意。

    该死的!!

    这邪魔竟坏了他的大计!!

    “你在…教我做事?”

    熊寰转身,目光森冷地看向鹧鸪离。

    而后者只感觉一股寒意直冲头顶,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不安。

    原本,他对这大魔就颇为忌惮,方才一印,亦耗尽了他体内灵力。

    若是这大魔对他出手,现在他…必然不敌。

    忍一忍!!稳一稳!!等一等!!

    “轰!!”

    只是鹧鸪离避战,凌霄又怎会给他机会。

    只见熊寰脚步踏出,周身大势节节攀升,每一步落下,都如大吕响彻,震撼人心。

    “你…你竟还隐藏了实力!!”

    这一刻,鹧鸪离心神尽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