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30章 棋子尽落
    “公子,大人有何吩咐。”

    寒月宫主深吸了口气,神色凝重地看向凌霄。

    “大人说,她不日将秘密驾临大元皇朝,赋予那大元帝君一项光荣使命,大人命你前去大元皇朝一趟,告知其主,不可张扬。”

    凌霄抬手,轻抿了一口茶水。

    “大元皇朝?”

    寒月宫主眼眸微凝,起身朝着凌霄深深一拜,“公子放心,我这便前往大元。”

    “哦,对了,公子之前说有事找我,是何事?”

    “仙迹开启,此番干系重大,我希望宫主可以告知门下弟子,进入仙迹,一切按我指令行事。”

    凌霄沉声一语,而寒月宫主脸上顿时浮现一抹笑意,“原来是此事,公子放心,我定会告知弟子,叫他们…唯公子之命是从。”

    “如此甚好。”

    凌霄点头一笑,在他的计划中,势必要有人死。

    当然,死士凌霄不缺,可…能死寒月弟子,为何要死他辛苦培养之人?

    当然了,万般说辞,也不过是为了令那圣教神使相信,如今的任月盈,已是天魔附庸。

    到时,他只需略施手段,就能令两人大打出手。

    一位神帝七品强者,杀起来必然费劲。

    可有神使出手,一切自然就简单多了。

    你是魔,你才是魔。

    两位正道伟光皆为除魔,拼死互殴。

    时机成熟,真魔出手,收割造化。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至于为何不遣宁天策、萧北伐领兵来战…

    声势浩大,必然会被人察觉。

    圣教迟早会遣人来西疆调查真相,凌霄总不能将整个西疆之人全部杀光吧。

    所以,悄无声息地除掉这两人,才能令那口锅,严严实实地扣在某帝身上啊。

    环环相扣,步步为营。

    杜绝一切风险,将天下大势尽握一手之中。

    我,凌霄,才智无双还…帅的一匹!

    噗嗤。

    恐怕那圣教神使到死也不会明白,寒月宫主的恭敬,实则是对圣教、对神使身份的敬畏吧?

    “公子!我…去了。”

    寒月宫主微微欠身,转身消失无踪。

    而凌霄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自顾斟满茶杯,品着茶水。

    半晌之后,他方才起身,同样朝着山下方向行去。

    “凌霄大人!!”

    寒月山下,几名守山长老弟子看到凌霄,赶忙躬身拜下。

    “打开大阵,我要出去一趟。”

    凌霄淡然一语,而那几名长老弟子当即不敢有疑,打开大阵一角,目视前者身影消失远处。

    “主上。”

    直到凌霄身影行至百里之地,虚空中,方才有一道金袍身影露出身形,朝着他恭敬拜下。

    自从凌霄来了寒月仙宫,叠影便一直隐藏在附近,随时听候调令。

    圣教神主高踞天巅,自视无敌。

    所以,他大概也不会想到,这圣州大地,有人敢诛杀他圣教神使,以魔身替其传道。

    当然了,可能在神主眼中,能够诛杀八品神帝的,除了圣教之人,世间也只剩一个太玄道主。

    可后者常年藏身太玄道宗,根本不敢踏出一步。

    所以,这西疆大地,八品已是无敌。

    就算遭遇凶险,也绝不可能轻易陨落,更无可能…被人囚禁。

    而这,便是凌霄计划之所以能成功的关键所在。

    你确实站在第二层,视第一层皆是蝼蚁。

    可我虽身在第一层,也不过是故意叫你看到的假象。

    布局这事儿,实力是一回事,眼界也相当重要啊。

    “你先去大秦一趟,将这枚神识传音灵符交给秦无双,告诉他,无论如何,死守正阳城,绝不可出兵,另外,我会通知宁天策,祸起之时,叫他领军进入正阳城,共同守城,然后…”

    凌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你去大元一趟,这样告诉元皇,叫他放心征伐。”

    “是!主上。”

    听到凌霄神识传音,以及魂海中多出的一部功法,一枚魂印,叠影眼眸微凝,心底当即生出一抹震撼。

    自己这位主上,还真是…够阴够狠够算计的。

    “去吧。”

    凌霄神色淡然,而叠影当即不再犹豫,朝着大秦行去。

    直到后者身影消失,凌霄方才施展魂印,向那远在大周的乔云礼交代了一番,这才返回了寒月仙山。

    今日,那仙迹入口的神柱已经变成赤金之色。

    仙山深处,一座仙门渐渐显化真形。

    想来用不了多久,这座西疆最神秘的遗迹,就将彻底开启。

    至于此行是凶是吉…

    呵呵,对大部分人来说,应该是凶,对我凌霄而言,只是一场棋局的收尾。

    当然,这场棋局,势必不可能三五日结束。

    而等到凌霄从秘境中出来的时候,怕是这西疆,必然已经天翻地覆。

    至于夏皇…

    凌霄当然也下了死令,若有敌犯,杀无赦。

    我…淦。

    此时身在夏宫中的夏皇心底慌的一匹。

    您把大夏精锐都带走了,把国师带走了,把司空一族给灭了,若有敌犯,我…拿锤子杀无赦?

    就挺突然的,夏皇总觉得,自己好像该修陵了。

    大周皇宫。

    宁天策有些诧异地看着乔云礼,眉宇间有些疑惑。

    “国师的意思是…霄弟叫我们到时一路南退,进入大秦帝都?”

    “不错!主上说,不日西疆将有大变,到时元皇领兵来犯,佯装不敌,退入正阳城,与无双女帝一齐死守一城。”

    乔云礼心中也有些疑惑,为何主上好不容易打下了大周,又如此轻而易举地让给别人?

    元皇?

    虽说大元皇朝位列八大皇朝之首,可听主上的意思,怕是大秦已是囊中之物。

    如此,三大皇朝在手,还怕他个锤子的大元皇朝?

    当然,这样的想法,并非是乔云礼的愤怒,而是对主上的心疼。

    虽然,他也不知道主上在顾虑什么,可就是很心疼。

    主上,你才是那个该站在西疆顶峰的男人啊!!

    “我知道了。”

    宁天策默默点头,却未再多说一句。

    如今大周叛军已除,朝堂安稳。

    废话,能不安稳么?

    不安稳地都诛了,竟剩下听话的狗子了。

    可霄弟此举…

    罢了,以宁天策对凌霄的了解,这个少年绝不会无缘无故做出决定。

    他既要死守正阳城,就必然是…有至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