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83章 谁在局中
    太古天魔,九天不容。

    当初身陨,就连骨骼都被仙族拆分封印。

    可见在那些仙道巅峰的强者眼中,这尊大魔该是何等可怖。

    即便如此,他还是死了。

    就连天魔殿,都被覆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若说这其中没有一丝阴谋,怕是谁也不会相信。

    因此,此时凌霄心底多少是有些忧虑。

    之前融合天魔之瞳时,梁翊曾言,随着他修为越高,就越容易被那些高踞九天的仙神所察觉。

    而那个满头白发的女子,如今对于凌霄而言堪称极大的变数。

    毕竟,她究竟是敌是友,凌霄并不清楚。

    虽然在神识中,她一念镇杀了无数仙兵。

    但那些仙兵,似乎并不像真实存在,更像是这座大殿中的封印之力。

    而其中的天魔,也不是当初的太古天魔,而是凌霄神魂显化。

    唯独那名女子,仿佛亘古存在,屹立山巅,从不曾因何而变。

    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眼前的一切,仿佛一张大网。

    而凌霄如今,似在网外,又像是…从不曾逃脱。

    可,为何就是有些熟悉?

    不仅仅是那道莫名的血脉感应,那股绝冷之意…

    “罢了,多想无益,等出去此地,再问问熊寰等人吧。”

    最终,凌霄并未多想,抬脚朝着殿外行去。

    那一位仙族之人,怕是早已等的不耐烦了。

    “轰!”

    直到凌霄身影走出古殿,在其身后,那威严金殿突然幻化成漫天流光,瞬息破碎。

    整座仙迹,开始有神光弥漫,绽放出刺目的光华,恍如梦境。

    短短一息的时间,古林仙树统统化做泡影,自凌霄眼前飞速消退。

    紧接着,一座神山浮现轮廓,山巅之上,那仙族女子负手而立,冷眼看着眼前的少年。

    “不错,我实在没想到,你竟能如此顺利地将那魔骨镇压。”

    “多亏了前辈布置的灵阵以及传承的寒月功法。”

    凌霄淡然一笑,似乎丝毫没有看出那仙族女子眼中闪烁的欣喜。

    “呵呵呵,若这阵法和功法有用,我也不会困在此地九百年了。”

    闻言,那仙族女子微微摇头,看向凌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由衷的畏惧。

    “所以,前辈知道我要来,也知道我来是要做什么?”

    凌霄眼眸轻挑,此时倒也未再假装糊涂。

    他猜到这仙族女子必是有所图谋,但还是想不通,她为何如此笃定,会有人来这仙迹中,找寻魔骨。

    以她的实力,明显要高出此界设定,可她都对这道魔骨无能为力,更何况是这些下界蝼蚁?

    “我不知道啊,所以我等了九百年。”

    仙族女子巧笑俨然,眼眸中充斥一抹沧桑之意。

    “我将最好的九百年,全部倾覆在了这一处秘境之中,甚至丢下族人,舍弃肉身,以血脉为牢,将这魔骨镇压,你以为…我图什么?”

    “凌…霄?其实你不必疑惑,从你坐上无相天书的灵位时,我就知道…是你…也不是你。”

    仙族女子负手轻叹,周身似有仙意衍化。

    此时她的身躯,莫名有些单薄,却又有一股不屈服的执意。

    “所以…那枚灵丹…”

    凌霄眉头轻皱,他能感觉到这女子内心对天魔的畏惧。

    那种畏惧,甚至令她不敢说出天魔两字。

    可,是我,又不是我?

    这句话令凌霄心底莫名有些感触。

    “从我驾临此地的一日,便自碎了肉身,传承下功法,创建了寒月古宗,一来是为了掩饰身份,叫一些多疑的老东西知晓,我来,只是为了镇压魔骨。”

    “二来…我肉身刚碎,神魂有些不稳,这寒月仙宫可为我提供灵材资源,供我恢复实力。”

    “至于那枚丹药…我实在是怕你找不到此处仙迹,方才拿出些诱饵,吸引你前来。”

    仙族女子温和笑道,而凌霄却在此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你就不怕,一切筹谋弄巧成拙,便宜了别人?”

