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我们反派才不想当踏脚石 > 第528章 与魔勾结
    如今,这圣教神使必然已经开始联想。

    而凌霄要做的,就是给他创造一个机会,叫他看到,任月盈对自己的恭敬。

    如此一来,嘿嘿嘿。

    眼见为实,方才能令人坚信啊。

    好你个寒月宫主,没想到你竟然…反水啦!

    至于西疆变故,原本凌霄是想,灭了寒月仙宫,杀了这位神使大人,然后散出魔踪,迷惑圣教。

    但…

    如今想来,一旦神使死在此处,寒月仙宫又被人所灭,到时圣教必然震怒。

    到时候,秦无双等人势必会陷入麻烦。

    当然,凌霄倒不是在意他们的死活,实在是这辛苦打下来的西疆,万一被神主掌控,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所以,神使被杀,寒宫被灭,必须要有人背锅。

    而且,这个人,一定是西疆赫赫有名的强者,且有实力做到这些。

    什么?

    整个西疆,皇朝至强不过是神帝六品,如何能杀得了八品强者?

    无妨,修为不够,邪术来凑。

    我看鬼无魄修炼的那一门玄阴阎罗圣典,就很不错嘛。

    到时候,有邪魔帮忙打下西疆,再有圣教强者降临将其诛杀。

    不费一兵一卒,不必过于出风头,将这西疆收入掌中。

    妙啊!

    我凌霄,机智过人,才华横溢,威武雄壮!!

    无双,不必谢我。

    这般想着,凌霄身影陡然踏出域界,朝着寒月山巅行去。

    与此同时,在其魂海之中,那原本灼烧的两道灵火,陡然大盛。

    圣教神使瞬间惨叫,只是那道鼎之上,却突然…崩碎出了一丝裂痕。

    “咔嚓。”

    “嗯?”

    圣教神使魂体一颤,强忍剧痛,低头却见脚下道鼎上,浮现出的那一条黑色缝隙,眼眸陡然一凝。

    “哈哈哈哈哈!凌霄!!我该说什么好!自作孽,不可活,你想折磨我,却不曾想到这道鼎根本支撑不住两道灵火的威势吧?”

    只要此鼎一碎,封印必然崩溃,到时候,就算他失了肉身,区区一个凌霄,还不是挥手可杀!!!

    此时,这位神使大人恨不得脱下裤子,滋一下那道鼎破碎之地。

    如此,它必然会崩的更快。

    可…

    我能怎么办,我他…肉身都碎了,哪来的尿?

    “宫主可在?”

    寒山大殿,凌霄身影浮现而出,站在殿前轻声笑道。

    此时他能感觉到,那笼罩寒山的古阵威势,愈发澎湃恐怖了。

    甚至远比当初云黍仙宗那一道,还要可怕的多。

    莫说一个神帝五品的刑深,就算是八品神帝,想要破开也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什么?

    你以为我真的会叫寒清秋去破坏阵法?

    兄弟,域界随我而动,我在阵内,域界自然也在阵内。

    到时候只要悄悄放出夏枫,又有谁会察觉?

    而待感觉到此阵威势,你猜夏枫会不会被寒清秋舍身帮他的义举所感动?

    清秋!!

    你大义,正直且美丽,不愧是我此生挚爱!!

    到时,天命之子彻底信任,想怎么玩弄,还不是看我凌霄的心情?

    “嗯?凌霄小大人!!”

    寒月宫主的身影瞬间出现殿前,模样恭谨。

    没错,她是七品帝境,可在圣教并不受重用。

    如今在这荒蛮西疆也有百年岁月了,却根本不曾完成神主嘱托。

    所以,任月盈心底也是有些没底。

    如果,她此生都无法找到那一道成仙秘密,是不是神主永远都不会调她回中疆圣地了?

    说实话,任月盈心底虽有彷徨,却没有一丝的反叛之心。

    她曾亲眼见识过神主的实力,在这圣州大地,敢背叛神主之人,只有一类人。

    人间,不值得。

    她只盼能在此乱世,妖孽辈出之际,借他们之手,找到那一道造化。

    完成任务,回归中疆。

    到时,她的仙路,必然是扶摇直上。

    最起码,就算能晋升圣教长老之职,也好过在这偏远山地萧索度日。

    中疆,圣州灵韵之所在。

    为何中疆强者众多,天骄强横?

    正是因为,那里,方才是天道所在,仙人所居!!

    “前辈神帝七品,这声大人,太折煞我了,如果宫主不嫌弃,喊我一声公子即可。”

    凌霄笑容温婉,并无一丝盛气,这倒是令寒月宫主眼神愈发温和,同时心底暗暗感慨,这少年…不简单啊。

    小小年纪,不骄不躁,行事磊落,身具大义,将来,必是圣教梁脊!

    俗话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他既是神使门徒,想必等神使回归中疆,必然是要带他同行的。

    此时不舔,更待何时。

    “呵呵,凌霄公子胸襟宽广,品行正直,不愧是西疆天骄之典范!”

    寒月宫主颔首轻笑,“不知公子突然驾临所为何事?”

    “还真有一件事,要麻烦宫主。”

    凌霄温和一笑,抬脚朝着殿中走去。

    “公子说笑了,能为公子做事,是月盈荣幸。”

    两人并肩,走入大殿之中。

    只见此时,在那殿前长案上,摆放着一盏玉杯,一只香炉。

    “宫主也爱饮茶?”

    凌霄眉头轻挑,随口一问。

    而寒月宫主顿时心领神会,“看来公子也是此道中人,公子稍等,我给你煮一壶我寒月仙宫特有的月岩仙茶。”

    “有劳宫主了。”

    凌霄淡然一笑,眼中似有欢喜。

    与此同时,在其魂海之中,那道鼎上的裂痕,猛然崩碎。

    圣教神使脸上瞬间涌出一抹狂喜,只是就在他脚步迈出,欲要逃离此地之时,那鼎外灵火却猛然汹涌,将他的身影阻拦了下来。

    此时的圣教神使,肉身被毁,神魂受制,根本没有半分八品帝威,又如何能抵御两道天地灵火的威势?

    别忘了,这里是凌霄魂海,有上古盘古石镇守,又岂容神帝放肆?

    只是,随着那封印出现裂痕,他的神识倒是能散出一缕。

    若是…能有机会接触到这西疆强者,说不定就能揭穿凌霄身份,从而博得一线生机。

    “啊!!”

    神识突破封印,转而又被灵火焚烧殆尽。

    以这圣教神识的心性,此时心底都隐隐生出一丝绝望。

    只是!!

    如今这可能是他唯一的机会,一旦错过了,怕就是万劫不复了。

    当然了。

    这一切,自然皆是凌霄布局。

    既是布局,就不能太轻易让这神使得逞。

    否则,以其阅历眼界,必会心生疑虑。

    先叫他痛苦,绝望,然后终于成功突破封印,散出神识…再然后…

    寒月宫主,你果然与魔勾结。

    更绝望了!!