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81章 神主图谋
    “嗡。”

    九天同时陷入黑暗,万光俱灭,天地尽头,有一缕寒意流转。

    短短一息,神阳不在,灵光不存。

    九天之上,整座仙界,大雪天降,如临凛冬。

    无数强大的身影纷纷从沉睡、修炼中苏醒,踏出宫阙、古墓、神山、洞府,朝着远空望去。

    只见在那仙界尽头,有一尊雪山耸立苍穹,连通天地。

    而在那雪山之巅,一座恢弘石殿静静矗立。

    只是!!

    与这方世界的所有仙殿不同的是,那座古殿,并非金色,也无雕琢,竟是一座通体漆黑的石殿,宛如坟墓,隐隐透露一股荒凉魔意。

    在那古殿深处,一道婉转空灵,却又透露悲凉的叹息悄然响彻。

    “是…你么?”

    “轰!”

    与此同时,仙迹之中,凌霄眼眸陡然睁开,其中掺杂着一抹复杂的迷茫。

    在其头顶上空,那一道如玉魔骨陡然绽放仙辉。

    下一刹,玉骨化玄,散成璀璨流光,一闪没入了凌霄魂海之中。

    “啊!!”

    剧烈的痛苦瞬间席来,凌霄眼中,魔意不受抑制地汹涌而出。

    在其身后,一尊古老魔影恍如自远古破空而来。

    一道道蕴含至理的魔纹,开始在殿中亮起,绚丽夺目。

    最终,这些纹路幻化一印,没入了凌霄眉心正中。

    在那里,一道血红色的魔纹渐渐清晰。

    其中仿佛拘束世间最邪恶的力量,毁天灭地,寂灭万界诸世。

    凌霄周围,开始有一尊尊魔影显化,如有三千,齐齐跪拜。

    而他的气息,终于在这一刻陡然攀升。

    古殿下方,那仙族女子仰头目视苍穹,一双清亮的眸子里,是一抹与长相不符的沧桑。

    她的脸上并无一丝笑意,也没有半分畏惧。

    有的,只是一种难言的执意。

    圣州,中疆。

    圣州四疆,皆幅员万万里。

    唯独中疆,地域不大,可但凡能在此处占据一处灵山洞府,开辟宗门的,却皆是五疆中修为真正占据顶尖的人物。

    传言里,中疆有一处登仙台,乃是圣州气运所在。

    以往岁月,圣州强者想要飞升上界,唯有踏上登仙台,证已仙道,方才有被接引的可能。

    换句话说,登仙台,是圣州与上界唯一连通的地方。

    此处灵气浓郁,道韵天成,占此台者,可得圣州大势。

    而此时,在那中疆最中央的一处仙山之下。

    一道青衣身影从虚空显化,看着远处山峰,美眸中掺杂一丝怅然。

    这一月时间,叶青婵一路东行,追寻着脑海中那一道神异道音,终于来到了这仙山之前。

    只是!!

    这座仙山,名为悟道山,正是圣教宗门所在。

    以叶青婵如今的实力,放眼圣州年轻一辈,自然是最顶尖的存在。

    可在圣教这尊庞然大物面前,却实在是太过渺小可怜。

    “无论如何,都要尽力一试。”

    叶青婵深呼了口气,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在那仙山峰巅,一道金袍身影忽然睁开眼眸,日光流转,有大道纹路在其眸光开阖间荡漾。

    而他的嘴角,竟扬起一抹莫名笑意。

    “嗖。”

    叶青婵的身影如山间清风,飘然而过。

    与她想象中的凶险不同,这一路上,她竟不曾看到一位圣教门人。

    就连阵法灵印,也未遇到。

    直到她的身影出现在后山一座险峰之上,脚步方才放缓下来。

    只见此时,在其视线尽头,是一座古老的青石祭台。

    祭台高丈许,八角飞檐,其上雕琢诸多神异符纹,细细观摩,竟有道意流转,仙韵滋生。

    而在那祭台上方,一尊青铜古令静静悬浮,散发氤氲清光。

    若是凌霄在此,看到此令一定会无比惊讶。

    因为,这枚古令竟与他手中的那一枚寒月仙令极其的相似。

    “是你在召唤我么?”

    叶青婵黛眉轻簇,抬脚走到祭台之上,仰头望着那一枚青铜令牌。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那原本并无一丝灵光闪烁的祭台,突然有神霄冲天,化作大阵,将叶青婵的身影困于其中。

    “嗯?”

    叶青婵俏脸微凝,一把握住古令,周身灵芒汹涌,一股绝冷气息瞬间荡漾而开。

    只是!!

    她如今的实力,只在神王境界,又怎么可能破得开圣教神主亲手布置的囚牢。

    因此,待那寒光与灵阵碰撞的一瞬,叶青婵脸上竟涌出一抹苍白之色,嘴角亦有血迹划落。

    “记住了么?”

    远处金殿,神主负手而立,目视后山方向。

    那里,有一道璀璨金柱贯穿苍宇,矗立山巅。

    “是!神主!”

    在其身后之处,一道同样身穿金袍,仙颜如画的少女微微躬身,轻声应道。

    少女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模样,削肩细腰,身材长挑。

    顾盼之间,自有一股冷傲之意流于眉眼。

    一袭金袍璀璨绚丽,其上绣缀云霞,腰只一束,发亦简单,随意披散于肩上,又平添一种清新淡雅的温婉。

    她仅站在那,四周仿佛有仙乐轻奏,神雀环飞,浑然间,如九天玄女谪落世间。

    “你之神体,千古不遇,我用了两百八十年将你体内杂质炼除,又用了二十年,传你功法神通,如今整个圣州只知我圣教有位圣子,却皆不见你真容,你要记住,这世间因果,结之必报,若想踏入仙道巅峰,就需斩断杂念,不理俗世。”

    神主转头,深深看了少女一眼。

    “是!弟子谨记。”

    “如今乱世已出,妖孽横生,你既感道心圆满,就该有一番历练,自今日起,我需闭死关,短则十年,长则百年,此事不可告知任何人,你暂代我圣教神主之令,任何事自行决断,圣教强者,你尽可调遣,我会以此为由,昭告圣教,此为…你之历练。”

    话落,神主手中忽有一物掷出,落到那少女身前。

    而他的身影,则是消失在了殿前。

    而那少女接过神令,躬身拜下,再起身时,仙颜上已遮盖云霞,掩去真容,转身朝着殿中走去。

    悟道后山。

    神主身影一闪而出,整座山巅,突然有仙霞绽放,化做灵阵,将整座山峰囊括其中。

    而他的眸光,却已放在了那祭台之上的青衣少女身上。

    “等了你三百年,你终于回来了。”

    闻言,叶青婵眸中亦闪过一抹冷芒,在其掌心,那一尊青铜古令衍化神辉,将天地间所有的灵威尽数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