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84章 重踏九天
    “我还有两件事,想不明白,还希望前辈为我解惑。”

    凌霄神色淡然,并不见半分慌乱。

    只是这种平静落在仙族女子眼中,更像是一种对命运的屈服。

    她的修为,本就超脱此界。

    如今就算肉身破碎,单单神魂,也绝非神帝所能抗衡。

    更何况,眼前这位天魔转世身,修为明显还未踏入神王一境。

    如此,他又凭什么与自己抗衡?

    “我知道。”

    仙族女子轻轻点头,“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何知道,你会在此时前来?”

    “不!我想知道,前辈是如何知晓,我一定会出现在此界之中?”

    凌霄摇了摇头,如今看来,寒清秋不过是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

    她找不找得到自己,完全凭借运气。

    而寒月仙宫众人的职责,是将此处仙迹中存在成仙秘密,以及封印大魔的消息传扬出去。

    只是!!

    做这一切的前提是,这仙族女子知晓,自己一定会出现在此界之中。

    对于寻常修士而言,大魔两字,堪称禁忌。

    就算魔骨蕴含无上玄妙,恐怕也无人会轻易打它的主意。

    换句话说,或许只有天魔转世身,才会对魔骨感兴趣。

    否则,就算以这仙族女子的实力,都无法将那魔骨完全炼化,其他人更无可能。

    可…她是如何笃定,自己会出现在这方域界?

    毕竟,按照熊寰、梁翊所言,这方天地,浩瀚无尽。

    而圣州不过是万千域界中的一个,这仙族女子是怎么知晓,自己一定会转世重生,且在此处出现?

    就很突然的,凌霄想到了一种可能。

    梁翊?!

    “天魔殿有一尊魔将,封号邪龙,但世人多称他为…轮回魔将,当年我仙族大军覆灭天魔旧部,恰好,我叶族奉命追杀的就是此人。”

    仙族女子声音平静,耐心解释道。

    或许是千年的寂寥,令她心底早已充斥孤独。

    也可能此刻的她,内心还有些犹豫。

    总之,她似乎并不着急对凌霄出手。

    或者说,她有着足够的自信,凌霄…逃不出她的掌心。

    “果然。”

    凌霄点了点头,心底轻松了口气。

    如今看来,应该是梁翊轮回之时,被这仙族女子布置了手段,所以她方才能追查到他的气息,而非是…梁翊背叛。

    以这女子的心性来看,这倒也没什么值得震惊的。

    千年布局,只为一朝算计。

    这等手笔、魄力,当真是令人有些…恐惧。

    可她,充其量也不过是仙族一位不起眼的人物,尚且有此心智。

    可想而知,那些真正诛杀了天魔,如今掌控着九天的古神,又该是可怕到了何等地步?

    这条路,当真是处处凶险。

    天地只露一角,却是一场千年阴谋。

    “当初梁翊自废修为,踏入轮回,我曾在其身上留下一道神魂印记,虽说这道印记最终消散了,但…地点却是在这圣州荒地。”

    仙族女子眸中闪烁一抹笑意,“我叶族与梁翊的邪龙卫,征伐数百年,对于他,我有着足够的了解。”

    “以他的脾性,天魔陨落,他必会拼尽最后一滴血,为其报仇,可他却自行轮回,所以…我猜测,他是在等天魔归来。”

    “九百年前,我降临此地,并未找到邪龙将,却意外地遇到了躲在此处的熊寰,以及…这一道天魔头骨,所以…这大概就是命吧,也是我叶族的机会。”

    “十七年前,这道魔骨突然发出惊天嗡鸣,这仙迹中也出现种种异象,所以,我猜测,你应该是归来了,当然,我承认有赌的成分,但现在看来,我赌对了。”

    此时这仙族女子脸上,明显带着一抹心有余悸。

    可想而知,当初那魔骨异象究竟有多么骇人。

    按照凌霄推测,异象或许是由那一道本源祖符发出,而非是魔骨。

    毕竟,当初他融合天魔之瞳时,梁翊、刑深等人并未提及什么异象。

    可无论如何,他还是暴露了。

    如此,他总算明白了,寒清秋为何会在十七年前化形,而这仙族女子又是如何会知晓,自己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圣州。

    “最后一个问题。”

    凌霄深吸了口气,脸色始终平静。

    “前辈乃仙族之人,修为强横,如今仙族执掌天地,您本该享受万族尊崇,又何必…多此一举?”

    到了此时,凌霄也大概猜到了这仙族女子布置如此手段,究竟在图谋什么。

    如今她肉身破碎,镇压魔骨,根本无法将那一道头骨融合入体。

    也或者,她想要的,根本不是区区一道魔骨,而是天魔转世身。

    所以,她镇守此地,等待机会,也不过是为了…夺舍,重生。

    可,一旦她那样做了,就将成为新的天魔,九天不容。

    以这仙族女子的手段心性来看,就算远古定也是一方强者。

    如今仙族鼎盛,她为何要逆天而上?

    “是啊,原本我也以为,我叶族该受万族尊崇,享受这盛世荣光的。”

    仙族女子苦笑一声,一双星眸中蕴含沧桑悲凉。

    “当初仙族诛杀太古天魔,我叶族充当先锋,族中十三位老祖尽数陨落,堪称惨烈。”

    “我以为,天魔殿覆灭,九天太平,我叶族必受古神嘉奖,甚至有可能被赐仙源,可谁想到,最终我叶族竟因实力不再,被流放到了青苍界,最可笑的是,我族竟连一个小千世界的界主之位都不曾得到,仅仅只是分封了几个小世界,还要肩负镇压魔骨的职责。”

    “这让我如何与叶族先烈交代!!!简直有辱我叶族门楣!!”

    “既然仙族无情,我又何必忠义?天魔之骨,乃是应鸿蒙本源而生,只要我得到你的肉身,就有成就天地独尊的机会,到时,仙族挥手可灭。”

    “仙源?”

    凌霄眉头轻皱,眼中似有沉吟。

    很明显,眼前这仙族女子是因为分赃不均而心生怨恨。

    可从她的话里,凌霄却又隐隐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成就魔身,仙族挥手可灭?

    那当初真正的天魔,又是因何陨落?

    “好了,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因为…我心里有些犹豫,这一日,我盼了九百年,可真正到来时,才发现…成魔也是需要勇气的。”

    仙族女子摇头轻叹了口气,只是再看向凌霄时,眸光中已不见半分纠结。

    “凌霄,将肉身交付于我,此世,我带你重踏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