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57章 月筱底牌
    “月筱长老,你不是也痛恨圣教么?不如,你我联手,覆灭此教如何?”

    凌霄嘴角扬起一抹阴邪,与平日里正直光明的形象截然相反。

    有那么一刻,月筱甚至怀疑,眼前这人,并非凌霄,而是那尊被镇压在此的大魔幻化!

    “邪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想要乱我道心,你还差些火候!”

    月筱冷喝,玉手虚空一握,只见一柄青色古剑顿时洞穿青天,化三千剑影,朝着凌霄头顶落来。

    “哎,看来月筱长老,不太喜欢我的提议。”

    凌霄淡然一笑,脸上却不见丝毫慌乱。

    直到那三千剑影落下,却见苍穹中,突然有一尊数丈高大的身影缓步踏出,立于凌霄身前。

    那是一尊,身穿铠甲的恐怖战影,一张脸庞威严冷漠,周身虽没有半分生机波动,可他就站在那,却给人一种无坚可摧的压抑。

    正是魔熊将,熊寰。

    “轰!”

    剑影垂落,荡起万千涟漪。

    此时虚空,仿佛有三千朗月高悬,散发绝冷的凌厉。

    而熊寰只是平静地伸出一手,朝着前方握笼。

    下一刹,天地骤然失色。

    万道魔光冲霄而起,阴云遮蔽晴空,亦将那三千银月彻底掩盖。

    “怎么会…”

    月筱俏脸苍白,根本来不及反应,熊寰的身影已经一步踏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恐怖的魔意,如潮水奔涌,将整片山林尽数笼罩。

    “魔!!原来夏枫说的是真的,你才是魔!!”

    到了此时,月筱哪怕再多疑惑,却也能清楚地感觉到,眼前这人,方才是真正的大魔。

    至于凌霄…既与邪魔为伍,必然也难逃干系。

    一瞬间,月筱迷惑了。

    这诛魔的少年,怎么会成了魔?

    圣教神使,又怎会收其为门人?

    可一切,又仿佛释然了。

    是啊,若圣教不是魔道,又怎么无缘无故,诛杀师姐,掌控仙门?

    “轰!”

    熊寰手掌握出,身外魔芒璀璨,衍化巨熊,咆哮天地。

    上古蛮族,血脉奇特,多有图腾信奉。

    而熊寰所属的大地蛮熊一族,便是以巨力与血腥杀戮著称。

    据说这一族,越战越勇,以血为誓。

    “想杀我!!做梦!!”

    月筱轻喝一声,莲步轻移,身外月芒渐渐璀璨,手中那一柄青剑之上,道文凝现,闪烁神异。

    方才一剑,她并未施展全力。

    或者说,在她想来,区区一个少年,哪怕天赋近妖,又怎么可能抗衡神帝?

    可眼前出现的大魔,却容不得她有半分大意。

    虽然这魔身上并无生机,可那般魔意,却堪称惊忌。

    “嗡。”

    寒月一轮,如夜挂枯枝。

    月筱头顶,一轮弯月新升,透露无穷神妙。

    浩瀚的帝威流转天际,仙辉洒落,将那一道红衣身影映衬的愈发曼妙。

    “寒月禁术,孤月弦!”

    月筱的身影缓缓浮腾,立于九天之上,绝美的俏脸上,是一抹不悔的执。

    拜入仙门,斩妖除魔,卫苍生太平,守天下正义。

    尤记得当日,初入寒宫,师姐的教诲。

    可一转眼,我已是神帝,站在西疆之巅,而师姐…

    孤月一轮,道不出的悲情刻骨。

    天地间,冷意弥漫,化千霞万虹,撕空而出。

    “嗡。”

    这一剑,月筱汇全力于其中,一缕月光快至极致,青天崩陨。

    凌霄只看到剑光切开虚空,留下一道银痕。

    再然后,那剑意玄月,便已到了熊寰身前。

    凌霄眼眸一凝,脸上似有些担忧。

    说实话,他知道熊寰很强。

    能够追随天魔,屹立天巅,成为天魔殿九将之一,这熊寰的修为,必然已经高到了一种他无法理解的层次。

    可即便如此,如今的他,已是一具行尸,灵力不存,只靠一缕神魂保留意志。

    六品神帝的全力一剑,不知熊寰能不能接下。

    “吼!!”

    而就在凌霄暗暗沉吟之际,只见熊寰头顶,那百丈魔熊仰天发出一声嘶吼。

    气息吞吐间,天地震颤。

    无穷魔光照耀天地,将世间所有的光明尽数掩埋。

    然后,熊寰依旧只是平静地伸出一掌,朝着那皎白凌厉的月光轻轻握笼下去。

    一股无可匹敌的霸势,自熊寰周身升腾。

    他站在那,如同磐石亘古,日月不侵。

    “轰!”

    月剑最终落下,连同魔影瞬间斩成粉碎。

    只是此时,熊寰的身影却不曾退却一步,静静地矗立在凌霄身前,将那剑光…尽数抵挡在一手之间。

    “铮!”

    刺耳的摩擦声瞬间响彻,此时凌霄能够看到,熊寰掌心,魔纹缠绕,化作磨盘,将那剑意渐渐磨尽。

    他的攻势,虽不猛烈,甚至有些笨拙。

    但…

    六品神帝威,撼不动此将分毫。

    “该结束了。”

    凌霄抬头,看着半空上的那一道红衣倩影,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笑意。

    此战,他有意试探熊寰战力。

    这尊魔将,虽不复往日之威,但如今看来,抗衡个七八品的神帝,应该不成问题。

    再有自己手中掌握的力量,只要不是九品神帝,应该都能应对了。

    如此,那前往四疆的神使…

    “嗡!!”

    就在月筱眼眸震撼地看着那随手将她剑意抵挡下来的魔影之时,虚空中,再度传来一声震耳嗡鸣。

    只见一道金光大阵驱散云雾,现出真形。

    其中,似有四道龙影蜿蜒,搅动万里风云,透露无上玄妙。

    九龙囚天,如今已是四龙化阵。

    虽说月筱实力恐怖,但有熊寰牵制,她也难逃一死了。

    “四龙之力,困!!”

    凌霄一手抬起,万道魔芒冲霄而起,汇于阵中,散发囚天之势。

    “吼!”

    四龙齐啸,声震青天。

    整片虚空,瞬间荡漾起亿万层涟漪。

    无尽的神威浩荡四野,毁灭天地的威压横盖而来。

    月筱脸色大变,一瞬间,冷汗湿透青丝,眼眸中更是闪烁一抹浓郁的不甘。

    师姐大仇未报,难道她当真要死于魔手?

    “不!!!”

    就在那四龙从天冲落,熊寰亦迈出脚步之时,月筱眸中,突然有月光汹涌。

    短短片刻的时间,她的一双眼眸,竟诡异地化作了银白之色。

    而此时,在其身前的地方,一尊青铜古令,散发淡淡的月华。

    起初并不起眼,转瞬之间,如月浩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