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95章 大战伊始
    “嗡!”

    琉璃古塔中,元皇等人身外灵芒澎湃,朝着头顶虚空狠狠轰落。

    顿时间,整座古塔剧烈翻滚,似承受不住诸帝神威。

    一道空间裂痕,渐渐浮现天际。

    有刺目的光从其中洒落,射在鹧鸪离脸上,令他身躯无端颤抖起来。

    就是这种温度,就是这种气息!!!

    这是,自由的味道啊!!!

    突然间,鹧鸪离眼中闪过一抹凶戾。

    今日我从此塔出,便是龙归深海时。

    从此天地我为主,风云聚散听我令!!

    凌霄!!任月盈!!

    我定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大人,别抖了,再迟一会儿,就出不去了。”

    元皇眼中闪烁一缕魂光,嘴角亦扬起一抹冷笑。

    棋局已成,诸君入瓮。

    接下来,就是博弈的时刻了。

    只是!!

    今日无论是黑吃白还是白吃黑,都与凌霄这位下棋人没有丝毫关系。

    因为,自始至终,这场棋局,皆是他一人自娱。

    众生皆死,唯我独活!!

    “走!!”

    鹧鸪离狠狠咬牙,身化流光,朝着塔外掠去。

    而元皇脸上当即浮现出一丝冷笑。

    大人,看来你对自由真的很向往呢。

    仙山之上,任月盈等一众寒宫强者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剧烈颤抖的古塔,下一刹,眼眸陡然一凝。

    只见无尽的魔气开始汹涌,短短一瞬便化作阴云,笼罩了整座山巅。

    我…淦?

    这是怎么个情况?!

    所有人齐齐看向凌霄,却见此时,后者眼中同样带了一抹苦涩绝望,甚至嘴角都有一丝血渍划落。

    不好,公子怕是要撑不住了。

    “诸位,邪魔正在破塔而出,我怕是压制不住他们了!准备拼死一战吧!!”

    凌霄绝望嘶吼,周身灵光璀璨,原本萎靡的气息,都似重新焕发了生机。

    “什么!!!”

    任月盈脸色一凝,心底寒意弥漫。

    说好的,吃席呢?

    怎么好像有种要吃自己席的感觉?!

    “轰!!”

    最终,琉璃古塔化做一抹流光,没入凌霄魂海消失不见。

    而在那虚空之上,突然有几道魔影,渐渐显化了真形。

    “嗡。”

    仙宫众长老身外,皆有灵芒呼啸,衍化圣威。

    到了此时,他们似乎已经别无选择。

    虽然!!!

    凌霄公子此举,好像是帮了邪魔一个大忙。

    但…这又不是公子过错。

    他能冒死封印大魔,在众人眼中已是大义。

    如今他气息虚弱,被魔钻了空子,有什么好说的。

    此时再多责怪,只能证明他们这些人贪生怕死!!

    “哈哈哈哈!!终于出来了!!”

    鹧鸪离立于虚空,神色激动。

    下一刹,他的脸色却突然有些凝滞。

    只见在其身旁,元皇等人负手而立,周身皆有死气弥漫,勾勒成海。

    其中仿佛有万鬼齐啸,阴森邪异。

    而且!!

    最重要的是,此时鹧鸪离似乎发现,元皇身后,多了两人?

    其中一尊,乃是一道高达数丈的可怕魔影,周身披覆黑甲,一张脸庞威严凶戾。

    只是他的身上,似乎并无生机,唯独那一双猩眸中闪烁魂光。

    滔天的魔意,自其周身呼啸。

    一道道诡异魔纹,幻化无边异象。

    他就站在那,却给人一种天地不灭之感。

    而另外一人,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身材纤瘦,但周身散出的妖气,却堪称恐怖,隐隐有种潮咸的气息。

    大魔!大妖!

    这是两尊大妖魔啊!!

    此时整座寒月仙山上,所有人望着那两道恐怖魔影,皆狠狠咽了口口水。

    只是转瞬,任月盈心底便恍然了。

    这就是公子所说的,那头被夏枫自仙迹中放出的古魔吧。

    在他身旁的,应该就是为祸西疆的那头凶妖了!

    不!!

    应该说是…海妖!!

    那股潮、咸的味道,实在太明显了。

    我知道!!

    这是,海的味道!!

    这两人,当然是凌霄事先安排在琉璃古塔中的熊寰与叠影。

    任月盈毕竟是主场作战,占据地利人和。

    以元皇与鹧鸪离如今的实力,未必能将他们屠戮干净。

    如此…

    神使大人,我便帮你一手!

    “嘶…”

    鹧鸪离身外魂光瞬间汹涌,眉头紧缩地看着那一脸平静的元皇等人。

    第一时间,他以为这俩妖魔是凌霄同伙。

    可,不对劲啊?

    怎么看元皇等人的模样,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似的?

    进去是五个人,出来成了七个,你他就…不惊讶不迷惑?

    “夏枫!!元歌行!!你们竟然连手海族,屠戮我西疆生灵,今日,我便是身死,也要举仙宫之力,诛杀尔等!!”

    就在鹧鸪离暗暗沉吟之际,任月盈突然厉喝一声。

    整座寒月仙山上,陡然爆发出无数强横的气息。

    所有寒宫长老、弟子皆手持灵宝,严正以待,似乎做好了与邪魔拼命的准备。

    “联手海族?!”

    “咯噔。”

    鹧鸪离嘴巴微张,转头看向身旁的元皇,以及那两头妖魔。

    尤其是他们身上席卷的阴森气息,更是充斥一股令人心悸的邪意。

    这怎么看,自己好像都是与邪魔为伍了?

    反倒是那任月盈、凌霄等人,一身金光璀璨,正气冲霄。

    好像,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

    山巅之上,有西疆百姓、修士挤在殿前,朝着山下方向看来。

    此时他们的脸上,皆透露一抹愤恨。

    短短一日时间,这仙山之上已汇聚了十数万的流民散修。

    如今在他们心中,寒宫之主任月盈,还有那浑身浴血的凌霄公子,即是最后的希望!!

    “任月盈!!你休要胡说!!我乃圣教第四神使鹧鸪离!!你勾结真魔,愚弄世人,今日不诛你等,难解我心头之恨!!”

    说实话,此时鹧鸪离心底也有些彷徨。

    他感觉那元皇等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无论他们是哪一路邪魔,与天魔凌霄比起来,都不足为惧。

    总归如今这两方势力势同水火,就让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今日,他只要诛了凌霄,就算是大功一件!!

    “噗嗤!第四神使?”

    任月盈嗤笑一声,转头与凌霄对视一眼,眼底深处尽是讥讽。

    你别说,你这声音装的倒是挺像的。

    如果不是公子事先识破了你们的计谋,要是再给你配上个神令,说不定我就真信了!!

    “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你要是第四神使…我倒立吃屎!所有仙宫长老,随我一起出手!!”

    最终,任月盈再未废话,玉手挥出,只见一道灵光掌印瞬间凝现天地,朝着那鹧鸪离当头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