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60章 无力回天
    天殿之上,凌霄负手而立。

    一双星眸闪烁深邃,竟也带了几分沧桑之意。

    他清楚地记得,当初初见风铃时,这丫头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却偏偏对自己身上的气味感觉极为亲切。

    如今这一年时间,两人感情虽称不上深厚,但也绝对称不上不睦。

    可究竟是为什么?

    老子又不是天命之人,怎配拥有既定的青梅?

    一时间,凌霄对于风铃的身世,愈发感兴趣了。

    迷雾越多,大风四起。

    只是不知道,待这雾散,天地间又剩下几条臭鱼,几块砧板。

    “先将这仙令炼化,顺便也该收割一下剩下的几棵韭菜了。”

    最终,凌霄席地而坐,周身魔芒涌荡,将那古令包裹。

    顿时间,月华流溢,似在挣脱。

    只是凌霄神魂本就在五品帝境,而月筱也不过在六品层次。

    因此,在挣扎片刻之后,那一尊古令上的魂光,终是渐渐暗淡了下来。

    与此同时。

    西疆,大夏。

    夏皇神色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元皇,此时他身上的帝袍,早已被灵芒震碎。

    在那更远处的地方,无数身穿铠甲的大元将士静静矗立。

    只是!!

    令人感觉惊恐的是,那数十万将士站在原地,竟不曾发出一丝声响。

    甚至就连呼吸,好像都不复存在。

    “元皇!!!你敢灭我大夏,我大夏圣祖不会放过你的!!”

    夏皇眉宇间,带着一抹绝望。

    他实在没想到,这元皇竟有如此野心,征伐整个西疆。

    前日,大周,不,现在应该叫凌皇朝不征自溃。

    宁天策率领百万将士直接弃朝而逃,直奔大秦帝都,死守一城。

    而元皇竟马不停蹄,根本不做丝毫调整,率领雄军直奔大夏。

    而且!!

    最让人感觉恐惧的是,这些大元将士,似乎…怎么杀都杀不死?

    夏皇竟亲眼看到,有大元将领头颅被斩,竟依旧在奋勇杀敌。

    邪魔!!

    这才是真正的邪魔!!

    原本西疆,对于大秦女帝秦无双多有偏见。

    可,后者成名一战,虽葬杀百万大军,却无一人亲眼所见。

    所以,秦无双究竟施展了何等手段,世人无人得知。

    可这元皇不同,他竟亲率这近百万邪军,征伐天下?

    我淦!

    元皇,你好大的狗胆!!

    你就不怕圣教知晓,灭你满族么?

    如今大夏,神帝强者仅剩夏皇一人,所以在元皇六品帝威之下,他算个锤子啊。

    只是!!!

    夏皇本以为,夏朝动荡,他以神魂传信,圣祖必然会携天地之威,踩七彩祥云,从天而降,救他于魔爪之下。

    可,终究是奢望了。

    不仅圣祖毫无回应,就连大国师乔云礼,竟然也联系不上了。

    淦!

    圣祖,说好的统一西疆,带我成仙呢?

    怎么,最后还是我一个人承担了所有?

    “大夏圣祖?今日谁来,也救不了你。”

    元皇眼中,幽暗邪芒一闪而逝。

    紧接着,只见他手掌猛然探出,化作一抹四方鬼印,朝着夏皇头顶狠狠落下。

    “元皇!!想杀我,你也要付出点代价!!”

    夏皇怒声嘶吼,到了此时,他已知陌路。

    这朝,窃了十八年,终究是要…还回去了。

    可如今,他堂堂皇朝帝主,虽死,也要死的惊天动力。

    只见夏皇身外,似有龙影璀璨,凭空化作一掌,朝着那鬼印轰然落去。

    空间彻底扭曲,化作无尽浪潮席卷整座帝城。

    无数古楼瞬间坍塌,就连那大夏皇宫,都在此时崩碎成残。

    令人窒息的帝威化作风漩,将周围不少大元将领掀翻在地。

    可,夏皇本已是强弩之末,修为境界又弱了元皇一品。

    在那鬼印之下,金光轰然破碎。

    一同破碎的,还有夏皇的肉身神魂。

    只是临死,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苦涩。

    没有帝命,所以…注定凄惨么?

    若是这元皇晚些伐夏,圣祖祭炼的法阵怕也就成功了。

    到时,区区一个元皇,还不是挥手可杀?

    只是最终,带着满心不甘以及对圣祖的思念,夏皇…卒!

    “帝君,接下来…”

    有大元神帝站在元皇身旁,眼眸中带着一抹浓郁的恐惧。

    短短几日,眼前这位大元之主,似乎性情大变。

    原本元皇,威压一疆,霸势无双,却…不阴邪。

    可现在,感觉到后者身上散出的帝气,不知为何,众人心底并无敬畏,只有…恐惧。

    “杀光,出征,大齐。”

    元皇只冷漠一语,转身朝着夏宫深处行去。

    北疆,九尾狐族。

    白芷溪愣愣地看着眼前那盘坐在深渊之下的倩影,小脸上带着一抹浓郁的恐惧。

    “大姐…你是说…”

    “芷溪,我能信的过你么?”

    白芷柔轻叹了口气,俏脸上闪烁一抹悲意。

    “大姐!你说什么呢!你当然能信我,虽然我出生时,你就被困在这深渊中了,但大姐对感情的忠贞,一直是芷溪向往的呢。”

    白芷溪眸光闪烁,不知为何,此时脑海中好像浮现出一道黑衣身影,如神魔降世,替她阻拦下漫天剑光。

    一念成执,大抵如是。

    若非当日,凌霄出现的太过震撼,恐怕这位九公主,也不可能如此快地坠入神魂铭刻无法自拔。

    同理,寒清秋神魂中,虽也被凌霄铭刻了神念。

    可,终究她本身并无感情,或者说不懂感情,又未曾经历生死。

    所以,接下来,她大概会…被动地遭遇些挫折,如此方才能彻底倾心。

    “忠贞?”

    白芷柔摇头苦笑,眼中竟见了泪意。

    “芷溪,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

    “大姐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帮你做到的。”

    白芷溪点着小脑袋,拍着小胸脯,信誓旦旦地道。

    “此事关系着我九尾一族的命运,你一定不可叫第三个人知晓,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有人追踪你,你一定要尽可能地逃走,待在下界,不要回来,那里…相对要安全一些。”

    白芷柔深吸了口气,俏脸上终于涌出一抹凝重。

    之前那人亲临,已经显露不耐。

    若是她再冥顽不灵,怕是会有新的罪孽承受。

    可,那尊神塔,绝不可能落入圣教手中,否则这方天地,必然惨遭屠戮。

    就算真正的主上归来,到时怕也无力回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