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55章 诛杀夏枫
    “真是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凌霄淡然一笑,突然伸出两指,凭空划落。

    “嗡。”

    刺耳的剑吟声瞬间响彻,只是与夏枫声势浩大的一剑相比,此时凌霄的剑指,多少是显得有些…过于敷衍了。

    只见一缕剑光,在那漫天金光映衬下极其的暗淡。

    甚至若是不仔细看,众人根本不曾看到那一缕被金芒遮掩下的清光。

    所以,大概此时很多人脸上的悲痛是真的。

    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一位正道翘楚,即将死在真魔剑下!!

    “凌霄公子!!”

    有人开始悲呼,眼中噙满泪水。

    您,这是何必呢?

    明明不用以身作则,亲手诛魔的。

    可是,您还是不畏艰险,誓要为西疆天骄作出表率。

    您的义举,当名垂千古,受万灵敬仰,为我正道之楷模!!

    而此时,待看清楚那一道清光中弥漫的恐怖剑意,月筱脸色陡然一凝。

    此时她似乎隐隐感觉到,在那一缕看似渺小的剑光里,竟蕴含着一丝…大道至理!!

    怎么可能?

    一个道则大成的夏枫,已经堪称盛世妖孽。

    而如果…嘶嘶!

    就很突然的,月筱眼眸圆瞪,仿佛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事物。

    “嗡。”

    两道完全不成比例的攻势,终于在半空悍然碰撞。

    可令众人感觉奇怪的是,此时夏枫的身影,竟突然静止了下来。

    连同那无尽金辉,仿佛凝固了一般,停滞在了半空之上。

    他的脸上,同样透露一种莫名的惊恐,嘴巴轻张,神色木讷地看着远处那一道负手而立的少年身影。

    怎么可能?!

    夏枫低头,看着手中那一柄金色道剑。

    此时在那剑身之上,一道极其细微却整齐光滑的切迹贯穿整剑。

    甚至!!

    贯穿了他的身体。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

    夏枫茫然了,两世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原本,他只是大夏一位不起眼的皇子,毫无地位,天赋平平。

    父亲懦弱,母亲早死。

    他的一生,大概会像西疆许多皇子那般,成年受封,于封地中了此残生。

    可一次仙迹之行,却叫他见到了这世间真正的绝色。

    寒清秋,夏枫心底最执着的梦。

    翩然入目,再难相忘。

    可,就在他拼命努力,想要向世人证名之时,却又遭遇真魔诛杀,命与梦皆失。

    重生归来,夏枫发誓此生再不会潦草。

    于是他布下惊天手段,强夺大夏真运,苟于深宫,步步为营。

    可为何,还是败了?

    从他走出夏宫之日,命运的轨迹就仿佛被人掌控。

    每一步,他虽走的谨慎,可想想却又有些…身不由己?

    怎么会这样?

    夏枫低头,看着心口渐渐渗出的鲜血,眼眸悲楚。

    此时他心脉尽断,已无活路。

    甚至只要他动一下,必然会血洒当场,瞬间陨落。

    “我说过,叫你将那枚灵瑾放于心口之上,关键之时可保你一命,你为何非要不听?”

    凌霄抬脚,走到夏枫身前,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什…什么?!你…你是!!”

    这一刻,夏枫遍体生寒,如坠冰窖。

    他突然明白了,为何自己无论走到哪,都逃不过眼前少年的眼睛。

    原来,整个大夏,不,应该是整个西疆都被他欺骗了。

    就连圣教神使,或许都已落入他的圈套之中。

    好可怕的手段,这魔…这一世竟更加阴险狡诈了。

    “死在你手里,我输的心服口服。”

    夏枫突然轻叹了口气,到了此时,再多不甘已无意义。

    如果这一切都是凌霄布置的棋局,他根本不算输,因为自始至终,自己都不是与他博弈的那一个,而仅仅是一枚任人操纵的棋子。

    “只是,能不能…别伤害她。”

    最终,夏枫的目光看向寒清秋,深情、执着,蕴含无尽苦楚。

    他实在想不通,这位寒宫仙子怎会在知道凌霄是真魔的前提下,还愿与他为伍。

    可,不重要了。

    只要她活着,就好了。

    “我怎么会伤害清秋,夏枫,收起你的虚伪吧。”

    凌霄冷笑一声,手掌陡然伸出,凭空化作一方雷日,将整片虚空瞬间遮掩。

    “滴,诛杀天命之子成功,恭喜宿主获得庚金道则(大成)。”

    “滴,恭喜宿主获得额外奖励:道则圆满机会一次。”

    “滴,恭喜宿主获得天命铸造值2%。”

    “滴,恭喜宿主获得培元神丹(七品)一枚。”

    “嗡。”

    刺目的雷光照映苍穹,所有人皆是本能地垂下眼帘。

    可等到他们再抬头看去时,半空中哪还有夏枫的踪迹,只剩下那一道白衣孤傲的身影负手而立,孑然如仙。

    与此同时,凌霄魂海中,记忆画面闪烁,而他的眼眸中也渐渐生出一抹好奇之色。

    果然,这夏枫上一世,也是被自己诛杀。

    只是临死之前,他曾在这仙迹深处,找到了一门功法,血蛟魔印。

    此印即是他当初掠夺夏川气运的手段。

    可,对于凌霄而言,这种魔印,限制太多,用处不大。

    不过…

    凌霄转头,看向那神色漠然的月筱。

    倒是他这位师尊,之前似乎是对夏枫抱有极大的期望,显然心底定是隐藏着惊人的秘密。

    “月筱长老。”

    凌霄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月筱身旁,脸庞上是一抹温和真诚的笑意。

    “此番,多谢公子了。”

    月筱神色不变,微微欠身。

    说到底,夏枫是魔也好,是妖也罢,总归是与她有过一段师徒情谊的。

    若让她出手,诛杀此魔,虽是清理门户,可难免会心生瑕疵。

    如今,凌霄斩魔,顺应天道,又何尝不是圆了她的道心?

    “长老为何会进入此处仙迹?”

    凌霄眉头轻挑,假装疑惑地问道。

    而月筱却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公子不知道,或许会更好一些。”

    “长老是在顾虑我的身份?”

    从夏枫的记忆里,凌霄已经看出,这位月筱长老,对于寒月宫主以及圣教并无太多好感。

    而联想到她的身份,以及当初寒清秋心底的梦魇,凌霄很快就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怕是这位前宫主的师妹,也是抱着与寒清秋同样的目的,誓要与圣教为敌啊。

    只是本质上,她还是寒宫长老,正道之人。

    所以大概她痛恨圣教,也痛恨…一切邪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