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89章 公子大义
    “咕噜!”

    整座寒月仙山,突然陷入一片死寂。

    尤其是任月盈,眼眸中更是涌动一抹浓郁的恐惧。

    不会吧?!

    神使大人八品帝境,别说西疆,就算放眼整个圣州,怕也就妖族那几个活了上千年的老东西能有将他诛杀的实力。

    妖族?

    不可能!

    妖族虽向来与人族不和,但如今神主修为至高无上,但凡是妖族有点脑子,也绝不敢轻易对神使下手。

    可除了妖族,还有谁能悄无声息地诛杀一位八品神帝?

    海族?!

    而看着那呆立原地,神色变幻的任月盈,凌霄眸中顿时闪过一抹阴邪。

    从叠影前往大元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想好了对付寒月仙宫以及那位神使神魂的对策。

    很快,他就要启程前往南疆,那里还有一位圣教神使坐镇。

    虽然从刀魔记忆里,凌霄推断剩下的六魔应该就潜藏在南疆。

    可…寻找他们是需要时间的。

    如此,不如先给那位神使大人添点乐子?

    海族强者众多,就算圣教也颇为忌惮。

    况且,这一族常年聚居在无尽深海之中,向来不喜人族。

    又加之深海地形复杂,圣教就算有心掌控,也无力而为。

    而这,便是南疆稍显自由的原因。

    无论是蛮人异族,还是魔修邪祟,多喜欢隐居在南疆之地,以图逃脱圣教制裁。

    叠影这几月之所以不曾以神使身份现身,实则是去了南疆。

    毕竟,这大魔虽擅长幻化,但也得有个模版啊。

    而以她的实力,伪装个海族强者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突然出现在西疆的凶妖,便是由此而来。

    如此一来,剧情大概是这样的,元皇隐藏魔身,被前往大元的神使察觉,破釜沉舟之际,这位八皇之首联手海族、真魔,将其诛杀,然后屠戮西疆,妄图颠覆圣教。

    一切,天衣无缝。

    布局,是要从几十章之前就要做好准备的,否则就会显得潦草牵强。

    我,凌霄,或许在某些至高强者眼中,如今亦是棋子。

    可谁说棋子就不能布置棋子?

    到有一日,棋子落尽,便是魔日换天,乾坤逆转之时。

    这叫怂?

    单单一个叶洛云,便有九百年的筹谋。

    这方天地,真正可怕的,从来不是什么天命妖孽,而是…那些活了无尽岁月的人物。

    不仅是实力,这些人的心智,方才称得上一句…近妖。

    “宫主,你怎么了?”

    凌霄眉头轻皱,脸上同样带了一抹惊慌。

    “公子…自从你进入寒月仙迹这三个月,大人从未现身,也不曾传信给我,甚至…”

    寒月宫主欲言又止,虽然此时她的猜测有些疯狂,可…

    这年头,月筱都与魔联手,进入仙迹拯救大魔去了,还有什么疯狂的事儿不可能发生?

    “甚至自神使大人去了大元皇朝那一日…便没了音讯。”

    “什么?!宫主的意思是…”

    凌霄心底冷笑,只是脸上的惊慌却恰到好处。

    只是转瞬,他又微微摇了摇头。

    “不可能!大人八品帝境,整个西疆有谁能悄无声息地将他抹杀!大人一定是有什么要事耽搁了。”

    演戏嘛,我凌霄不是针对谁,圣州的各位,都是垃圾。

    “公子有所不知,近几日西疆谣言四起,说是元皇以尸为兵,覆灭了六大皇朝!而且…据说西疆还有凶妖现世,化山为海,我猜测…或许…元皇本就是邪魔,又与海族联手…诛杀了大人…”

    任月盈轻叹了口气,脸庞上已见绝望。

    如果,月筱与夏枫当真将仙迹中的大魔放了出来,恐怕寒月仙宫,当真要有灭顶之灾了!!

    从一开始,任月盈便知道,月筱虽表面上无欲无求,但一直对寒月仙宫上一任宫主陨落之事耿耿于怀。

    原本,任月盈是想守株待兔,利用月筱将那仙迹中的成仙造化给带出来。

    谁知道…她的目的竟是仙迹中的大魔!

    淦!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这不是!

    “什么!!元皇居然是邪魔?还有…海族怎么可能有如此胆量?!”

    凌霄脸色一白,眼中充斥惊骇。

    而看到他脸上的绝望,任月盈更是心底一颤,试探着问道,“公子,为今之计,我们只能是…先暂避风头,再奏禀神主,等他来决断了!”

    “不行!事情还未弄清楚之前,我们若是舍弃寒月仙宫和西疆众生跑路了,岂不是要被天下正道耻笑!”

    凌霄义正严辞,周身似有仙意流转。

    闻言,一众寒宫长老心底顿时生出一丝敬畏。

    看到没,这就是我们的正道翘楚!!

    临危不乱,以天下苍生为己愿,哪怕面对如此凶魔妖邪,亦有坚持!

    凌霄公子,你大义!

    当受世人立像、歌颂、跪拜!

    等什么,舔他!

    “公子有所不知!如果此事当真有海族参与,恐怕就算是神主大人,也必感头疼。”

    任月盈摇头苦笑,眼眸中虽有对凌霄的敬,却多少是带了一丝无奈。

    如今大人挂了,这位小大人就是圣教意志所在。

    他若不走,任月盈自然是不敢轻动分毫的。

    可…

    一想到连神使大人都被人悄无声息地弄死了,她的心底就感觉一阵莫名的寒意。

    “哦?海族竟如此凶横?”

    凌霄眉头轻挑,对于这方南疆霸主,他之前倒是有所耳闻。

    只是,看任月盈的顾虑,似乎他还是有些低估了这海族的强势啊。

    “岂止是凶横!这海族本也是妖族分支,但却聚居在深海之中,以海为生,向来不将我人族放在眼里,而且,据我所知,这海族先祖,比妖族出现的更早,其中有些老东西,修为更是恐怖!公子,事不宜迟,还是先…禀告神主吧。”

    任月盈神色焦灼,显然是对此时局面无比的担忧。

    可…我他…怎么禀告神主,我又不是真的圣教中人。

    “宫主,我毕竟是神使大人来到西疆之后方才招揽的弟子,此事还得宫主来做。”

    凌霄淡然点头,眸光清冽,“就算是海族强者降临,在这西疆之地,也绝无可能是我圣教对手!宫主,你速速与教中取得联系,叫神主派遣强者前来诛魔!!”

    以中疆与西疆的距离,就算是神帝强者,前来也必然需要时间。

    而只要三五日,凌霄就有办法彻底解决掉寒月仙宫与那位神使大人。

    到时,一切罪责推卸到海族与元皇头上。

    我,凌霄,死守仙宫,庇护苍生,弘扬圣教意志,当受世人尊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