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56章 我摊牌了
    “公子说笑了!公子乃是神使门徒,身份尊荣,我怎会顾虑公子身份?”

    月筱眼眸微凝,尤其是此时少年脸上的笑意,更是令她心底无端生出一缕寒意。

    今日她之所以现身,完全是因为夏枫暴露行踪,乱了她的道心。

    她实在没想到,自己这位真魔弟子,竟有手段混入仙迹之中。

    可此时,面对凌霄这位圣教门人,她心底的戒备,根本不敢有丝毫放松。

    孤注一掷的意思,大概就是…不容有失。

    这一次仙迹开启,是她唯一的机会。

    若是败了,不仅师姐冤屈再难洗刷,就连她,怕也难逃一死。

    “呵呵,月筱长老,我们换个地方聊一聊吧,或许我能帮你完成心中所想。”

    凌霄摇头一笑,目露真挚,而月筱却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最终竟没有拒绝。

    在这仙迹之中,莫说一个神使门徒,就算是神使亲至,也必然会受此地封印镇压,境界跌落神将层次。

    而她,堂堂六品神帝,又怎么可能会忌惮一只蝼蚁?

    不杀,是因为月筱并非魔道,心有底线。

    圣教或许是杀害师姐的罪魁祸首,但眼前少年,却如盛阳灿烂,一身正气。

    她若为了一己私利,乱杀无辜,又与邪魔有何区别。

    “好。”

    月筱漠然点头,而凌霄却看了一眼寒清秋,沉声道,“寒师妹,这夏枫既能混入仙迹,怕是还有同伙,你与众人打探一下魔踪,我随后就到。”

    “好。”

    寒清秋神色淡然,心底却有些不屑。

    同伙?

    这夏枫不就是你弄进来的么?

    论演技,凌霄公子,你称第二,这圣州怕是无人敢称第一。

    当然,这些话寒清秋也只敢在心里念叨,对于这少年的手段实力,她是越来越畏惧了。

    而望着那转身离去的白衣倩影以及众西疆天骄,凌霄眼中顿时闪烁一抹阴沉。

    他之所以将寒清秋支开,自然不是因为不信任她。

    而是…不能叫她与月筱有太多的接触。

    这两人,目的相同,皆身怀惊天秘密。

    之所以没能站在一起,怕是因为两人心底各有顾虑。

    仙宫之中,束缚颇多,一旦过早暴露,必然是万劫不复。

    如此,若是此时叫寒清秋知晓,月筱是其同盟,那凌霄的地位,就显得不那么牢靠了。

    这个世上,能帮你的只有我。

    所以,无论我是魔是仙,你都别无选择。

    “月筱长老,我们换个地方,不必抵抗。”

    凌霄神色凝重,眼中魂芒流溢。

    而月筱只感觉一股天地伟力从头顶罩来,刚欲抗拒,又觉实在没什么必要。

    这凌霄无论有多少手段,都不过是个神将之人。

    一切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毫无意义。

    况且,这少年身上,并无半分邪气,行事光明,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心。

    直到眼前的世界变作另一番模样,月筱方才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周围空间。

    只见此处,乃是一座灵山顶峰,钟灵毓秀,道韵天成。

    远处天巅,更有一座青石大殿悬于虚空,其上神光明灭,道纹横生,说不出的雄伟壮阔。

    可…

    这仙迹之中,怎会有如此灵气充裕之地?

    外人不知,身为寒月仙宫上一任的真传弟子,月筱与前寒宫之主月流云乃是同脉嫡传,情同手足。

    所以,对于这处仙迹,她知道的东西,远非寻常寒宫长老可比。

    据传,这处仙迹乃是被寒月先祖封印于此。

    先祖从上界而来,身负使命,开宗立派,传下寒宫铁律。

    历任寒宫之主,一生不可离开仙山半步,需以毕生精力,镇压此界。

    月筱五十之龄,踏入神帝,本是个无欲无求的性子,向来不问世事。

    可随着师姐意外陨落,这位寒宫二长老终是性情大变,隐忍百年,只为…揭开圣教阴谋。

    “月筱长老,我听闻寒月仙宫上一位宫主飞升了上界,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凌霄淡然一笑,到了此界,月筱几乎与猪狗无异,随时可诛。

    “呵呵,自然是真的。”

    月筱美眸微凝,脸上有些淡淡的怨意。

    飞升上界,不过是圣教之人为了隐瞒事实编造的谎言而已。

    圣教神主虽然天下独尊,可众生之力同样不容小觑。

    一旦他失了四疆民心,怕是也将失去对圣州的掌控。

    “长老,你在说谎。”

    凌霄摇头一笑,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下来。

    “据我所知,寒月仙宫上一任宫主,生前修为虽强,但也不过七品范畴,如何踏出天地桎梏,飞升上界的?”

    “圣州之前,曾有妖孽天骄踏入神帝,便得上界召唤,飞升而去,谁说七品神帝无法踏出天地桎梏?”

    月筱玉手轻握,看向凌霄的眼神里隐隐带了一丝戒备。

    “那也得是三百年前了,近三百年来,我可没听说有人飞升上界,月筱长老,您的师姐,怕是被圣教杀了吧?”

    凌霄突然咧嘴一笑,却是瞬间令月筱眼眸圆瞪,一脸不可思议地朝他看了过来。

    却见此时,凌霄负手而立,一双眼眸如星河璀璨、深邃,透露一种说不出的沧桑之意。

    “你…你究竟是谁?”

    就很突然的,此时月筱似乎在这少年身上,看到了一缕霸意。

    那是一种,远非神帝所能相比的…霸绝冷傲。

    睥睨天地,我既为主,万灵臣服。

    “怎么可能…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报仇,月筱长老,只要你能告诉我,这仙迹中隐藏的造化,或许…你做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做到。”

    凌霄淡然一笑,周身道韵鼎盛,头顶日月同辉。

    整方域界,突然有龙吟响彻四野,无尽神辉从天洒落。

    天地,仿佛因他一人,变得璀璨通彻。

    “什…什么!!你…你不是神使门徒,说,你到底是谁!!”

    月筱身躯一颤,尤其是感觉到凌霄身上,那接近神王境界的恐怖波动,一双眼眸中更是再无一丝平静。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摆脱得了此界封印?

    神侯七品?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是神侯七品的强者?

    这般天赋,又岂能用一句妖孽形容!!

    这简直就是一尊…少年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