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61章 青丘古秘
    “下界?是!大姐,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望着白芷柔脸上的凝重,白芷溪神色一愣,转而渐渐认真了下来。

    就,很突然的,感觉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呢。

    最主要的是…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溜出去,找凌霄公子去啦!

    “好!芷溪,你听我说,我在下界,留有一物,在我儿叶凡魂海之中,此物关系甚大,断不可落入圣教手中。”

    白芷柔沉吟片刻,最终银牙紧咬,“你找到叶凡…”

    “是大姐的孩子啊!好,大姐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侄儿的!我…”

    话说一半,白芷溪突然愣在原地,俏脸上闪过一抹苍白。

    当初凌霄是抹除了她部分记忆,却也只是关于天魔真身的记忆。

    她去叶家找凌霄,正是因为后者说她侄儿是魔,并逼走了他。

    至于后来叶凡去了何处,是何下场,白芷溪并不清楚,可就是…感觉有些不安呢。

    怎么办?!

    如果让大姐知晓,凌霄与侄儿有仇,我…该帮谁?

    “芷溪…你怎么了?”

    白芷柔有些诧异地看了眼前少女一眼,尤其是后者阴晴不定的脸色,更是令她黛眉轻簇,有些摸不着头脑。

    “啊!!大姐!!没事,我一定会…尽量找到侄儿的。”

    白芷溪吓了一跳,小脸都隐隐有些苍白。

    却见此时,白芷柔微微摇了摇头,“我要你…杀了他。”

    “哦!好,大姐放心,我一定…”

    白芷溪茫然点头,可突然间脸色彻底呆滞了下来。

    “大…大姐,你说什么?”

    “我要你杀了他!芷溪,找到叶凡,然后杀了他!”

    白芷柔眼眶通红,眼中泪意愈发汹涌。

    叶凡,是她的儿子。

    可从出生到现在,她都没有照料他一日。

    当初白芷柔趁着那人突破修为之际,凭借琉璃古塔强行下界,本就是为了逃脱圣教追杀。

    成婚生子,也不过是为了将那件古宝藏入孩儿魂海。

    如此,就算那人手段通天,短时间里也绝无法找到。

    白芷柔在赌,赌主上能轮回归来,铲除磨难。

    可,如今看来,怕是希望渺茫了。

    有那古塔在手,叶凡修为必然会快速攀升,到时一旦他成为世间瞩目,怕就会彻底暴露。

    所以,为了圣州不至于落入邪魔手中,唯有将叶凡诛杀,叫那古塔连同他的尸骸埋入下界,白芷柔方才能彻底安心。

    至于白芷溪,这丫头精通空间道则,就算神帝强者想要擒她,也必然要耗费无数手段。

    况且,这丫头如今已是破妄,而只要叶凡一死,以她的天赋,下界堪称无敌。

    而有大道桎梏,那人就算有手段遣人下界,又怎么会是白芷溪的对手?

    如此,方才称得上万无一失。

    只要琉璃古塔不落入圣教手中,那人就绝不敢轻易屠灭九尾一族。

    主上,但愿你能早日归来,如此,我心底的愧疚方才能稍稍消散一些啊。

    “大…大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跟我说,我认识圣州一个很厉害的公子,或许他会有办法帮你的。”

    自下界归来,白芷溪对于凌霄崇拜,几乎是与日俱增。

    虽然,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何会有这种情绪。

    但,就是很莫名的,每天都很想他。

    她是忘记了凌霄化魔的一幕,可她依旧深深记得,那一道从天而降,满面盛阳的少年。

    仿佛,只要有他,这世间一切寒冷,都会不驱自散。

    “芷溪,你一定记得,我要你做的这件事,你谁也不许说,包括母亲,知道了么?”

    白芷柔深吸了口气,语气从未有过的凝重。

    她信过人族,可终究是信错了。

    以至于如今,她堂堂九尾一族三百年前的最强天赋,白白错过了自己最巅峰的几年。

    到现在,被人掌控,拘禁,生不如死。

    大概,白芷柔此生都不会再信任任何一个人了。

    “哦。”

    白芷溪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下一刹,眼眸陡然一凝。

    “有人来了。”

    “你寻个理由,闭关修炼,然后偷偷下界,一定要尽量瞒过所有人,还有这个,你放于魂海之中。”

    白芷柔亦听到渊顶传来的动静,挥手丢给白芷溪一尊金色小钟,“此钟名为造化金钟,乃是一件通天之宝,亦是我本命灵宝,蕴含我一缕神识,当有一日,你遇到能令此钟共鸣九声之人,可将…凡儿葬身之地告之,其他人,谁也不可说。”

    “大姐放心,我知道了。”

    白芷溪粉色眼眸中透露一抹坚定,伸手将金钟接过,娇躯诡异地消失而去,甚至空间都未荡起一丝涟漪。

    空间道则,本就是至强大道,于杀伐之中可出其不意。

    可真正厉害的,却还在隐匿一途。

    “芷溪,圣州的未来,就看你的了。”

    直到深渊中,再无一丝声响传出,白芷柔方才重新闭上眼眸,恢复了平静。

    那金钟威势,足够白芷溪抗衡神帝一击,甚至就算是神帝强者,也绝无法轻易破开其防。

    置于魂海,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竟圣教之人的手段,白芷柔了解的极其透彻。

    搜魂拘魄,更是手到擒来。

    至于最终,白芷溪能否完成使命,只能是看…造化了。

    “凡儿…母亲对不起你,母亲尽力了,你体内的封印,十六年才会破除,主上还未归来,所以…只能你死了。”

    白芷柔仰头,一滴晶莹泪光顺着脸颊滑落。

    而在其身前的虚空,突然有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芷溪来过?”

    来人一袭长袍如雪,身材婀娜,模样与白芷柔有七分相像,倾城绝代。

    正是九尾狐后,如今北疆最有权势的大妖之一。

    外人皆知,九尾一族与圣教往来密切,虽不理俗世,但在北疆却有一份独有的尊荣。

    如今圣教,掌控四疆,妖族虽与人族矛盾颇深,但…形势比妖强。

    能活着,它不香么?

    而也正是因为这份尊荣,成为了束缚九尾一族的枷锁。

    她们隐居青丘,谎称避世,又何尝不是一种,长远的打算。

    如今圣教为主,青丘得神主庇护,若是肆意妄为,一旦有朝一日,圣州更换了主人,九尾一族,必然万劫不复。

    说到底,眼前这位九尾狐后,方才是真正的…心思深沉,计策万千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