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92章 掌控一切
    “铛!”

    又是一股灵威冲撞而来,道鼎翻滚,而鹧鸪离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激动。

    难不成…凌霄那魔正在与人交手?

    是了!!

    肯定是这样的!!

    否则这鼎上的封印怎么会渐渐消失?

    他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烦!!

    “铛铛!”

    一连数次的碰撞后,那道鼎之上的封印之力,终于彻底削弱到了极致。

    鹧鸪离狠狠咬牙,身外魂芒大盛,直接化做流光,从那裂痕中冲了出去。

    “轰!”

    封印破碎,鹧鸪离身上的气息也悄然虚弱了几分。

    只是!!

    就在他身影出现在鼎中的一刹,整个魂体却陡然颤抖了起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大势从天而降,似要将他彻底镇杀。

    “该死!!难道这塔能镇压神魂?怪不得凌霄那个混蛋将我困在此地!!”

    鹧鸪离欲哭无泪,转身就欲返回鼎中。

    淦!

    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想逃!

    可以我现在的实力,怕是塔没破开,我就先破了!!

    只是!!

    就在这时,鹧鸪离分明是看到,在那古塔角落处,一道尸影静静躺在地上,周身早已没了半分生机。

    “嗯?”

    这位圣教第四神使仅犹豫了一瞬,便将神魂没入了那少年体内。

    与此同时,那股可怕的镇压之力当即消失无踪。

    可,还不等鹧鸪离开心太久,他的脸色却莫名凝固了下来。

    此时他似乎是感觉到,这具肉身中,好像蕴含着极大的魔意?

    我…淦?

    他竟夺舍了一具魔身?

    古林之中,凌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早在元皇赶来之前,他便以一枚七品丹药作为代价,叫风铃配合他演了这一场好戏。

    当然了,一枚七品灵丹,凌霄还是无比肉痛的。

    可跟这寒月仙宫的底蕴相比,这灵丹花的倒也值得。

    毕竟,鹧鸪离位列圣教第四神使,心智什么的,远非常人可比。

    要想请他入局,不花费些代价显然不行。

    最终,凌霄怒喝一声,周身神芒冲天,琉璃古塔化做百丈大小,将元皇等人的身影尽数笼罩。

    而在塔中的空间,鹧鸪离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元皇等人,眼眸狠狠一凝。

    尤其是此时后者身上的那一丝阴邪波动,更是令这位神使大人身心皆凉。

    此时他虽掌控了夏枫的肉身,但实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以这具肉身的强度,他顶多能发挥本体七八成的战力。

    而眼前这几人…竟他…的全是神帝?

    就很突然的,鹧鸪离眼眸微凝,心中突然泛起一丝苦涩。

    这么快的么?

    凌霄竟然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塔中异变?

    “你是何人?!”

    可…

    令鹧鸪离有些诧异的是,此时元皇竟未着急动手,而是神色戒备地看着他。

    “哼,邪魔,当死!!”

    鹧鸪离冷哼一声,身外金光渐渐亮起。

    只是这具肉身中,早已被凌霄布置了魔印。

    所以,在那金光弥漫之际,还有一缕黑芒若隐若现。

    “魔!你是魔!!该死的,动手,诛杀此魔!!”

    元皇怒喝一声,而鹧鸪离更是本能地催动灵力,在身前化做一尊神印。

    嗯?

    等一哈!!

    他说什么?

    我是魔?

    他要诛魔?

    突然间,鹧鸪离有些迷茫了。

    原本他以为,眼前这些人,必是凌霄党羽,进塔来诛杀他的。

    可此时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你们不是凌霄同伙?”

    鹧鸪离伸手,将那欲要施展攻势的元皇等人阻拦下来。

    “凌霄同伙?我乃大元帝君元歌行,那凌霄真魔骗我种下魔印,变成如今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我来此便是为了将其诛杀,怎会是他同伙?”

    元皇怒喝,眼中杀意凛然。

    “你也知道凌霄是魔?!”

    闻言,鹧鸪离身躯一颤,仿佛见到知己,脸上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由衷的笑意。

    终于!!

    终于遇到一个知晓实情之人了。

    如此,他就算肉身破碎,神令被夺,身具魔意,也不怕被世人误会了。

    “我当然知晓,我不仅知晓凌霄是魔,我还知晓,那寒月宫主与魔为伍,密谋仙迹中的成仙造化!”

    元皇眉头轻皱,神色有些疑惑。

    “你又是何人?为何被凌霄镇压在此!”

    “吾乃圣教第四神使鹧鸪离!!凌霄?镇压我?哼,若非那太玄道主从中作梗,凭他一个小小神侯,如何是我对手?!”

    鹧鸪离一脸悲愤,心中早已想好。

    只要他此次能够脱离困境,立马便会返回中疆,将此事奏禀神主。

    不论付出何等代价,他也一定要将那太玄道主诛杀!!

    “神侯?!”

    元皇神色一愣,心底寒意愈浓。

    此时他的一言一行,皆被魂印掌控。

    可他神智未泯,尚有思维。

    只是!!

    那凌霄才多大年纪,竟然是神侯强者?

    而且,更令人感觉恐惧的是,就是这样一样心计万千,将整个西疆玩弄于鼓掌之间的邪魔,竟然还…隐藏了修为?!

    淦!!

    就很突然的,元皇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呜呜。

    我也很想挣扎,可朕真的做不到啊!!

    到了此时,元皇也终于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恐怕这位神使大人,一早就被凌霄给诛了。

    如此,方才有后面那降临大元的邪魔,假借神令,传他邪功,种了魂印!!

    只是,事已至此,他早已没了选择。

    甚至!

    如果事情再重来一遍,他仍旧不敢对那手持神令的假神使产生一丝的怀疑。

    这就是圣教对四疆的掌控之力。

    尤其是对人族势力而言,圣教两字,便如天威。

    但凡有人敢生出一丝忤逆,下场只会是举族被屠。

    “原来是神使大人!!大人,你可一定要为我西疆苍生做主啊!!”

    元皇突然跪倒在地,眼眶通红。

    而鹧鸪离脸上的最后一丝戒备也终于消散而去。

    以眼前这几人的实力,虽不能说稳杀于他,但也不必如此卑躬。

    更何况,这里乃是凌霄镇压仇人之地,若非今日他与人动手,怕是鹧鸪离也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

    很明显,这元皇等人也是被那真魔欺骗的可怜人啊。

    “哼,只要能走出此地,我必将那凌霄剥皮抽筋,制成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