    凌霄眉头轻皱,说实话,他心底有许多疑惑。

    虽然这仙族女子实力恐怖,手段通天。

    可她又如何能知道,自己一定会在这一次进入仙迹?

    而且,寒清秋化形十七年,与自己年龄相同。

    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一些?

    “你以为,没有我,它是如何化形走出秘境的?”

    仙族女子突然玩味一笑,看向凌霄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蝼蚁。

    这种目光,令凌霄心底寒意愈浓。

    这就是所谓的上古强者,心智近妖,智谋无双。

    你所有的举动,皆在他们的算计之下。

    曾有人言,哪怕一条狗活了千年,它的心思也绝非常人所能想象。

    可笑,居然会有人觉得,反派就应该肆意张狂,到处杀人。

    恐怕凌霄一旦那样做了,立马就会被人察觉,诛灭。

    可就算他步步为营,谨慎小心,可如今看来,似乎还是落到了这位仙族之人的棋局之中。

    倒不是他大意,实在是…这局棋布置的有些久远。

    九百年。

    这个过程,长到足以令诸多棋子完美的掩饰身份,混在局中。

    他们或许平时无用,可仅仅挪动一步,就可能改变整盘局势。

    “那枚灵丹是我炼制的,又由历代寒月宫主温养,感情极深,成仙秘密,也是我叫人传扬出去的,月流云是我亲手诛杀,我早就知道,圣教一直试图掌控仙宫,所以我便顺手送了他们一场造化,毕竟,能驻守此界的,多半是我一族。”

    “可如此巧合之下,灵丹必然会以为,月儿死于圣教之手,她走出此界,定会寻仇。”

    “而她所能联合的,定不是正道之人,而我只需略施手段,就能令她相信,只有真魔,才能帮其复仇,所以…她会主动去帮我寻你,带你前来寒月仙宫,只要你到了此处,又怎么可能错过这场仙迹造化?”

    仙族女子眸中闪烁深意,“这方天地,没有人能踏出那一步桎梏,除非本体与天地灵韵同源,或者…炼化我叶族传承圣物,而就算灵丹落入旁人手中,也不会威胁到我的存在。”

    “至于这枚仙令…当初我叫月儿将其放于信任之人手中,并将仙迹中的秘密传扬出去,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灵丹一不小心暴露了,总归还会有人知道仙迹中封印着魔骨,对于你而言,这便是无法抵制的诱惑,如此,我相信,你迟早会来。”

    “明白了。”

    凌霄淡然点头,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寒清秋本体是一枚九品灵丹。

    只是,她对于圣教的恨是真的,对于上一任寒月宫主的敬畏也是真的。

    所以,作为一枚棋子,她的身份并没有令凌霄怀疑。

    至于这处仙境中的造化,自己既然是魔,终究会来寻这一道魔骨。

    而这仙族女子只需等在此处,就可守株待兔。

    甚至!!

    就算没有寒清秋,凌霄也同样会走相同的一条道路,只是或许会晚一些,或许会曲折一些。

    寒清秋落入自己手中,哪怕被吃掉,提升的也是自己的实力。

    于这仙族女子而言,凌霄越强,她的计划才越容易成功。

    而月筱…

    按照凌霄所想,她就算没死在自己手里,此次进入仙迹,多半也会成为这仙族女子手中新的棋子。

    甚至,她会为自己清除障碍,保驾护航,只是为了能让自己最终走入这处遗迹。

    在这里,这仙族女子,确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掌控一个神帝,轻而易举。

    仙令也好,传承功法也罢,这仙族女子既然知晓了凌霄的身份,总会有办法吸引他来。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